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天启星河 > 第12章 闯魔界 (八)
    又是一处巨大的半圆形空间,风天策一行三人从漆黑的甬道走出来后,停下了脚步。

    身前不远处,站着两个又高又瘦的长脸男子,两人相貌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一个面如重枣,一个肤色如白灰。

    南宫仁看到他们后,轻挑了一下眉毛,疑惑道:“怎么这一关变成了两个人?你俩是双胞胎吗?”

    “我叫克洛,我是哥哥。”面如重枣的男子道。

    “我叫克尔,我是弟弟。”肤色如白灰的男子紧接着说道。

    “喂喂喂,我不想知道你俩的名字,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一关是两个人?你们是打算留下我们中的两个人,然后放一个人过去吗?”南宫仁大声道。

    名为克洛的男子看向南宫仁,一脸轻松地回答道:“三个都留下也可以,我兄弟二人照单全收!”

    “呵呵,口气不小,你俩是什么妖?”南宫仁掏了掏耳朵,表情不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妖尊站在这里呢。”

    肤色如白灰的克尔厉声道:“住口!再敢对妖尊出言不逊,我立刻就杀了你!”

    “哎呦!你这样说的我好怕呀,怕就怕你俩加一块儿都没有这个本事!”南宫仁随即看向旁边的风天策和龙天破,“大哥,六弟,你们先走,这一关我来打,放心,不出一刻,我就追上你们。”

    “不行!这一关交给我,大哥三哥你们先走吧!”一直言语不多的龙天破突然语气强硬道。

    南宫仁皱了皱眉头,刚想要反驳,就听到风天策说道:“三弟,你和我先走,这两人交给天破。如果幽烈没有撒谎的话,接下来就该会到幽冥城了,如果我所料不错,你的那位老对手应该会在那里等着你。”

    “大哥,难道你说的是他?”南宫仁略作思考道。

    风天策点了点头:“对,我相信除了幽烈和幽图,那魔尊的三儿子也应该会出来露露面的,毕竟当初你俩可称得上是棋逢对手。”

    “好,那我就随你一起去!”南宫仁看向龙天破,“天破,这里就交给你了,打完不用追来,在这里等我们。”

    龙天破点了点头。

    “喂,你们商量好了吗?是一起留在这里还是放哪一个过去?”克尔不耐烦地喊道。

    龙天破略带火气地回喊道:“打你俩,我一个人就够了,让开你们身后的通道入口,让我大哥他们过去!”

    “哼,大言不惭!”克尔虽然语气不满,但还是跟着克洛一起让出了道路。

    风天策看了看对面两人,直接走向了甬道的入口,南宫仁立马紧随其后,两人进入甬道后不久,身影就消失在了龙天破的视野中。

    龙天破活动了一下粗壮的胳膊,顺手从背后抽出那杆银色长枪,大臂一甩,枪身顺畅地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枪尖朝地,朗声说道:“神兽界,龙族龙天破,来战!”

    克洛克尔两兄弟各自伸出手掌,幽光乍现,两人手中出现了一模一样的黑色长矛。

    龙天破并没有等着对方来攻击,而是抢先提枪冲向了两人。

    大枪横扫过去,最先被攻击的克尔猛向旁边跳了出去。紧接着就要被枪头扫到的克洛,也没有选择硬碰硬地接下这一击,而是双腿骤然发力,跳向了空中,将这势大力沉的横扫一击堪堪躲了过去。

    被对手抢先出手,克尔也没有坐以待毙,一个侧身,顺着胳膊伸出的方向就将手中长矛对着龙天破腹部刺了过去。与此同时,跳到空中的克洛双手紧紧握住长矛,向着下方狠狠地砸了下来。

    面对二人分别从侧面和上方而来的攻势,龙天破并未慌乱丝毫,也没有后撤躲避的打算,而是接着第一次横扫的余力,脚尖拧转,来了一个强势的转身一圈,长枪上的力量又续了上来,并且比第一次横扫的力道还要强。

    “砰”的一声,克尔刺向龙天破的长矛被长枪磕飞,龙天破顺势将长枪斜着向上方一抡,直接打在了克洛长矛矛杆上,也将其击飞了出去,克洛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才落地站稳。

    克洛站稳后,克尔飞速移动到哥哥身边,兄弟二人并肩面对着手持银色长枪的龙天破。

    “还继续吗?”龙天破横提长枪,神色如常地问道。

    克洛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阴森笑道:“当然!龙天破,其实我兄弟二人这一次出手,主要就是因为你!”

    龙天破疑惑地皱了皱眉,沉思道:“我应该没见过你们。”

    “那是当然,”克尔接过话,“上一次大战我们兄弟二人年龄小,负责守护一部分妖域领土,并没有上战场。”

    “那你们哪里和我来的仇恨?我在战场上杀过你们的朋友?”龙天破问道。

    “朋友?呵呵呵,”克洛继续道,“战场上死于你手,只能说明他们实力低微,弱小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与我兄弟二人做朋友?”

    克尔同样阴森森地说道:“死于你手的人根本不配做我们的朋友。至于我们为什么想要与你交手才来守关?很简单,因为我们是妖域蛟族!”

    “没错,我们想要早些提升境界,希望尽快渡劫!”克洛紧接着补充道,“你是龙族,你的鲜血对我们来说是大补之物,只要我兄弟二人将你的鲜血吸食干净,我们修为就会大幅度增长。而且,只要将你的鲜血彻底地消化吸收了,对于我们渡劫化龙,也会大大地提高了成功几率。就算我们因修为不足而渡劫失败,但你的鲜血对于我们来说还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况且只要我们不死,修炼增长修为后,还是可以继续渡劫的!”

    龙天破听着对方二人说完,面无表情道:“哦,听懂了!”

    “听懂了就好。”克洛笑眯眯说道。

    “我听懂了你们是两条非常令人恶心的小畜生。”龙天破语气平淡道。

    “龙天破,我们费功夫耐心给你解释,你别给脸不要脸!”克尔厉声道,“实话给你说了吧,我们兄弟二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你活口,只有吸食了你的鲜血,我们才可以更加快速地增长修为!话说到这份儿上,你也不用想着求饶或逃跑了。”

    龙天破将长枪杵在地上,掏了掏耳朵,不屑地说道:“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开打吧。”

    “哼!这么着急去投胎!成全你!”克洛冷声道。

    说罢,克洛克尔两人一左一右,化作两道黑影飞速袭向龙天破。

    龙天破双手横握银色长枪,浑身气势暴涨,枪身之上隐约有龙吟声响起。

    在听到一道龙吟声后,克洛克尔两兄弟瞬间速度一缓,只是下一瞬,他们稍微调整了一下方位,继续持矛冲向了龙天破。

    突然,“轰”的一声,半圆形空间的一处墙壁,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撞裂开来。

    瞬间烟尘四起,两个高达两丈左右的庞大身影冲了进来,一个浑身冒着熊熊大火,一个浑身蓝电缠绕,都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巨大的压迫力。

    在两道巨型身影出现的瞬间,洛克洛尔立刻停住了身形,因为烟尘中出现了一条蓝电缠绕的粗大锁链,直接将他们哥俩儿一起捆了起来。

    兄弟二人使劲儿扭动身体,也没有丝毫可以挣脱的迹象。

    烟尘渐渐消散,视野清晰了起来。

    莫名其妙闯进来的两个身影,竟然是两头身形庞大的狗熊。浑身火焰升腾的那头狗熊比另一头稍微高了一些,浑身蓝电缠绕的狗熊手里正握着一条粗大锁链,锁链另一端正捆着克洛克尔两兄弟。

    “大熊,二熊,你们做什么!”克洛克尔同时愤怒咆哮道。

    “两条小蛇闭嘴!”蓝电缠绕的巨熊口吐人言,将手中锁链随手一丢,粗大的锁链迅速将克洛克尔两人的嘴给缠了起来。

    渐渐地,两头狗熊的身形开始变小,直至一头变化成了两米七左右的壮汉,一头变化为两米五左右的汉子,身上的火焰和蓝电也渐渐消失,两人身上出现了火红色和蓝色的短衫短裤。

    “大熊,二熊,好久不见!”龙天破收敛了气势,将长枪重新背于身后,微笑着抱拳,对向他走来的两个巨汉打招呼道。

    “天破兄弟,好久不见啊,哈哈哈,二熊,你说咱哥俩儿与他们多久没见了?”火红色短衫壮汉爽朗说道。

    被叫做二熊的蓝衫壮汉也笑了起来,说道:“大哥,咱们与天破他们最起码得有五年多没见了吧。”

    说着,两巨型壮汉走到了龙天破身前。

    其实,龙天破身高也已经有两米多,可是在这两人或者说两头熊的面前,身高依然不够看,就算面对化作人形的他们,龙天破也得仰起头与他们对话。

    “是有这么久没见了,你们怎么突然来了?”龙天破笑着问道。

    “我们听说有‘守关’的游戏,所以就来了。”身着火红色短衫的巨汉大熊笑道。

    克洛克尔两人扭动身体,锁链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身着蓝色短衫的二熊转身看去,瞪大眼睛怒喝道:“你们两条小蛇,不准动,老老实实呆着,实力这么弱,还要代表我们妖域这一辈守关,你们配吗?”

    克洛克尔两兄弟此刻说不出话,只能瞪眼来表示心中的愤怒和不满。

    大熊也转身望去被困住的二人,沉声道:“听着,你们俩废物,没有资格代表我们守关,这一关,我们兄弟二人来守。”

    说罢,大熊便不再理会二人,拉着二熊转身,凭空变出了三大坛酒水,递给龙天破和二熊每人一坛,笑着说道:“来来来,今天我们妖域年轻一辈排名第二和第四的两人,来守关对战‘全宇七英’中排行第六的龙天破,不过先说好了,我们这一关,只是文斗!”

    龙天破愣了愣,看着率先坐在地上的大熊二熊,也笑着直接坐在了地上,将长枪横放于膝,三人举起酒坛一碰,美美地喝了一大口。

    “呵,这次带来的酒水真不错。”龙天破喝了一大口酒,笑着赞叹道。

    “哈哈,那是当然。最近一段时间,父亲将我俩囚禁在家,防止我们到处打架闯祸。不过我们兄弟二人得知你们来魔界找幽武的事情后,就趁着父亲在闭关,硬生生闯了过来。这酒啊,是我俩临时偷的他的珍藏。”说着,二熊又仰起头猛地灌了一大口酒,哈哈大笑。

    “这酒里面还这么多故事啊。”龙天破又与大熊一碰酒坛,微微仰头饮了一口烈酒。

    “嘿,要不是他让我们在家闭门思过,还不告诉我们你们几个来魔界的事情,我们才不会临走时偷他的藏酒呢。”大熊嘿嘿笑道。

    “哦,对了,”龙天破想起一事,“你俩怎么说?这一关换你俩把守,文斗?怎么个文斗法?”

    “呸!还文斗?文斗个锤子!”二熊用手背擦拭了一下滑落于下巴的酒水,“他娘的我俩大字都认不出几个,就文斗这个词,还他娘的是跟南宫仁那王八蛋学来的。”

    “是啊,文斗个屁!”大熊附和道,“天破兄弟,就踏踏实实在这里休息喝酒,这几年我们也只是在魔界瞎逛荡,没什么新鲜事儿,很是无聊,你们这几年又去哪里游历了吗?有什么好玩的新鲜故事,快跟我们俩说道说道。”

    看着对面俩巨汉眼睛里面充满了好奇,龙天破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们这几年也只是各回故乡了,也没有七人一起游历,都很忙。”

    大熊二熊原本好奇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些许光彩。

    “不过嘛!”龙天破卖关子来了个转折。

    俩巨汉眼神瞬间又恢复了光彩,二熊直接嚷嚷道:“我说天破兄弟,好久不见了,你就别卖关子了!”

    “不过我、二牛、还有四哥古灵,我们三人这几年一直都在一起。”龙天破继续说道,“其中有那么两年,我们三个去外出游历,期间倒是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儿,我相信你们也感兴趣听。”

    “哎,快讲快讲,我们哥俩儿最喜欢听故事了。”二熊兴奋地大声道。

    龙天破一笑,又与两人碰了一下酒坛,豪饮一口,便开始讲了起来,而大熊二熊,则喝着酒,安静听了起来。

    不远处的克洛克尔两兄弟,被带着蓝电的粗大锁链捆得死死的,既不能有任何言语和动作,也施展不出来任何术法。

    他俩看着喝酒聊天的三人,气的眼睛都瞪出了血丝,只是对于现状却毫无办法,只得双双闭上眼睛,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

    一处风景优美的山林之中,有一座木栏院落,院里有一个小木屋,木屋门前的石桌旁,幽武和妻子慕灵韵正在坐着聊天。

    忽然,幽武眼神一凝,看向院落门口那条蜿蜒小路的远处。

    一个紫发老者带着一个年轻的少年正朝他们走来,离得进了,牵着紫发老者的手的少年,突然撒手飞奔过来。

    “大哥!”少年直接飞扑向了幽武的怀里,幽武起身,双手直接接住了少年,然后将他高高举起。

    看着少年带着纯真笑容的脸庞,幽武也笑了起来,问道:“怎么样?幽图有没有想大哥?”

    “想啊,我很想念大哥的。”幽图开心笑道,只是忽然又生气地鼓起了腮帮,“大哥这些年也没有关心过幽图。我不管,下次出门,大哥必须带上我一起出去玩!”

    幽武尴尬地笑了笑,慕灵韵也站起身,在旁边掩嘴轻笑。

    幽武直接将幽图放了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领着他站到慕灵韵身前,说道:“幽图,快,见过你大嫂!”

    幽图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饶了饶头,立马笑着鞠了一躬,大声喊道:“大嫂好!下次大哥再离开魔界出去玩,一定要让他带上我,我很厉害的,我会保护好他的!”

    慕灵韵再次掩嘴而笑,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天真烂漫的少年,慕灵韵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光芒一闪,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小瓷瓶。

    慕灵韵伸手将瓷瓶递给了眼前的少年,笑着道:“你好,幽图,这是大嫂的一点心意,来,收下。”

    虽然看着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瓷瓶,幽图却没有直接收下,而是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大哥。

    幽武会心一笑,开口道:“这是你大嫂给你的见面礼,收下它吧。”

    听到大哥这样说,幽图才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瓷瓶接了过来,并开心地大声道:“谢谢大嫂!”

    “不客气。”慕灵韵笑着道,“这叫护魂丹,下次你境界要突破之前,服用效果最好。”

    幽图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就是点点头,然后将瓷瓶轻轻往空中一抛,又用两只手将其接住,玩的不亦乐乎。

    “礼物送的太重了些。”紫发老者此时走到三人近前说道。

    慕灵韵正要作揖行礼,幽武却突然一把握住妻子的手,看向了紫发老者。

    老者摸了摸身前玩耍少年的头,温和地笑着说道:“图儿,去一旁玩会儿,父亲要和你大哥大嫂聊一些事情。”

    幽图回望了老者一眼,什么也不说,握紧瓷瓶,转身跑了出去。

    幽武看幽图跑远了,才语气略微冷淡地喊道:“父亲。”

    紫发老者点点头,笑着说:“这么多年不见,也不给父亲来一封信,是心中有怨气,还是到了对为父心生恨意的地步?”

    幽武将视线转移到别去,默不作声。

    紫发老者毫不在意儿子的些许冷漠,看向与儿子牵手的美丽女子,温和地笑道:“你就是仙界慕灵韵吧,果然气质出尘。当然,最让老夫欣慰的是,竟然会喜欢上了我儿幽武,真是好眼光。同时,我也佩服你的勇气,竟然抛弃仙界身份与幽武结为夫妻。我知道,仙界一直认为我们魔界人是未开化的粗鲁胚子。”

    慕灵韵轻轻挣开幽武的手,有些拘谨地作揖行礼道:“幽武之妻慕灵韵,见过幽河魔尊。”

    原来紫发老者,正是那魔界至尊,幽河!

    幽河打趣道:“都已经与我儿结为夫妻,为何还要如此称呼老夫?难道不是应该喊我父亲吗?”

    旁边的幽武猛然抬起头,有些惊讶道:“父亲,你这是同意我俩在一起?”

    幽河笑着点了点头。

    慕灵韵毫不迟疑,开心地重新作揖道:“慕灵韵见过父亲。”

    幽河欣慰地接了这一礼,慈祥地笑着说道:“我郑重声明,我不是冥顽不化的老古董,你慕家长辈与我的仇怨,我当然不会与你们这一辈来说道。而且,我儿子与相互喜欢的女子结为夫妻,我当然也是高兴的。以前有些迂腐想法,在这里和你道歉了。”

    慕灵韵赶忙神色慌张道:“父亲言重了!”

    “其实在他娘过世的那一刻,我就完全想通了。”幽河脸上露出一丝缅怀之色,继续说道,“什么仙魔有别,只要你们两个人相爱,你们两人幸福,我们作为父母的,难道不是除了高兴,就还是高兴吗?”

    幽河沉默片刻,继续道:“今天有时间,你俩去你们母亲墓前一趟吧。”

    幽武眼眶有些湿润,重重地点了点头。

    “今天,算是你第一次正式见为父,这个呢,是他娘和我结婚时穿的婚纱。作为我俩给武儿妻子的见面礼,原本她想亲自给你,可惜没有机会了,今天,就在这里将这婚纱交到你手中吧。”说着,幽河掌中出现一件绚丽多彩的轻柔婚纱,递向了慕灵韵。

    慕灵韵眼神看向了幽武。

    幽武看到这件婚纱,眼中有些泪光闪动,稳了稳情绪道:“灵韵,收下它吧,这是父母对我们的祝福。”

    慕灵韵点了点头,双手郑重地将这件宝光流转的绚丽婚纱从幽河那里接了过来。

    幽河满怀欣慰地笑着看向两人,爽朗笑道:“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慕灵韵脸色微红,幽武控制住了刚才的小小“失态”,恢复了意气风发的模样,笑着回道:“父亲就爱说大实话。”

    “哈哈哈,”幽河大笑,忽然想起一事,“对了,你那六个好兄弟来‘救’你了。现在快到幽冥城了。”

    幽武一惊,随即说道:“不能伤了他们!”

    “这是当然,况且出战对阵他们的,也都是你们年龄相仿的一辈,而且除了你二弟想要找他们比试一番,其余那几个,根本伤不到他们。”

    “二弟?”幽武疑惑道,“什么比试?”

    “哦,就是有几个臭小子想战胜你们‘全宇七英’来出名,你二弟便联手他们,来玩一个守关的小游戏,找地方单独一对一的比武罢了,呵呵,真是小孩子才想出来的玩法。”幽河笑着回答道。

    幽武皱了皱眉,说道:“父亲,我去和我的兄弟们解释,这次,我要在魔界呆上几年。”

    “看来,你还是没有真的打算完全回来呀。”幽河叹了口气,看着儿子,“也罢,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你们俩先在‘山水殿’休息会儿,我想等他们来到幽冥城,再让你们兄弟相见。”

    幽武牵起妻子的手,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