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恐怖灵异 > 地府引路人 > 第六卷 十字路口的纸扎店 第四回 半夜惊魂
    目送几人离开后,孟师傅转身来到方萍身前,双眼紧紧盯着方萍,口气阴沉地问到:“刚才你躲在门外,里面的都看到了?”

    方萍本就神色慌张,加上孟师傅一追问,自是知道隐瞒不了,于是轻轻点了点头,支吾地答到:“孟。。。孟师傅,我。。。刚才。。。”

    没等方萍说完,孟师傅就抢先继续说到:“在这里工作,有些事该看的看,不该看的别看,知道吗?”

    孟师傅刚一说完,方萍立刻双眼泛红,眼泪顺着眼角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孟师傅责备的语气,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恐惧。孟师傅见状,于是语气一缓,说到:“其实我也是为你好,一个女孩子见了这些事难免会感到害怕,以前在这里工作的几个女孩子就是因为见到这些事而不敢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

    孟师傅说到此处,方萍连忙起身摇头,她可不想让孟师傅认为自己胆子小,因为这份工作对她来说确实很重要,于是接话道:“孟师傅,我不怕!真的!”

    孟师傅望了方萍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时间也不早了,关了店门早些去休息吧。”说罢便径自走入了后堂。

    方萍平复了一会儿情绪,就连忙去关了店门,接着洗漱后就返回了自己二楼的小屋。方萍躺在床上,心中五味杂陈,这是她自小第一次见到“鬼”!那种恐惧感不言而喻,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刚才发生的情景,那蓝衣身影扭曲的肢体,诡异的移动,都让她不寒而栗。。。可这份工作她无论如何都是要坚持下去的,要不然家里的情况。。。方萍边想边用被子把自己的头给盖了起来,好让自己有那么一丝安全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从哪突然发出了轻轻的“咔、咔”地声音!像是金属摩擦地面,像是用手指甲在抓木板,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却异常清晰。窗外呼呼地刮着风声,树叶在风的吹拂下不停地发出声响,可这声音也盖不过刚才的声响,起先方萍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屏住了呼吸,再次静静地聆听着。。。可这声响却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方萍颤抖着双手缓缓把被子从自己头上揭开,那声响更明显了!方萍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那声响正是从自己的小门那边发出的!有人正用指甲在抓自己的门!

    方萍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剧烈地跳动个不停,她颤声喊到:“谁。。。谁?是。。。孟师傅吗?”话音刚落,没人回话,可那抓门声却变得更加剧烈、更加急促了,似乎想要把门直接柱抓开一般!方萍紧张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身子不自觉地向后挪动,最后整个身子都紧紧地挤到了墙角,她再次鼓足勇气,喊到:“到底。。。到底是谁?”

    随着方萍的话音刚落,抓门声突然停止了,四周变得雅雀无声,似乎连窗外的风声都停止了,可这却让方萍感到更加的恐惧,此刻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方萍全身冒着冷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木门。。。正在此时,突然一声闷响,木门被缓缓打开了!!

    方萍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了极致,自己睡前明明已经锁好了门,可为什么。。。门越开越大,最后终于整个被打开了,此时的每一秒,方萍都像度过了一整年一般,甚是煎熬。门外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方萍此时已近乎崩溃,她再次颤声问到:“谁。。。谁?”方萍的声音在黑乎乎地屋子里逐渐消失了,可门外却没有任何回音,方萍想要起身点亮房间的灯,可突然!!!

    门外缓缓走入了一个身影,身着藏蓝色的寿衣,头发凌乱地垂了下来,身体僵硬,步伐诡异,这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刚才孟师傅他们刚才招的鬼魂!!此时“他”离方萍不过两步左右的距离,方萍看得真切,可不知为何,方萍想要大声叫喊,声音却像是卡在了喉咙里一样,剩下的只有急促的呼吸声!方萍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口中不停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蓝色身影!

    蓝色身影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开始一步一步地朝方萍走了过来,头发虽然遮住了他的脸,可方萍似乎能看到头发背后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他充满血丝的双眼也正直勾勾地盯着方萍!

    方萍早已经全身发软,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他来到了方萍的身前,开始缓缓地俯下了身子,苍白的手慢慢向方萍这边伸了过来,方萍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啊!”方萍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不停地喘着粗气,后背的衣服已被冷汗湿了一大块!方萍在黑暗中惊恐地向四周望了望,自己正在那间小屋中,原来刚才是梦!可方萍依然惊魂未定,一切都那么真实!方萍用手捂着胸口,极力地想让自己平复下来!一定是刚才那一幕吓到了自己,所以才会做这么一个梦!方萍长舒了一口气,心里自我安慰到!

    可突然!!!一阵轻轻的“咔、咔”声再次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静!方萍刚放松了些的神经瞬间又开始紧绷了起来!这声音正是从木门上传来的,与刚才梦中的声响完全一致!方萍不禁浑身开始颤抖,她用手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手背顿时传来一阵痛感!这次她没有在做梦!方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木门,正如她梦中一般,颤声喊到:“谁?谁。。。在外面!”

    门外无人应声,可抓门声却越来越大!方萍的精神瞬间已几乎崩溃,恐惧感弥漫了她的全身,她终于止不住大声尖叫了一声!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可屋外的抓门声却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剧烈!方萍生怕门突然就像梦中一般打开了!然后那个蓝衣身影就这么走进来了。。。当真正面对恐惧时,方萍此时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可突然!!抓门声突然停止了!正如梦中一般,接下来会不会门要开了。。。方萍大气不敢出地盯着木门。。。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可过了大概五分钟门外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方萍想要起身去开灯,可与此同时,屋外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没事吧?”

    声音是孟师傅的,方萍瞬间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泣声说到:“孟。。。孟师傅,我。。。没事,刚才有东西在。。。抓我的门!我还。。。以为。。。”

    门外的孟师傅听罢,沉默了片刻,继续说到:“没事,可能是。。。老鼠,我下面也经常会响!没事的,你早些休息!”

    方萍也没多想,便颤声“嗯”了一声!接着门外传来了孟师傅离开的脚步声!老鼠?老鼠可能发出这种声响吗?可方萍不敢再多往下想,此刻,她真的希望刚才屋外的就是老鼠!方萍再也不能踏实地睡下了,她把身子蜷缩在墙角,双眼盯着木门,迷迷糊糊地对付了一宿,好在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异动。直到天空渐渐发白,从窗外透入了一丝光亮,方萍这才如释重负。

    早上七点多,方萍从自己的小屋里走了出来,她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自己的木门,木门上一切如旧,没有任何痕迹,也许真的只是“老鼠”吧。方萍下到了一楼,孟师傅早已经起了,她见了他,不免有些不好意思,昨晚自己那般喊叫,不免打扰到了他的休息,不过孟师傅倒不以为意,反而向方萍先打了招呼,语气平和地说到:“昨晚后来休息得好吧?有些事别望心里去,慢慢就习惯了!”

    方萍连忙点了点头,便去洗漱了,早上八点,她帮着孟师傅准时开了店门。正如孟师傅说的,纸扎店的生意还是在早上繁忙一些,刚开门没多久,就不停地有人上门来买纸货、寿衣,大多是从医院里赶过来的。方萍人也聪慧,借着价码表就开始帮孟师傅做起了生意,忙活了一上午,昨晚的事她也渐渐淡忘了。。。

    直到中午一点多,人才渐渐少了下来,孟师傅抽空做了午饭,照例拿了一份到后堂,他的儿子方萍倒是一天未见,想必平日里也是这样躲在后堂,不见天日,所以他的肤色才会如此寡白,没有一丝血气。到了下午一些,也没有什么人来了,孟师傅就自己出门去了,只有方萍留在了店中。

    待到孟师傅再次返回时,已近下午六点,孟师傅边开始做饭,边对方萍说道:“一会儿有客人要来,给路边野鬼喂饭的事你可别忘了,否则他们会生气的。”

    孟师傅话音刚落,方萍不觉又想起了昨晚的事,顿时心中一阵后怕,于是连忙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