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天启星河 > 第6章 闯魔界(二)
    看着风天策一行人消失在视野中,幽烈才转身看向古灵,笑着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拳法到底是有多么高深。”

    说罢,幽烈没有拿起插在地上的长剑,径直向前走了几步才停下,接着用手摸了摸脸,道:“来,朝这里打,我先让你四拳。”

    古灵并未言语,直接欺身上前,一拳打向了幽烈左脸,幽烈直接被打的一个踉跄后退数步。

    “怎么不躲不挡也不还手?”古灵压着火气道,“要打就正了八经地打,要不然你这样直接被我打死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还有三拳,”幽烈揉了揉脸颊,“我这不是做了不地道的事儿嘛,也想着借此机会让你消消火气。”

    古灵沉声道:“不要忘了你说过的承诺。还有三拳,第一拳我只用了一分力道,接下来是五分!”

    古灵微微躬身,猛地一拳又打向了幽烈右脸,幽烈直接被打退一丈有余,双脚来不及抬腿退步,直接在地上划出两道浅浅的沟壑。

    幽烈扭头吐了一口浅浅的血水,笑道:“忘不了!还有两拳。”

    “八分!”古灵未作理会,瞬间出现在幽烈身前,对着其腹部直接就是一拳。

    这一次,幽烈直接被一拳打的双脚离地,身体横着飞出数丈,然后“砰”的一声坠地,周身尘土飞扬。

    在地上躺了五秒,幽烈才站起身,擦了擦嘴角流淌的鲜血,咳了两声说道:“穿着法袍都会被你打成这样,我不想站着不动再挨第四拳了,要是那样我就算不死也会被打的半死,那我就不能和你痛快交手一次了。”

    “随意,下一拳是十分力道。”古灵淡淡说道。

    幽烈一招手,被插在甬道入口的黑色长剑剑身轻颤,飞入到幽烈手中。

    “来吧,我不出手攻击,只是被动防御来接你第四拳!”幽烈正色道。

    古灵并未回应,只是干脆地一拳挥向幽烈面门,幽烈横剑于身前,用剑身挡住对方的拳头,只是拳头与剑身触碰的瞬间,幽烈身体被剑身上传来的沉重力道急速向后推去。

    两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移动数十丈才堪堪停下,只是在停下的瞬间,幽烈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小山被莫名的力量轰碎了“上半身”。

    幽烈加重力道传于剑身,古灵收拳退于一丈之外。

    “好重的拳力,好深的拳意!”幽烈将幽黑长剑甩了甩,挥至身侧,“要是我直接挨你这第四拳,我们之后就不用交手了。紧紧凭借纯粹力量就有这种水平,看来我今天和你一战真的没有选错对手,先打败了你,再去打败风天策,我要将你们全部击败,让我魔界子民看到,谁才是我辈的最顶峰!”

    古灵闭上眼睛,身体被蓦然出现的棕色气流包裹,身后凭空出现数十个棕色的拳头。缓缓睁开眼睛,古灵双目之中爆发出了骇人的光芒,沉声道:“来战!”

    幽烈手中名为“黑琦”的幽黑长剑,剑身瞬间升腾起紫色火焰,幽烈笑容逐渐狰狞,阴森森地说道:“来!”

    说罢,两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速冲向对方,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开始正式交手!

    --------

    风天策一行人在漆黑的甬道里快速前行,此刻从进入甬道开始算起,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前方还是漆黑一片。

    “大哥,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擒住幽图那小子?”南宫仁再也忍不住心中疑惑,开口问道,“眼看着他将幽鬼救走?”

    风天策边飞速前行边说道;“我被人牵制住了,动不了手。”

    南宫仁皱眉道:“大哥,就幽烈那小子还配牵制住你?”

    风天策淡然道:“是鬼尊和怪尊。”

    其余四人听到后浑身一震,没有再说什么。

    风天策继续说道:“鬼尊告诉我说要我接受他们魔界年轻英才的挑战,不然他俩就不顾什么‘停战协定’,直接出来杀掉我们。”

    “大哥,我们和他们拼了算了!”任二牛在最后面嚷嚷道。

    “拼?拼个屁!”南宫仁气愤道,“二牛你动动你那充满肌肉的脑子行不行?鬼尊和怪尊要是铁了心来杀我们,除了大哥和我,你们谁还能逃出去?大哥这是要保护你们才答应魔界那几个小畜生的无聊挑战。”

    任二牛不满地嚷嚷道:“那也不能受了这俩老王八的窝囊气!”

    “二牛,我们只是来救二哥的,并不是来和老王八们干架的,我们都要完好无损地回去。”南宫仁沉声道,“哎,本来想着算好他们回魔界的时间地点,直接来个截胡,然后我们就扯呼,谁知道这几个活了几千年的老王八们蹦出来坏我们大事。”

    “慎言,”风天策轻声提醒道:“不知魔尊他们会不会一直关注着我们。”

    南宫仁立马闭嘴,并迅速用一直手将嘴捂住。就只有任二牛还在后面自顾自地嘟囔着,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众人又前行片刻,终于发现了前方远远处有一点微光。

    南宫仁伸手一指,大声道:“大哥,有一个出口!”

    众人再次提升速度,一起从这漆黑的甬道中走了出去。

    视野中场景骤然变亮,南宫仁拿手稍微遮挡了一下视线,四处望去,整个就是一个视线明亮的巨大的半圆形空间。如果将黑色甬道比作一根管子的话,那这个空间就相当于管子中间的一个突起。

    “呵呵呵,欢迎各位到来。”一道听着瘆人的柔媚之声响起。紧接着,对过黑暗处出现了一道身影。

    “卧槽,你谁啊!”南宫仁故作惊吓道。

    那道身影从阴影处缓缓走了出来,是一位身着宽大花袍,皮肤白皙,长相妖异的男子。

    妖异男子抱拳媚笑道:“在下姓尤名琛,见过各位英雄。”

    风天策问道:“怪域第三把交椅的尤朿是你什么人?”

    名为尤琛的妖异男子掩嘴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号称‘全宇七英’之首的风天策大人吧,今日一见,真是英俊的紧呢。风公子猜的不错,尤朿确实与在下有关系,实不相瞒,正是家父,而以前和你们打过交道的尤霖,正是在下的亲姐姐。”

    南宫仁听到尤霖这个名字时,眼皮跳了跳,难得安静下来,没有说什么话。

    风天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继续问道:“这一关,是你把守?”

    名为尤琛的妖异男子笑道:“风公子说的不错,这一关的把守之人正是在下。虽然在下很想挑战一下风公子,但在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留下风公子以外的任何一人,其余人可直接进入我身后的空间甬道。”

    尤琛侧过身,伸手对着漆黑的甬道入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任二牛一步踏出,朗声道:“大哥,我来锤这个恶心人的娘娘腔,你们继续往里走!”

    尤琛听到娘娘腔这个称呼时,脸色阴沉一变,随即又恢复成一脸笑容,柔声道:“敢问这位身材强壮的哥哥,是那龙族龙天破还是那牛族任二牛?”

    任二牛瞪大眼睛道:“我是你任二牛爷爷!娘娘腔,你少说话,听你说话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待会你站着别动,让你牛爷爷直接一棍揍飞你。”

    尤琛听到这挑衅的言语丝毫不为所动,继续笑着说:“原来是任公子,幸会幸会。”

    任二牛不满地嚷嚷道:“别和老子套近乎,我大哥他们过去后,我就直接揍趴下你。”

    尤琛邪魅笑道:“任公子要和我过招比试,但我却不喜欢你这种肌肉壮汉,我呢,只喜欢美丽的女子。呐,就是那位黑衣短发的美人儿,我要和她比试,你们其余人就走吧。”

    说着,尤琛伸手指了指位于南宫仁身后的姬幻夜。

    任二牛瓮声瓮气地说道:“我说你这个娘娘腔呦,刚才还说除了我大哥随便留下一个做你的对手,怎地现在变卦了?”

    “呵呵呵,”尤琛掩嘴笑道,“我就是喜欢上了这个美人儿了,她就是那灵界姬幻夜吧,我就是要她做我的对手,你们走吧。”

    任二牛还想说话,姬幻夜直接走了出来,正色道:“二牛,既然这人指名道姓要挑战我,那就我来对付他好了,你们走吧。”

    不等任二牛嚷嚷,风天策直接说道:“五妹,自己小心。”

    姬幻夜点点头。

    风天策带着其余三人走向另一侧甬道,任二牛走在最后,斜眼看着尤琛,在他将要进入甬道之时,突然一个转身,对着姬幻夜伸出大拇指,大声说道:“五姐,打趴下这娘娘腔,然后赶紧追上我们!”

    姬幻夜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任二牛最后一个大步踏入漆黑的空间甬道。

    在风天策一行人身形消失的瞬间,姬幻夜看向尤琛,语气冰冷地说道:“来吧,快点打,打完我还要跟上他们。”

    尤琛笑道:“美人儿不要着急嘛,你可见过我姐姐尤霖?”

    “见过,一个树怪,不是什么好东西。”姬幻夜语气冷淡道。

    “我姐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如意郎君。”尤琛没有在意姬幻夜冰冷的态度,“而我的愿望呢?就是要寻找天下美人儿,只要我看上眼的,都成为我的妻子或小妾。可惜,我现在只有几百小妾,最主要的是,她们都是我怪域中人,时间长了,让我很是乏味。今天,我原本的目的是来会一会你们‘全宇七英’,可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让我心动的大美人儿。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做我的第五百二十七房小妾?”

    “你找死!”姬幻夜说完,左手在右手腕黑色手镯处一抹,棕色长弓再一次出现在手中,对着尤琛猛地一箭射去!

    黑色箭矢瞬间到达尤琛胸前,尤琛眼神一凝,迅速侧身,躲过这一箭。只是还没等尤琛发笑,箭矢瞬间爆炸,爆炸的冲击力直接将尤琛推的向前趴去。

    飞扬的尘土渐渐散去,尤琛咳嗽着站起身,身上穿的宽大花袍沾了很多尘土,甚至连原本白皙过分的脸庞上也是灰尘一片。

    姬幻夜看着站起身的尤琛,面无表情道:“要打就快点打,再多说废话,我就直接杀了你!”

    尤琛伸手一抹脸庞,又恢复了妖异白皙的面容,双臂一震,花袍上的尘土也瞬间掉落。

    “不仅身材辣,脾气也够辣,我越来越喜欢啦!”尤琛邪魅笑道,“我决定啦,今天打败你,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一任妻子!”

    姬幻夜二话不说,拉弓就要再朝尤琛射一箭,尤琛猛地一抬手,姬幻夜脚下瞬间有尖锐的树干破土而出。

    姬幻夜并未将箭射出,双脚猛地点地,身体倒飞出去,只是那地底刺出的尖锐树干并未停住,一直疯长,追逐着姬幻夜的身形,一副不刺到姬幻夜就不会停住的架势。

    姬幻夜身形在空中停住,眼看尖锐树干就要刺中自己,姬幻夜将手中长弓向飞速刺来的树干推去,借力扭转身形,当黑色箭矢再一次对准尤琛时,突然松开了拉弓弦的手,箭矢再一次射向尤琛。

    尤琛这一次不再托大,身前地面破土而出数根树干,迅速形成了一面树墙,将箭矢挡在外面。黑色箭矢“砰”地一声射入树干,箭身一半没入墙身,瞬间爆炸,只是这一次完全没有波及到尤琛。

    而在这期间,姬幻夜借机在空中旋转身形,悄然落地。

    尤琛看着身前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的树干墙,笑着说道:“这弓箭威力也不怎么样嘛,我还未出什么力气,就被我轻松挡了下来。”

    突然间,一根飞针从尤琛后脑刺了进去,直接穿透大脑,从眉心处又刺了出来,尤琛瞬间眼神呆滞,停下了口中言语。

    飞针转瞬飞到姬幻夜身旁,悬空微颤,飞针上鲜血凝滴落地。

    看着呆滞不动的尤琛,姬幻夜淡淡道“别装了,这点小把戏还杀不死你,只是看你嘴臭,想让你闭嘴而已。”

    只见面容呆滞的尤琛嘴角邪魅一笑,整个身体缓缓变成了树木做成的人体模型,而在这个树木做成的尤琛身后,又走出了一个穿着花袍的尤琛。

    “不错不错,先前我用术法从地下偷袭你,你直接躲过,感知很敏锐嘛。”尤琛鼓掌笑道,“你飞针偷袭我一回,我们算是扯平了。不过我好奇的是飞针上带着我的鲜血,你是怎么知道刺中的不是真的我?那血可真的是我的欸!可惜,我演技这么好,你怎么看穿的?”

    “要是被我一针刺死,也没有资格来把守这一关!”姬幻夜无视尤琛投来的色迷迷的眼神,不屑说道。

    尤琛伸手摸了摸身旁的树木替身,笑着说道:“看到没,这就是我的树木分身,虽然我姐姐觉得这招式华而不实,可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招式,我觉得好好开发的话,真的是妙用无穷。你是除了我父亲和姐姐之外,第四个见过我本人使出这一招的人,你真的应该感到荣幸!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我尤琛的大名,会响彻全宇,什么‘全宇七英’,你们统统只配给我提鞋!”

    “幻想完了吗?完了我们继续打!”姬幻夜不为所动道。

    尤琛看到姬幻夜并不认真听自己的心中蓝图,妖异白皙的脸庞上第一次出现一丝愠色,但随即又变回了微笑的表情,道:“看来我不打败你,你是不会甘心做我第一任妻子的,我突然不想体验慢慢征服你的感觉了,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倒你了。”

    姬幻夜看向对方,脸色冷淡道:“是男人就干脆点,说实话,你在我眼里真的是一个恶心人的娘娘腔,你每多说一个字,我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别着急,相公马上就来征服你!”说罢,尤琛一抬手,花袍宽大的袖子随风摆动,姬幻夜四周又有尖锐树干破土而出,刺向站在正中的姬幻夜。

    姬幻夜脚尖点地,身体迅速向旁边移动,只是周围地面不断有树干钻出刺向自己。

    姬幻夜始终没有停住身形,破土而出刺向自己的树干数目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姬幻夜身形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始终比树干刺向自己的速度快上几分。虽然在视野里看到数次树干刺穿了姬幻夜的身体,但刺穿的其实也只是姬幻夜飞速移动下所留下的道道残影。

    尤琛看着树干始终刺不到真正的姬幻夜,不由微微皱眉,紧接着眉头舒展,轻声笑道:“这样才有意思。”

    只见尤琛伸出双手,微曲十指,手掌之中长出又尖又长的树枝,对准在自己周围不断移动的姬幻夜,掌中树枝如箭矢一般迅猛射出,下一瞬,尤琛双掌之上再一次长出同样的尖直树枝,接着猛射出去。

    飞速移动的姬幻夜在躲避树干的同时,看到不断朝自己刺来的无数根尖直树枝,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张弓射箭出去,黑色箭矢在触碰到迎面而来的树枝时瞬间爆炸,爆炸范围极广,直接波及到下一波刺来的树枝。

    围绕尤琛周围躲避树干的姬幻夜,身形移动越来越快,空中留下的残影保留时间也越来越长,姬幻夜射箭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出现拉弓时弓上同时出现三支黑色箭矢的情况,箭矢的爆炸直接挡住了尤琛掌中不停射出尖锐树枝的攻势,甚至越来越多的黑色箭矢已经射向了尤琛身体。

    尤琛看着向自己射来的黑色箭矢,停下了掌中如箭矢一般的树枝攻势,周身迅速幻化出一面面树木墙壁,一根箭矢炸穿了墙壁,立刻又从地上长出一面树木墙壁。

    看着对手的攻势伤不到自己,尤琛邪魅笑道:“美人儿,你就从了相公吧!不要再挣扎了!”

    姬幻夜突然停住飞速移动的身形,周身凭空出现数十把飞刀,飞刀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来回穿梭,直接将刺向自己的所有树干瞬间搅碎。

    “怎么,要投降了吗?”尤琛好奇问道。

    只见姬幻夜并未理会尤琛言语,将手中长弓对着尤琛拉至满月,弓弦之间蓦然出现一根银色箭矢,姬幻夜一松手,银色箭矢向着尤琛爆射而去。

    尤琛笑着抬起双手,面前瞬间出现三面厚重的树木墙壁,挡在银色箭矢射向自己的必经之路上。

    尤琛邪魅笑道:“这对我没用的。”

    只是下一瞬,尤琛双眼蓦然睁大,脸上神情逐渐凝固,不再有丝毫言语。

    因为那一根银色箭矢,没有射中任何一面树木墙壁,而是在触碰到第一面墙面之前,凭空消失,如穿越空间一般,下一瞬,直接出现在尤琛本人身前,射进了了尤琛的胸膛,穿心而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