书旗小说 > 恐怖灵异 > 临安诡闻 > 第九章 琉璃盏(3)
    “阿端,你不愿自己一个人老去,那么我来陪你。”

    美人师傅一直在笑,看在我眼里却是一波又一波的忧伤蔓延。

    “阿端,我不唤你端儿了,你是否觉得熟悉一些呢?在我眼里,无论你是小时候的稚嫩还是年轻岁月的柔美,亦或是现在的垂垂老矣,能入了我的眼的都是你而已。

    阿端,你每一次失忆都会跑到歩崖门口去倚在门边,是不是说明你还想要回到最开始出现在歩崖门口的那时候呢?那时候,你穿着男装晕倒在门前,一直抓着我不放,你说‘你怎么生的这么好看?大家都叫你赵美人呢’。

    那时候,我可是看着晕倒在床上的你笑了半天的。

    然后奚笙来了,你和他玩的极好,而他也喜欢你。和我不同,他的性格或许更适合你,我太闷了,也不爱表达自己,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累啊?

    阿端,我忍不住偷偷的吻了你,孉娘问我,不是说好放下你了么?可是我的心里有什么声音一直在说,不,我放不下。

    还好还好,经过临安这一乱,你还是嫁给我了。

    管庭和柳奚笙喝得烂醉然后便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了,孉娘也没再出现过了。你说你觉得愧疚,可是阿端,我们如今这个样子不更是应该愧疚的么?

    女为悦己者容,所以你觉得我也只爱你年轻的容颜么?

    我爱的只是你而已,只要是你,我便是爱的。”

    美人师傅将右手的蓝色火焰慢慢的向琉璃盏靠近,蓝色火焰慢慢的跳动起来像是畏惧着琉璃盏似的,我看到美人师傅俊美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阿端,我遗憾自己永远不会老去,不能陪你一起白首,但是我却是会死的。不然我去忘川河边等你吧,你不要来的太早,也不要再忘了我,每一次你忘了我,我其实都好难过……下次,我要做一个凡人,陪你一起老去,到时你可不许嫌弃我。”

    琉璃盏像个怪物一样将蓝色火焰一下子吞进了肚子里,而美人师傅慢慢的淡了身形,他始终微笑着,开口用嘴型跟我说着再见。

    我发了疯一样的向他抓去,瘦骨嶙峋的两只手臂却只能触到一片虚无和落进手心的还有着微微热度的琉璃盏。

    “你后悔了么?”

    有一个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却是看淡红尘的语气。

    我四处望了望,却发现整间屋子里只有琉璃盏在一闪一闪的像是会说话一般,我赶忙将它捧到我的眼前不住的点头。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把美人师傅救回来好不好,我不再爱他,永远不再爱他。”

    “凡世爱恋不过云烟,如今人间大乱,你既然要做了我的主人便该摒弃私情,且知无爱无情的人才能大爱苍生,才不会像你现在这般煎熬……罢了,念在不知为何我喜欢你的气息就认你做主人吧,但是你要守住与我的承诺……”

    眼前白光大盛,我再睁开眼却发现此时我正站在歩崖的小院子里,石桌上的茶杯真的和我离开时的位置一模一样,像是根本没有动过一样。

    那一行人因着琉璃盏所以离得我很远,而美人师傅正站在我的对面半步远,淡漠的看着我,明明没什么表情我却觉得那张脸上写满了忧伤。

    眼泪却无端的流了满面,我吸了吸鼻子却还是止不住,这时脑海里才想了起来我忘了什么,我忘了刚刚进入琉璃盏的幻境时美人师傅就提醒过我,这都是假的。

    他温柔的笑意是假的,缠绵的吻和缱绻的时刻也是假的,每一个让我沉溺的画面都是假的。

    终于美人师傅看不下去了,估计是没有哪个人在他面前哭得这么丑过,他慢慢的走过来抬起手。

    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他要把我揽到他的怀里了,但是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安慰一个孩子一样的语气。

    “阿端,别哭了,那是琉璃盏的考验,你权当是做了一个梦吧。”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琉璃盏,那个声音似乎还在脑海中回旋‘无情无爱,守住这个承诺。’

    我若要驱使琉璃盏便要不能再对美人师傅动心么?可是为什么你给我的那个幻想里那么美好,曾经有许多的时刻我都想着若是在那个时刻死去,都是值得的。

    美人师傅的气息又充斥进我的鼻息里,我发现现在只要嗅到他的味道我的心都是慢慢的,甜蜜的痛楚。但是不远处的孉娘还静静地站在那里,任谁都不能忽视她这个美人师傅要娶的女子,她的存在也在时刻刻提醒我。

    那只是个梦吧,权当做了一个忧伤的梦吧。

    美人师傅,我不会再对你动心了,一点点都不会了。

    柳奚笙慢慢的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很惧怕这个琉璃盏,美人师傅从我手里又把琉璃盏拿了过去,端详了许久开口说了句“可以了,琉璃盏现在是阿端的了。”

    柳奚笙还在那边磨磨蹭蹭的靠近,如今一听这话立刻三步并作两步的蹦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琉璃盏“这个东西好厉害啊,不过,它不该出现在这个凡世才对……”

    他的表情很认真,连带着眉头都皱了起来。

    美人师傅也不去理他反而又将琉璃盏塞回我的手里“琉璃盏最大的作用就是‘引魂’,临安妖乱你便要负责引恶魂,不洁之魂,只要你的一个念头,便可将有孽障的妖怪收进来,而它也会自动保护你的安全。”

    柳奚笙闻言立刻拍了拍胸脯“没事,我是品德良好地妖怪,我不怕。”

    桃之和管芯也走了过来,管芯的铃铛丁零当啷的响个不停,悦耳的像一首未名的曲子。

    “我也不怕。”桃之笑嘻嘻的拉着我的手,管芯也挽住我的另一只手臂,眼神却是偷偷的向着柳奚笙瞥去。

    “你在琉璃盏的幻境里遇到了什么?”管庭走过来说得很急迫,好像是很想知道似的,毕竟他的炼妖壶要是想打开第三重也是要经过考验的。

    我心里很想帮他这个忙,偏偏那几乎变成我难以启齿的秘密。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不过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梦罢了,最后有个人跟我说话,要我守承诺什么的,然后我就出来了。”

    我发现我说谎的技术越来越高超,至少柳奚笙听得很认真,若是他知道我又骗了他一次估计直接把我剥皮拆骨的烤着吃了。

    管庭像是自言自语着“乱七八糟的梦么?我在太行山的藏书阁曾经看到过对琉璃盏的描写,说它可以让生灵看到他们最想要的,最期盼的,和最惧怕的事物,以此来束缚住魂魄,想来它的考验也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我的身子忽的僵住了,最想要的,最期盼的,和最恐惧的。

    那个梦一般的幻境里,我最想要的是嫁给美人师傅,最期盼的便是和他白首偕老,最恐惧的便是他死去的那一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若不是琉璃盏看透我的心,是不是我自己永远不会发现,或者说,我永远也不敢去承认?

    我慢慢的低着头看着琉璃盏不说话,眼前是美人师傅雪白的鞋子,和翩翩的衣角,而他身边站着的女子也是一袭白衣,甚至白的刺眼,偏偏他们却那么让人赏心悦目。

    柳奚笙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问美人师傅“你为什么说除了阿端,没人适合驱使琉璃盏?我看只要我忍一忍最开始的疼痛,等它认了主不也行么?”

    这话一出,大家都向美人师傅望去,好像也在疑惑着我究竟哪里和他们不一样。

    美人师傅只是看了看我,然后像是无奈一般吐出一句话来“因为阿端她想要的,期盼的和恐惧的都简单些,你们每个人的心里都要比她复杂的多。”

    这话一出,大家都面面相觑,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一般。

    柳奚笙眉头微微皱着,我知道他的人生也不知这么简单的吃喝玩乐,肯定也是有许多要背负的东西,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过是一层保护色。

    桃之撇着嘴在想些什么,想的出神。想来她作为一只妖怪见识和眼界自然是更宽广,所以想要的也是更多了吧?

    管芯微微笑着不吭声,看起来天真的让人心里欢喜,但是她想要的一直是生命而已,而她作为一个强行留在这个世间的魂魄,怕是不愿意也不敢触碰琉璃盏一丝一毫的。

    我没想到管庭也深沉的思索着什么,好像有沉重的包袱压在他的肩头,他的表情很严肃和最开始相遇时一样的严峻。我也才发现原来我对管庭真的知之甚少,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小道士,还是和我有婚约的管府二公子,还是个疼爱妹妹的哥哥。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我自嘲的笑了笑,好像真的只有我,一个普通的凡人,体格安康,不修道,所以我要的真的不多,恐惧的也不多。

    真的是适合驱使琉璃盏的好人选,如果不是我爱上了一个拥有漫长生命的妖怪的话。

    我偷偷的抬眼看了看美人师傅,他清冷的眉眼没什么笑意,让人心疼。可是我多么希望可以看见他笑一笑,就算不是为了我。

    那个梦啊,若真的是梦,我多么想闭上眼就可以回去,一遍一遍轮回在温柔里。

    “而且。”

    美人师傅继续说着话,我努力地拼凑才发现他说的仍然是我适合驱使琉璃盏的原因。

    “也只有阿端,才会懂得放弃。”语气里是复杂的情绪,我却陷入深思。

    放弃么?幻境里美人师傅烟消云散的时候,有人问我是不是后悔了。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如果爱上你是这个结局,我确实应该早些放弃,不是不够爱,是因为深爱才对。

    但是美人师傅怎么这么了解我?

    我甚至惊讶的一瞬间禁不住出声问道“你是不是……看到了幻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