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青山有座楼外楼 >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章 十年禁武天门大开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章 十年禁武天门大开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章 十年禁武天门大开 (第1/2页)

等着柳四,谭小六都走了,杨渊带着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埋着一地尸骨的地方开始烤野鸡了,对于从尸山血海里出来的他们,这就像一朵不起眼的浪花,引不起他们心里丝毫的波澜。
  
  “上京你们不能呆了,那位发现了不会留着你们的,你们也不要多想,他们要做的也是我们想做的,就像换做其他人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哪怕是个无辜的人,我们也会昧着良心去灭口一样,我们要追做的事情,容不得有丝毫的闪失。”
  
  虽然这种道理,说过千百遍了,但是杨渊还是想说一说,一方面是解释,一方面是在乎,他们剩下来的兄弟不多了,他们如今只能活在黑夜里,连家人都不能接近,他们之间比家人还要像家人。
  
  “将军放心,小人们晓得的,为了陈将军,为了平乱军,九死不悔。”一个男子爽朗的笑着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你可别吓着将军了,就你脸上那几条疤,笑起来鬼都害怕。”另外一个人开口调侃了一句,他想告诉杨将军,他们都很好,没有怨气。
  
  “滚,陈大人说过,在战场受的伤,那都是一等一的勋章,一条疤就代表着你给这座城这个国家流过血拼过命,那就是至高的荣耀,老子喜欢。”脸上有疤的男子并没有因为他的调侃生气,反而无比自豪的看着他,好像在向他炫耀一样。
  
  “你们都很好,陈将军地下有知一定很高兴。”杨渊从怀里拿出一个酒囊,打开喝了一口,扔给了脸上有疤的那个男子。
  
  “将军,你要不考虑考虑柳四姑娘,我看她对您挺有意思的,咱们这样的,如今想找个身边人可不容易。”男子灌了一口酒,扔给了另外一人。
  
  “小兔崽子,是不是你自己想女人了,敢拿我开腔了。”杨渊想着那个女人笑了笑,伸手拿起一只烤鸡,撕了一块扔进了嘴里,还得烤一烤。
  
  “可不是,当时当兵的时候,他做梦都是立功了就回家换个地方职,取个漂亮媳妇,给他娘生个大孙子。”说到这,男子有些情绪有些低落了,谁当兵的时候想的不是出人头地,衣锦还乡。
  
  “去邱睢吧,家回不去了,但是找个媳妇还是没问题的。”杨渊又从怀里掏了两份文书扔给他们,“这是你们新的户籍,你们现在不能再参与任务了,就到邱睢换个身份活下去吧,也替我,替陈将军看一看陈家,陈老大人年纪大了,陈将军那滚蛋小子又是个不惜命的,你们看着些。”
  
  两人对视了一下,把户籍收到了怀里,跪倒在地,“斥候丁晓(旗官方卫)拜谢将军,誓死护卫陈家。”
  
  “起来吧!吃完了你们就上路吧,我走了,就不送你们。”杨渊摆了摆手。
  
  “恭送将军。”
  
  杨渊起身便走了,很难说以后还能不能再见了,他不喜欢那种感觉,也不喜欢表现出来。
  
  ……
  
  回去的路上,杨渊对柳四说的话,柳四记在心上了,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小六马上就要去修阳山了,在那陪着娘娘一年的时间,就是想杀也没得杀了。
  
  到时候大不了跟再和青狐提一提,以她的境界和天赋,帮小六解决应该问题不大,虽然讨厌她冷血,但她还是讲那么点情意的,柳四觉得可能是因为她们更厉害更听话,就可以帮娘娘做更多事的缘故。
  
  “四姐姐,如果王仲寅去了柳园……”小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娘娘是不准他们再来往了,可她之前告诉了王仲寅有事去柳园找柳四,万一他去了。
  
  “以前一口一个柳四,现在一口一个四姐姐,哎,我能怎么办呢?只要不是什么大事,能帮的我就帮了。”柳四白了她一样,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以前小六不是不懂事嘛,以后四姐姐都是四姐姐。”
  
  “行了,我就不跟着你去了,我还有事,夜里我会带人上山的,走了。”
  
  走到一个岔路口柳四就和小六分开了,她还要去准备些东西,夜里带着一群匠人上山。
  
  小六一个人往修阳山的方向去了。
  
  ……
  
  “小二,赶紧给找间房,再找个郎中,我大哥马车翻了。”老道士背着苏老二进了客栈,扔了一锭银子在柜台上,徐彦拉着风铃跟在后面。
  
  “哟,这位爷跟我来!”小二赶紧拿了银子领着人往楼上去了,看样子伤的不轻,这位爷也大方。
  
  老道士背着苏老二跟着小二上了楼,这是苏老二嘱咐的,进了客栈必须找郎中,不然受了伤不找郎中,就让人起疑,小二不是报官就是找绿林好汉来开荤了。
  
  至于郎中来了,就说自己没事了,让他看看徐彦就行了。
  
  “你紧着去,我这侄儿都给吓坏了,一路上连句话都不会说了。”老道士又拿了一两碎银子塞给了小二。
  
  “好嘞爷,你等着吧,一会就到。”小二拿着银子一溜烟就跑了。
  
  徐彦拉着风铃到一边坐下,又拉开她的外袍看了看她的伤口,下午风铃睡醒之后,除了脸有些发白,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了,让一直提心吊胆的徐彦喜出望外,觉得她身体是真好也觉得老道士的药真厉害。
  
  看着伤口都好好的,帮风铃拉上了衣服,就坐着发呆,风铃也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发呆。
  
  有太多的东西堵在他脑子里来不及消化了,还有最可怕的是,他回想起一刀刺入那个人后背的时候,除了恐惧,他还有一丝的兴奋,这让他很害怕,他为什么会觉得兴奋,他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杀人狂魔。
  
  因为这个,他打消了一开始想跟老道士说要和他学功夫的念头。
  
  他那时候看到老道士从官道上高高的跳了下来,脚尖落地的时候都没有多少灰尘,人也只是稍微弯了弯腿,加上他身上那么多灵丹妙药,他觉得他肯定很厉害。
  
  他后来就想跟老道士说,求他教他功夫,这样他以后就能保护风铃和苏老伯了,但是来的路上,他怕了,他怕学了功夫以后会和那些人一样,随随便便就动手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样,他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老道士的身份,苏老二也跟他们说了,是他花钱请来保护他们的,这是老道士要求的,让苏老二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不能让徐彦知道,不然他可能有很多问题和麻烦。
  
  “今天我们在这住一晚,明天得加急赶路,不然我怕会错过了苏家的货船。”苏老二躺着跟老道士说了一句。
  
  “要不我让江湖上的朋友给你东家捎个信,让他在陵业等着。”老道士看着他的样子,一路颠簸怕是要吃不少苦头,反正出了上京,也就不着急了,他们能活动的时间和人手也多了。
  
  “也好,让他早点知道,多做些准备。”苏老二看了他一眼,点头答应。
  
  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理解,既然都已经出来了,还能调动人手传信,他们直接把人送去邱睢不行吗?江湖如此之大,谁会盯着两个小孩不放,如此大费周折。
  
  “二位爷,郎中给您请来了。”小二敲了敲门,带来了一个郎中。
  
  “劳烦您给我大哥看看腿,完了再给我侄儿看看。”老道士把苏老二的腿裤子都挪了上去,上面有几道青淤。
  
  “小二哥,你去给我拿两床被褥过来吧,我不放心我大哥也不放心两孩子,索性都住在一起了。”
  
  老道士说完,小二面有些带难色,四个人,一间屋子,这要掌柜知道了,非骂死他不可。
  
  “我们给双倍的房钱。”苏老二看着小二插了一句。
  
  “哎,好嘞,您等着,我这就去给您抱过来。”钱到位了,你就是一个房间住八位都行,还省了地方。
  
  那郎中给开了些外敷内服的方子,还让他们去什么什么地方抓药,说那里的药材又便宜又好,又给徐彦开了一个安神的方子,最后拿着诊金笑呵呵的走了。
  
  “这是拿咱们当冤大头了,开了一堆没用的东西。”苏老二看着药方有些嘲弄,他就是药堂掌柜的,见过的方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一个人吃多少分量,大多数药材有什么用他还是清楚的。
  
  “他开的什么方子不重要,药还得抓,给你们补补血,补补气的。”说着老道士自己开了个方子,等着小二抱着被褥来了,递了方子让他去抓药,还叮嘱了他千万别去那郎中说的那一家。
  
  抓药这种事,贵点没什么,缺斤少两没什么,只怕吃到假的,那就是拿命开玩笑了。
  
  ……
  
  “陛下。”
  
  舒妃,不,是舒贵妃娘娘了,隋枝锦神情雀跃,穿着一袭轻纱,端着一盘点心进了勤政殿。
  
  少了那个贱人的皇宫,连空气都变得好了起来。
  
  “嗯,是枝锦啊,你以后掌管后宫,不去好好的盘一下后宫的人和物,怎么跑过来了。”皇帝笑着扶起她,拉着她坐到了龙椅上。
  
  “明天还有时间,慢慢算就好了,臣妾惦记陛下,你回了宫连饭都还没吃呢!”隋枝锦靠在皇帝身上,拿起一片糕点喂了过去。
  
  “孤这看到一样好玩的东西,你看。”皇帝吃了糕点,指着桌上的一副画让隋枝锦看。
  
  上面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八卦阵,里面还标注着高高低低的许多小房子。
  
  “这又是什么啊?”隋枝锦有些看不懂,她之前还看过那个登天楼的图,也是看不懂,总之肯定又是什么神神道道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皇帝两大爱好,以前是好色,现在是修道,为了求长生,卖官换钱修楼的事都做得出来。
  
  “这叫紫薇阵,只要阵法完整,就可以请神仙下凡。”皇帝揽着她的腰,眼里闪着精光,凑到她耳边偷偷的说道。
  
  “哇,这么厉害啊!”隋枝锦才不信这些,虽然她是女儿家,可也读过书,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陛下喜欢,那就那她就跟着说好就是了。
  
  “当然了,这是孤从好多道家孤本里面寻出来的,到时候仙人下凡了,孤就问问他们,如何才能长生不老,如何才能登天为仙,到时候带你一起羽化飞升。”皇帝兴致勃勃的说道。
  
  “好啊!那臣妾就等着那一天了。”隋枝锦突然心里也有些凄凉,从前以为艳妃如何得宠,下午看着皇帝如何发怒,给她封后,结果回来以后,他心里就只有他的长生大道了。
  
  “嗯,你现在回宫去好好的歇着,一会孤去你那歇息,和你聊聊阴阳之道。”皇帝伸手拍了拍她的屁股笑着说。
  
  “那臣妾就回去等着陛下了。”隋枝锦羞红着脸就退了出去。
  
  皇帝神色一敛,继续看着桌上的图纸。
  
  这的确是“紫薇”大阵,但是它的用途并不是什么请神仙下凡,而是他准备用来弑神灭仙的东西。
  
  隋枝锦出了勤政殿,翠微赶紧送上了一件大衣。
  
  外面可没有里面暖和,要是只穿那么一点,得把人给吹病了。
  
  “翠微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说吧,想要什么赏赐。”隋枝锦高兴的拉着翠微,赏罚分明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该赏就得赏。
  
  “奴婢不要什么赏,奴婢只想把艳妃拉下深渊,让她也尝尝地狱的滋味。”翠微恨恨的回答道。
  
  “翠微,这件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她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所以,你不能把这件事挂在嘴边了,对我也不好,毕竟我现在执掌后宫,不能让人抓住咱们的话柄。”隋枝锦安抚了一下翠微顺带警告了她一下。
  
  她可不希望她为了报仇把她给拖下水了。
  
  “娘娘放心,以后这话翠微就烂在肚子里。”翠微有些丧气的说道。
  
  “哎,你也不要不高兴了,至少我现在执掌后宫,你也算在这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多望好处想想。”
  
  说着说着,隋枝锦又想起来了今天翠微,最大的功臣还有她舅舅。
  
  “翠微,你帮我想想,怎么谢谢舅舅,要不是他可能就在修阳山的就是我了,我得好好谢谢他啊!”
  
  “娘娘不如直接把大人请到宫里来亲自道谢好了,到时候直接问问隋大人,毕竟丞相家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如娘娘的身份尊贵。”翠微直接回答道。
  
  “嗯,说的也是,你明天就去下帖子,把舅舅请到宫里来。”
  
  ……
  
  “三爷您回来了,长青少爷在厅里等着您呢,老爷等你们问话呢!”
  
  隋砚回了上京先去翠香楼找了两个姑娘压了压惊,没想到刚回府里,下人一句话就把酒给醒了。
  
  “我爹等着我们问话?是因为今天修阳山的事?”
  
  “小人不知,三爷可以问问长青少爷,他从下午就一直在等您。”下人回了一句,
  
  “什么?他等到现在你们这些蠢货就不知道派个人去叫我?”隋砚踹了下人一脚,赶忙去找隋长青,他怕的不是隋长青等了多久,是他爹等了多久。
  
  “三叔,您回来了。”隋长青看着隋砚匆匆忙忙的跑来,他不紧不慢的笑着施了个礼。
  
  “父亲等着我回话,你怎么不差人去叫我?”隋砚气恼的一把抓住隋长青的手。
  
  “三叔不用着急,爷爷说的是让我等你回来了,叫上您一同去见他,并没有急着找您问话。”隋长青还是保持着笑容,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他的手。
  
  “父亲都说什么呢?是,是不是因为修阳山的事?”隋砚紧张的问道。
  
  他平时从来不参与政事,每天只是吃喝玩乐,今天算是假借了他爹的名义,而且艳妃封后,留在了修阳山,这可都不是件小事。
  
  “是修阳山的事,但是爷爷并没有多说什么,收到了消息就只说了等三叔回来问问怎么回事而已,三叔与我一同去了就知道了。”
  
  隋长青伸手示意隋砚先行,他是晚辈,得在后面。
  
  隋砚紧张的看了看他,抓紧旁边的一杯茶漱了漱口,又把茶叶倒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往书房走。
  
  隋长青摇了摇头跟在后面,就这样的货色,也配姓隋。
  
  咚咚咚!
  
  “进来。”
  
  得了隋安的允许,隋砚往外吐了茶叶,走了进去。
  
  “爹,我回来了,长青说你有话问我。”隋砚躬着身子走到了屋子中央,隋长青站在他后面。
  
  “都坐下吧,你跟我说说今天修阳山是怎么回事。”隋安抬头扫了他们一眼,往椅子上一靠,淡淡的说了一句。
  
  “哎,事情是这样的,在宫里起灵的时候,枝,舒妃的侍女翠微给儿子递了个消息……”
  
  隋砚仔仔细细,把自己记得的都讲了一遍,说了差不多有一刻的时间。
  
  “在进宫之前,你并不知情?”隋安闭着眼睛问了一句。
  
  “不知。”
  
  “今日说话的大臣,你可都记得有谁?”隋安又问了一句。
  
  “这……记不大全。”隋砚心里咯噔一下,他一个都没记住,当时紧张的要命,就记得那个姓吉的给事言官了。
  
  “行了,你把记得的人都告诉长青,长青你去把今日参与的人都查一查,都下去吧。”隋安睁开眼吩咐了一句,挥了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就没别的事了?”隋砚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这么大的事,他还用了相府的名义,少说得被他爹说两句。
  
  “怎么,你还想让我夸你两句?说你懂得借势了?还是骂你两句,让别人当刀使了都不知道?”隋安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个儿子,本事没有,胆子也没有,连脑子都不够用,骂他的心思都没有。
  
  “啊?不是不是,儿子没事了,儿子退下了。”两句话说的隋砚心里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杀了那个男主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彼岸之主 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农家小福妻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软肋 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