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 第7章 学习炼器
    看到杂乱的院子,鬼匠的额头上青筋暴涨,“你先给我把院子收拾干净了!”

    他再忍三天,就三天!三天一到,马上就把人给扔出去。

    “收拾就收拾,你吼什么吼!”本来就乱七八槽的院子,雪上加霜的遭了轻狂的毒手,这下更是看不出个样子来了。不过让她老老实实的收拾,怎么可能?

    这儿踢踢,那儿踹踹,好不容易腾出来一张桌子,鬼匠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好悬没气死。

    “你教我吧!”

    “你是个女娃娃,收拾成这样就算完了?”鬼匠不可思议的问她,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你哪那么多废话,到底教不教?”她凭什么免费给他收拾院子啊!

    不善的瞪了她一眼,鬼匠从“垃圾堆”里挑出来一块淡蓝色的晶石,生硬的开口,“炼器,就是把晶石或者晶核作为原材料,当然一些其他的东西也可以,先将其炼化,然后加入其他属性的东西,就能变成自己心中的幻器。”

    “我看你之前炼化那块紫魅晶石的时候,明明可以成型,我为什么不可以?”听完他说的话,简直就和没说一样,还不如她哪里不明白,直接问呢!

    “那是因为你笨!”哼,小小年纪就妄想成为炼器师,还敢和他炼器仙尊者相比?

    “这个世界上没有教不会的徒弟,只有不会教的师父!”

    “哼!牙尖嘴利,我只做一遍,你好好看着!”拿起那块淡蓝色晶石,鬼匠先将其炼化,然后慢慢的控制它变成一个手链的形状,最后又在上边镶嵌了一块雷系晶核,用灵力加持了一下,然后也不管轻狂看没看明白,直接就扔到桌子上了。

    就算他的态度不是很好,轻狂还是细心的发现了什么,这次离得近,刚才在他控制那液体成型的时候,分明就有一丝精神力的波动!这么说来,炼器师也是需要精神力的吗?可是照这样说来,那北堂柒墨的精神力也应该够强大啊!那当初又怎么会被楼宇学院那个光系的人人压得狼狈不堪呢?

    “这样就算完了?”老家伙是诚心不想教她吧!

    “我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示范,现在轮到你了,按照我刚才的做一遍!”走在院子中,鬼匠一边答着话,一边寻找着什么。

    她就没见过这么敷衍的人,不过还是挑出一块晶石来,全神贯注的将其炼化,等到化成液体的时候,小心的用精神力控制它成型,可是这滩液体根本就没有反应。

    “啪!”的一下,趁着她全神贯注的时候,鬼匠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条鞭子,直接就抽在她背上,衣衫破碎,留下一条血淋淋的红痕,仔细一看都已经皮开肉绽了。

    “鬼匠,我x你大爷!你凭什么打我?”无论是谁,突然被狠狠抽这么一下,怒气都会直接爆点的。后背传来剧痛,轻狂顿时破口大骂。

    “打你怎么了?严师出高徒,连最简单的成型不会,还想炼器?我看你是白日做梦!”狞笑了一下,鬼匠一点都不觉得愧疚,他承认,就是存心找麻烦的。

    “敢打我?你找死!”她从来不是什么善人,现在都有人骑到她头上撒野了,还不得给他点教训?然而被打的火冒三丈的轻狂忘了,面前的人可是鬼匠,有无数的幻器可以对付她的鬼匠。

    看着头顶上的幻器,她气的想骂娘,灵力被压制住了,整个身体都被禁锢在光圈里,别说碰不到鬼匠分毫,就是活动范围也只是在这桌子前边。

    “你tm的放开我,放开!”轻狂的双眼都被气红了,又是这种无力的感觉,生命都掌握在他人手中,自己做不了主。

    “叫什么叫,不是你说要学炼器的吗?这就是我的方式,你能忍就忍,不能忍就滚!”啪啪啪的又是几鞭子,看着她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染红了,双眼更加兴奋了,凭什么他就是伤残的,凭什么他要少只胳膊?他要让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全是残缺的,鲜血淋漓的,看着那颜色鲜红鲜红的,心中全是扭曲的快感。因此手下更是加大了力气。

    “你就是打击报复!你心里变态,你见不得别人好……”

    “我就是见不得别人又怎样?你还是乖乖的被我捏在手里?再拿出一块晶石,接着练!”有条鲜活的生命就掌握在他手中,鬼匠眼中全是残忍暴虐。

    后背的伤口疼的她小脸煞白,咬咬牙挺住,总有一天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鬼匠的存在!她等着!再次拿出一块晶石,轻狂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然后再松开,手中升起火焰,开始新一次的炼化。

    “啪啪……”衣服上的血液还没干,又添新伤,疼的她倒抽口凉气。

    “废物!你真没用!成型,成型!浪费了这么多晶石,还学不会吗?”又是两鞭子,鬼匠手上毫不留情,可是神色却充满了得意。就算她炼到死,也绝不会成功的!

    啪啪!

    “没用!重来……”

    啪啪!

    “废物!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再来……”

    啪啪!

    “我怎么会答应教你这样的废物,简直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重来……”

    啪啪!

    由于失血过多,轻狂的脚险些都站不稳了,后背的伤疼的她都有些麻木了,硬是咬牙挺住。所有欠她的,将来她都会讨回来的。颤抖的手又拿起一块晶石,身形一个不稳,她用另一只手撑住,额上的冷汗也滴落在桌子上。

    打了许久,鬼匠显然是有些累了,收回笼罩在她头上的幻器,心情愉悦的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不顾轻狂的可怜样,仍然放话说,“明天继续,要是后天你还学不会,就给我滚出去报仇!”

    禁锢她的力量一消失,轻狂轰然摔倒,嘭的一声,撑在桌子上才没狼狈的跌倒。此时的轻狂眼中全是风暴,阴狠的看着离去的人,这明明就是找借口在毒打她,tmd,死老家伙!

    一步一步蹭会自己的屋子,疼的她龇牙咧嘴,血迹顺着衣摆滴在地上,以她刚才站的地方最多,慢慢的和脚步连成线,看上去很是让人怜惜。

    满身的血迹,还伤在后背,连个给她上药的人都没有。然而这满身的血腥味,让她很是烦躁,刚要把胳膊抬起来,就牵动了伤口,疼的她双手不自然的开始痉挛。想着早死早托生,一狠心,她直接把衣服全扒了下来,有的血液已经凝固了,又被她扯下一层皮肉来,整个后背都黏糊糊的。

    “嗯……”闷哼一声,轻狂轻轻的转过身,只看到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一道道鞭痕纵横交错,完全看不出原来白皙的样子,有的地方深浅不一,显然是好几鞭子重叠在一起了。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将水全部淋到伤口上,瞬间心脏都被刺激的加速了,一声声的痛呼硬是被她吞进肚子里,血液顺着水流淌了满地,血腥味更大了。

    双手根本就抬不起来,更别说伸到后背上药了,本想直接回空间里用生命泉水洗一下就好,可是明天呢?要是被那老家伙发现这么重的伤一天就痊愈了,她空间的秘密不就暴露了?

    这个想法刚划过心头,就被她挥散,拿出一瓶瓶的药膏全部倒在纱布上,在纱布底下多加了两个长布条铺在桌子,看着准备好的一切,轻狂吸口气,直接躺在上边,后背一碰到药膏,顿时疼的她汗毛都竖起来了,好像一个个小虫子硬是往皮肤里钻,很是折磨人。

    好长时间才把这阵疼痛挺过去,轻狂拿起那两个布条绑在身前,整个人就像是刚打完一场仗似的,剧烈的喘息着。喝口水润润干裂的嘴唇,又被刺激的激灵一下,原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嘴唇竟然也被她给咬破了。

    冰冷的看着鬼匠所在的屋子,轻狂的心里真是恨极了!现在她想躺着休息一下都不行,也只能趴着了。别让她学会炼器的,不然炼成一件幻器就在那老家伙身上戳个窟窿,md,戳死他都不解恨!

    被轻狂强大的信念所感染,好久没有翻页的随心宝典又替她翻开了新的一页——炼器篇。

    炼器,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材料,无论是金属,木头,石头,晶石,晶核……其中以晶石和晶核为主,使其成型,根据不同的属性可以添加晶核,造型可随炼器师的心意。同时可以分类,包括金炼,木炼,水炼,火炼,土炼,虚空练,魂炼。

    幻器可以根据类型划分为几大类:空间幻器,攻击幻器,防御幻器,隐藏幻器。

    幻器等级可以分为:

    低级幻器,与普通兵器无异,只是利用晶核增加了属性,幻器外表无明显特征;

    中级幻器,在增加属性的基础上,幻器外表有一圈波纹;

    高级幻器,在一件幻器上,所用晶核属性可以叠加为三种,幻器外表的波纹增加为三道;

    王级幻器,所用晶核属性可以叠加为五种,幻器外表的波纹增加为五道;

    皇级幻器,所用晶核属性可以任意叠加,没有限制;

    圣级幻器,可凌空飞行,即便相隔万里,也能回到主人身边;

    仙级幻器,和主人心意相通,可以协助作战;

    神级幻器,可随主人心意改变形状,含有器灵,可以独自作战;

    炼器师可是根据炼制的幻器等级来划分,分别是:

    普通炼器师(高、中、低三等),需要借助炉鼎,炼化的幻器等级低下,种类寻常,只适合普通人使用;

    炼器大师,需要借助炉鼎,炼化时,种类受限,只能赋予幻器两种属性;

    炼器宗师,需要借助炉鼎,炼化种类繁多,不受限制,可以赋予幻器五种属性;

    炼器大宗师,需要借助炉鼎,炼化时可以赋予幻器全部属性;

    炼器圣者,需要借助炉鼎,炼化时间适当减少,可以炼制附生幻器;

    炼器尊者,需要借助炉鼎,炼化时间大大缩短,可以炼化小型空间幻器;

    炼器仙尊者,使用精神力虚空炼器,不需要借助炉鼎,仅凭心意瞬间炼化;

    炼器神尊者,炼化神级幻器,能够依靠强大的精神力提取人类或者魔兽的灵魂,抹掉其记忆,变成器灵;

    看到这儿,轻狂心中的火气一再飙升,那个老家伙竟然是炼器仙尊者?不管他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但是老家伙明明知道她什么都不会,竟然直接就从炼器仙尊者开始教她?简直就是不安好心,这么一想,她的后背顿时更疼了。什么她笨,她蠢,她废物……那老家伙一开始就挖了一个坑,等着她往里跳,还在逼走她之前再打请她吃顿“鞭子”。

    纵然心中再气,可是她还是静下心来,炼器仙尊者吗?努力操控着自己的精神力,感受精神力的意识形态,忽略背后的伤,轻狂进入了忘我的状态。精神力本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可是她当初既然能够用精神力契约魔兽,想必炼器也差不多吧!不就是让那些晶石乖乖听话吗?

    拿出一块晶石,手中的大火将其炼化,轻狂小心的操控着精神力,感受液体的流向,一点一点的渗透进去,让那些液体和精神力慢慢融合,然后随着自己的心意,慢慢的化成一把宝剑的模样。这么长时间的精神力输出,轻狂本就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加柔弱了。

    然而正当那摊液体慢慢涌起的时候,哗啦一下子,又回到原位,轻狂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看到这里,失望在所难免,不过她并没有气馁,起码她抓到一丝窍门,比之前已经好上很多了。

    现在她不仅身体疼,而且脑袋也疼,学习炼器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今天先到这吧!不过那个老家伙敢打她?一想到这儿,她就憋屈,长这么大,她被谁打过?啊对了,被那个男人打过,可是和今天的毒打相比,之前的挨打简直就是挠痒痒了。

    气不过的轻狂蹑手蹑脚的走进鬼匠的屋子,背后的伤总在时刻提醒着她。看着睡着的人,眼中凶光一闪,正要掐死他,整张床都发出刺眼的黄光,嘭的把她给弹了出去,为了不使受伤的后背先着地,一个鹞子翻身险险的落地。顾不得伤口重新裂开,刚一抬头,就看到鬼匠正嘲讽的看着她。

    “想要杀我?就凭你,不自量力!”

    “你也别得意太久,谁知道你会不会明天就枉死?又或者你年纪一大把了,也该寿终正寝了。”

    “我能活多久,还不需要你来操心,劝你最好别盼着我早死,别忘了你手上的催命环,哪怕我死了,也要拉你当垫背的!现在,给我滚回去睡觉!明天继续!”鬼匠阴狠的说完,啪的就将门关上了。

    院中的轻狂不由得苦笑,战轻狂啊战轻狂!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种不自量力,傻子一样的错误,你怎么总犯呢?明明知道他是个炼器师,偏偏还要和他硬碰硬,不是自讨苦吃吗?可是她想多一些保命的手段有错吗?这里是虚无鬼界,人吃人的世界,那个制龙环每次只是在她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出来,要是她能有几件幻器,就可以增加求生的筹码了,而且在保住自己小命的前提下,她才能去找熠儿,才能找回家的路啊……

    挣扎着站起身,心中的悲苦也只能是她自己独自品尝。还是回去补充一下体力吧,明天还有的受呢!

    后背上的伤疼的她一夜没睡,反正这虚无鬼界也看不出来天亮是没亮,听到鬼匠的动静,轻狂也走了出来。两人相看生厌,齐齐冷哼一声。

    “起来了,就继续。”瞪了她一眼,鬼匠手中的鞭子耍的很是灵活。

    深呼吸一口气,轻狂做好了准备,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照样拿出一块晶石开始炼化,把昨天自己参悟到的精神力加入到里边,在鬼匠瞠目结舌中,渐渐开始成型,可是刚完成一半,哗的一下又是功亏一篑。

    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他眼花了,一定是这样的!这女娃娃昨天还是个门外汉的,今天怎么一下子就通透了呢?而且好强悍的精神力啊!她才多大?精神力便可运用自如了?他平生第一次见到,哪怕是在那个界面,也没见过这样好的天赋啊!怔愣了好半天鬼匠才缓过神来,啪的又是一鞭子甩了过去,“真是没用!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不知道精神力要均匀的分布吗?”

    伤上加伤,想必后背又开始冒血了,轻狂咬牙挺住,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过听到他话里的意思,还是抓住了关键,再次拿起一块晶石重新来过,精神力一点点的探出,小心的渗透到每一滴液体,甚至是每个分子中,渐渐的那液体开始慢慢的成型,一边变化一边流动,相对于她眼中的兴奋,鬼匠的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每个炼器师都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过来的,像她这样直接就从炼器仙尊者开始学习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轻狂此时的心中很是高兴,就算精神力使用的太频繁引起她的不适,可是那些疼痛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然而接下来该怎么做?

    “咬破手指,把血滴到上边。”鬼匠沉稳出声,眼中全是诡异,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要是这女娃娃真能成,那么除了他鬼匠,世上又多了一个“嗜血炼器”的人了,这下看那些道貌岸然的人还有什么话说,想到这,他就浑身都兴奋的不得了,甚至都超过找地狱十三狼报仇了!

    滴血?可是随心宝典上没有这一步啊!就在轻狂分神的瞬间,已经成型的晶石全部跌落,流淌在桌子上。

    看到她失败,鬼匠又是一鞭子甩来,“炼器的时候最忌讳分神,你以为你就很厉害了?连我都不敢有一丝的大意,你觉得你可以超过我吗?重来!”

    忍住,一定要忍住!

    拿起一块新的晶石,轻狂又投身到新一轮的炼化中去,而她的后背又是一片血迹斑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