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青山有座楼外楼 >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三十九章 修阳山上养胎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三十九章 修阳山上养胎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三十九章 修阳山上养胎 (第1/2页)

修阳山本不叫修阳山,本名牛脊山,山高且长,远远望去如牛背一般。
  
  在徐朝开国皇帝徐屹峰将皇陵定在它对面以后,把这里定做了有功之臣或者一些特殊人物的陵墓。
  
  从此牛脊山改名修阳山。
  
  阳者,光明也,万物之阳为尊。
  
  修者,斧正也,维护也。
  
  修阳山上的墓群又称为修阳台。
  
  旨在提醒后世子孙,徐家的天下,都是在这些人的身上撑起来的。
  
  “落!”
  
  八名身着素服的禁军缓缓的把沈氏的棺椁放进临时搭在修阳山脚的灵棚上。
  
  皇帝和艳妃都下了皇撵,文武百官列队站在一早划定的地方。
  
  按照安排,一会做了法事,再宣读一次圣旨,昭告天下,送灵的队伍就可以走了,由钦天监和礼部的人负责把棺椁送入陵墓之中。
  
  等所有人站定,几个道士坐定,就要准备开始做法事的时候,一名言官从队伍里面走了出来。
  
  “陛下,臣有奏。”
  
  “此时正在给孤乳母做法,你不长眼吗?滚回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再废话孤现在就剁了你!”皇帝指着言官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少人看着皇帝的表现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止有文武百官,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以及诸多兵将下人,这不是在宫里,实在是太失仪了。
  
  “陛下息怒,吉给事,你快快回队伍里去。”魏公公赶紧站了出来,劝住了皇帝。
  
  “言官给事,就是要直言不讳,岂能因为贪生怕死而退,陛下就是怪罪我,要拿我项上人头我也要说。”姓吉的给事中郎,一步不退,反而跪了下去。
  
  “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威风啊!如今你们都不把孤放在眼里了是吧?信不信孤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噌!”皇帝一把拔出了身旁侍卫的佩剑指着吉给事,就要上前,被魏公公一把抱住。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文武百官看着皇帝拔剑,齐齐的跪了下去,不少人扼腕叹息,虽说在宫里早就习惯了,只是在这里,觉得实在是有些……
  
  “陛下,陛下,不要冲动,且听听他要说什么罢了,这里百姓众多,不要影响了皇家威严。”还是艳妃上前拿走了皇帝手里的剑。
  
  舒妃在皇帝拔剑的时候都吓傻了,这会看着艳妃拿走了皇帝手里的剑又莫名其妙的愤怒了起来。
  
  皇帝看了一眼艳妃,一甩袖子,坐到了后面以备时间太久,休息用的椅子上。
  
  “说,看在艳妃的面上,现在孤给你个机会。”
  
  “哼!”言官看着艳妃冷哼了一声,并不领情。
  
  “来的一路上,各位大臣和陛下都应该听见了,民怨四起,诋指陛下昏庸无道,不闻天下安危,宠协艳妃乱政。”言官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艳妃,又低头继续说道,“做戏于天下人看,臣以为,陛下必当以身正,为乳母守灵一日,再召回三皇子,替陛下守孝三年!”
  
  “放肆,皇子巡检天下,替孤体察民情,你说召回便召回,你当你是言官还是皇帝了,孤这身龙袍让你来试试合身否?”皇帝一把抢过艳妃手中剑一甩,直插在吉给事身前一寸,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后面。
  
  “陛下息怒,息怒。”艳妃死死拉住“暴怒”的皇帝。
  
  “陛下,臣以为吉给事所言,虽有不妥,但亦在理,如今民心不稳,谣言四起,污蔑于陛下……以及艳妃,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百姓愚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陛下应当给百姓一个表率,以示天恩浩荡,国不可一日无君,还希望陛下择一人替陛下守孝,以安民心。”这时候一个老头也站了出来。
  
  “这天下,是孤的天下。”皇帝看着出来的老头,“气”的叉着腰左右踱步,又举起了双手咆哮如雷,而后大手一挥,“还轮不到你们做主!”
  
  “守孝是吧?孤就在守它三年如何啊!”皇帝走到老头前面盯着他,伸手指着山上陵墓,唾沫都喷到了老头的脸上。
  
  咕噜!隋砚刚踏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不是说皇帝怂的要死,怎么看着有点吓人。
  
  翠微这时候推了隋枝锦一下。
  
  “啊!”被吓傻了的隋枝锦,叫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所有人看着突然喊了一声走出来的隋枝锦。
  
  “臣妾愿为陛下给乳母守灵。”隋枝锦大脑一片空白,只得硬着头皮把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你,你是不是傻?”皇帝一步走到她面前指着她脑门。
  
  前一个字,吓得她差点跪下,后面一句则是陛下对她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感受到了陛下的温柔,隋枝锦头脑一热,更加确定了这样能博得陛下的关心,随即跪了下去。
  
  “臣妾愿为了陛下给乳母守灵,绝无怨言。”
  
  “呵,妹妹真是体恤陛下,陛下,舒妃妹妹如此有心,不如就这样吧,既全了陛下的孝心又全了舒妃妹妹的一片痴心。”艳妃上前扶起了舒妃。
  
  一听艳妃的话,隋枝锦直接懵了,你放什么屁呢?谁要你说话了,谁想要在这守灵了!你给我闭嘴,你想你来啊!
  
  “既然如此!”皇帝看着舒妃想要说什么。
  
  舒妃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赶紧看向皇帝身后,百官中的隋砚,你赶紧出来啊!赶紧开口啊!
  
  “陛下,臣以为不妥。”这时候那言官又开口了。
  
  “你还想怎么样?”皇帝转身对他怒目而视!
  
  “舒妃娘娘入宫尚晚,身份不足以替代陛下,传出去也会说陛下逢场作戏,岂不是更加的糟糕,且百姓们误传的乃是艳妃娘娘,艳妃娘娘又是当今后宫之主,臣以为,如果不诏回三皇子的话,臣以为艳妃娘娘比舒妃娘娘更加合适,既彰显了陛下的诚意,艳妃娘娘也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两全其美,艳妃娘娘觉得是也不是?”
  
  刚才还笑着的艳妃,突然阴沉着脸看着这位言官,看着他心里一慌,艳妃可是连丞相都不放在眼里的人。
  
  皇帝也不说话了,闭着眼睛,握了握拳头。
  
  这时候隋砚觉得皇帝应该是没招了,他是时候出来给侄女表现一下了。
  
  “臣!”
  
  正当他开口的时候,皇帝一脚蹬在了言官身上,拔起了他身前的剑。
  
  听着声音,皇帝手中剑,指向了隋砚。
  
  隋砚看着那剑,突然感觉有些腿软。
  
  “你是隋家那老三?”皇帝忽然皱着眉头把剑放了下来。
  
  隋砚看着皇帝放下了剑,顿时松了口气,听到他的话,赶紧回了一句,“是是是,我是隋砚,隋家老三。”
  
  “丞相是有什么意见吗?”皇帝用剑杵地,皱着眉头看着他。
  
  不仅皇帝,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毕竟代表的是丞相。
  
  隋砚张了张口,看着隋枝锦一脸的哀求,想着她那柔柔的手,他也就豁出去了,“臣也觉得,艳妃娘娘比舒妃娘娘合适。”
  
  隋砚一说完,不少人也走了出来。
  
  “臣也这么认为!”
  
  “臣附议!”
  
  皇帝一脸的怒气,拿剑的手都在颤抖,这一幕,看得隋砚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好,好,好!好得很!”艳妃鼓着掌,冷笑着走了出来。
  
  “你们都巴不得我离开宫里是吧,说我霍乱朝纲是吧,你们都瞎了狗眼吗?呵呵,隋家的狗出来叫唤一声,你们就闻着肉味了是吗?”
  
  艳妃站在百官前面,扫视着众人,无一人敢对视着她,莫不是低头避开她的眼睛。
  
  “陛下,既然如此,臣妾替您守着就是了,能为您分忧,是我的福气。”艳妃走到皇帝面前,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衣服。
  
  皇帝看了看艳妃,又回头看了看隋砚。
  
  “着,艳妃替孤为乳母守灵一年,封,孝仁皇后,舒妃晋为舒贵妃,暂执后宫!”
  
  “陛下,这?”不仅仅是百官懵了,艳妃也懵了。
  
  立后的事情,这不在他们商量的范围内啊!他也从未提过,而且在这个时候!
  
  “你们不是要人替孤守灵吗?不是嫌弃舒妃身份不够吗?现在艳妃替孤守灵,以皇后的身份守灵,名正言顺!”皇帝回首看向百官,双目怒视,如同蛟龙一般。
  
  “陛下,这太过草率了,立后一事,当……”
  
  “孤应了你们一件事,让皇后守灵,那你们,就不要再和孤讲条件了,谁再多言,杀无赦!”皇帝手握佩剑,剑尖抵着刚才说话那人。
  
  其余人偷偷看了一眼隋砚,刚才是隋砚站了出来,让艳妃守灵的,现在隋砚低着头没有说话,别人也就保持了沉默,也许这是丞相的安排,一个不在上京的皇后,和一个主持后宫的贵妃,这样看,的确大有可为,一年时间,要是这位在外面的皇后出了点什么意外,又或者趁此机会舒贵妃统揽了后宫,一年时间,她回来也是个傀儡皇后了。
  
  “既然没人说话了,就这么定了,魏大耳,继续!”皇帝扔了剑,左手拉着新立的孝仁皇后,右手拉着得了后宫权利舒贵妃,走到了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是,陛下。”魏公公示意了一下场中的道士,道士一声大喊,法事开始了。
  
  “祭!”
  
  几名道士拿着桃木剑,开始做法,大臣们也止不住在下面交头接耳,毕竟刚才的事,不小了。
  
  王乐悠也是有些心如鹿撞,她怎么都想不到,他怎么突然的就这么做了,她突然的就成为皇后了,他用力的握着她的手,一脸阴沉的看着场中的法事,目不斜视。
  
  而隋枝锦感受着皇帝的温柔,又高兴又生气,高兴的是她成为了贵妃娘娘,还掌握了后宫大权,最关键的是把艳妃,不,该死的皇后踢出了皇宫,但这也是她生气的,让这个贱人白捡了一个皇后。
  
  隋砚在下面心里乱成了一团,这特么闹的什么事啊,还有你们老看我干什么,老子就是来当个摆设的,感受着前后左右的目光,他一万个不自在,还有今天的事,人倒是逼出了皇宫,可是人家捡了个皇后,回去还不知道他爹什么反应,想到他爹,他就有些忐忑。
  
  ……
  
  小六按着柳园里的线索,找到城西的一个胡同里面。
  
  “大,大,大,大!”
  
  小胡同里面,几个大汉正蹲在地上在玩着骰子,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喂,疤爷在哪?”
  
  几个大汉转头看着一名陌生的女子,又看了看她身后,空无一人。
  
  “你是谁?谁让你来的?”一名大汉站了起来。
  
  “去告诉疤爷,有笔大买卖。”小六从怀里拿了一张一百两的银钞,扔了过去。
  
  大汉一把接住,打开看了看是真的,看了看左右的人,又看了看那女的。
  
  “在这等着。”
  
  说完他转身进了胡同,从一个小门里钻了进去,其他的几个人就开始打量这女的。
  
  臀肥腰细的,要是到了床上,嘿嘿。
  
  小六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眼神,勾起了一个微笑,一会尽量让你们死的慢一些。
  
  这一笑,笑的几个人是邪火上升。
  
  “喂,疤爷让她进来。”先前进去的大汉,探了个头出来喊了一声。
  
  几个人故意分开到两边,让了窄窄的一条路,小六侧着身子走了进去。
  
  “妈的,真香!”
  
  “老子好久没动过女人了,他娘的。”
  
  “来来来,接着来,赢了晚上好去窑里找个姐儿,快点的。”
  
  小六进了屋,里面人还不少,还有一个头上还打着绷带。
  
  “姑娘想找我们做什么买卖?”
  
  “带人跟我去追一个女的,她身边有三个护院,男的杀了,女的我带走,一千两银子,做不做。”小六看着里面说话那个男的,开口随便扯了一句。
  
  “杀人的买卖,谁家女儿?”那男的犹豫了一下问道。
  
  “人是谁你不用管,我听人说你们做过杀人的买卖才来的,你就说做还是不做,要是不能做,我现在就走。”小六说完就抱手看着他,等他回复。
  
  “你都不说是谁?我们怎么做?我们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坑我们?有些人,我们也得罪不起的。”
  
  小六听完转身便走。
  
  “站住,我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男子一喊,后面的几个人就堵住出口。
  
  “砰!”小六一拳打飞了一个人,回头看着那男的。
  
  “记住了,我来找你们这些蝼蚁,是因为我不方便出手,不是我办不到,你再拦着我,你信不信,我立马让人来拆了你们这。”
  
  “哎,买卖不成仁义在,姑娘太心急了,我也没说不做,既然姑娘这么有把握,那这买卖我接了,不过……”
  
  “这是五百两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五百两,要做就立马叫人跟我走,我没时间跟你们耗着。”小六从怀里又拿了五百两拍在了桌上。
  
  “爽快,黄韬,叫上弟兄们,拿上家伙,咱们跟这位女侠走一票。”那男子收了银钞,喊了一声,先前报信的男子就跑出去了。
  
  “您前面带路,我们后面跟着。”
  
  不一会,小六就带着十几个人就出了城。
  
  ……
  
  宣读完了昭告天下的那份圣旨,送灵差不多就结束了,送灵队伍可以整顿回京了。
  
  “皇后,孤走了,等你回来。”皇帝抚摸了一会王乐悠的脸,有些不舍。
  
  “去吧,贵妃妹妹,要好好照顾陛下。”王乐悠握了握皇帝的手,又把他放到了隋枝锦的手上。
  
  “皇后娘娘放心,我一定会打理好后宫的。”隋枝锦也笑着接过了皇帝的手。
  
  皇帝最后看了看他的皇后,一言不发的拉着隋枝锦走了。
  
  于是,这场,让皇帝暴怒,皇后被驱逐出宫,其余人皆大欢喜的送灵,就算结束了。
  
  只剩下礼部的一名小吏,钦天监几个负责入葬的道士,一队抬棺的禁军和几个宫女了。
  
  目送着皇帝和百官远去,礼部的小吏跑了过来。
  
  “皇后娘娘,您看我们是现在上山,还是?”
  
  “上山吧!”上山的路就没有什么马车了,王乐悠和她身后的宫女们,一步一步的跟在棺椁后面,往山上而去。
  
  ……
  
  丞相府中。
  
  隋安正在看一份隋兵派人送来的密信。
  
  “爷爷,这是刚送来的消息,您看看。”隋长青拿着一张纸条直接进了隋安的书房,但是没有靠过去,他可以自由进出,但是不代表能隋安能看的东西,他就能看。
  
  隋安看了一眼他,合上手里的密信,伸手示意让他把消息递过去,隋长青这才上山把手里的纸条交给隋安。
  
  艳妃替皇帝守孝一年,封皇后?隋枝锦封贵妃,掌后宫大权?
  
  这小皇帝又是搞什么?怎么还有隋砚的事?
  
  “这是你让你三叔干的?”隋安面无表情的看着隋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孙儿对此事一概不知,孙儿今日一直在崇文坊议事。”隋长青躬身回答。
  
  “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就等他回来,你找他一同过来,听听怎么回事,你今日议事,议的是何事?”隋安随手把纸条在蜡烛上点燃扔到了一旁的火盆中。
  
  “议的是孙儿上次的安排,我命另外一人提出,他们并不知晓是孙儿的安排,便无所忌讳了。”
  
  “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杀了那个男主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彼岸之主 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农家小福妻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软肋 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