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就是巅峰 > 95、空想触手可及
    在剑道社里面,传来种种百般的声音,社团里面正在举行特训,为了欢迎小学剑道大赛。据说主将连青少年剑道比赛都参加过,乃至还获取过名次。可就算是如此壮大的主将,别说柳震了,连现在的黛拓武都感应无聊。

    仅有当切身比武能力够感觉到主将的羸弱。

    要说为什么的话,主将用剑道时的动作并非那种精益求精的洗练,而是犹如恣意发扬自己能力而发挥的好手。可这种只是靠着自己能力而支持的剑道在已经完全将本能都融入此中的剑道信心眼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黛拓武已经摸到了剑道信心的边,但他总以为差少少东西。

    他看着主将在谴责着社团成员,不经意间,两人的视野对上了。

    两人都默然不语,过了一下子,主将出来了。

    黛拓武耐性的等主将过来,这让黛拓武产生了一股不着实的错觉。如果这是在一周前黛拓武无论怎么样都会感应胆怯吧?可现在黛拓武的心中仅有从容,这是因为他明白的晓得自己比主将‘强’,并且并非是强上一线两线这种触手可及的状况,而是强上许多,多到主将无论如何起劲都无法击败的水平。

    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如此壮大了?黛拓武隐约的想到。

    “想不到你居然会来。”主将暴露了嘲讽的微笑。

    “我也只是惯性的来到这里来罢了,如果你不欢迎我,我走便是了。”

    “不要如此填塞敌意怎么样?虽说我陵暴了你一年,可最近你也不是将我在全部社员眼前狠狠的揍了一顿吗?要说的话,我陵暴你只是暗里里,不影响你通常的形象。可你将我揍的那次,我在全部人眼前丢了丑,要说冤仇的话,我这边更猛烈才对。”

    “看来你比我设想中还乐观呢。”黛拓武说。

    主将耸了耸肩,指向一旁。

    “一起聊聊吧,我有事要拜托你。”

    这句话让黛拓武感应了异常,什么时候主将居然如此好说话了?但他也没有多想,点头和议。

    主将带着黛拓武进入了学校的操场边,在那边有特地供人歇息的长椅,主将与黛拓武划分做在长椅的最里头,像所以眼还眼的对手。

    主将拿出运动饮料,喝下一大口,大大的喘息。

    “你真的很紧张,平居就算特训也是游刃多余吧?”黛拓武开始提出话题。

    主将迟疑了一下,颓然叹气。

    “你说的话,平居的话,我是不会如此紧张的吧。我有必胜的宝贝,只要将这个宝贝用出来无论如何难缠的仇敌都会被我摆平,只是所付出的代价多少罢了……在这以前,我陆续如此想。”

    “哦?”

    “但现在却不会如此想了……因为教导你的‘那个人’发现。”主将说。

    黛拓武默然,柳震的壮大是他亲眼所见的,主将更是切身经历。想必主将也不会佩服如此水平的胜败,暗里必然去找柳震算账了。可后果怎么样一目明了,如果不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主将是不会能如此的颓然。

    “本来以为我是特别的,可真当特别的人发现时,我才发现我是井底之蛙。”主将低下头,用刘海遮住了眼睛。

    “本来以为你是乐观,看来只是堕入了更加深的坑里去了。”

    “这也的确是个坑,我跳的怡悦。”主将怡悦的承认,“于是当我晓得你被‘那个人’所教导的时候,火烧眉毛的想要证实自己的壮大,却想不到被修理了一顿。虽说他的确强的可骇,但教导人的水平也这么高就有些让人感应无望了。如果是你,这也是可以预料的。”

    “就算是奖赏我,也没有用途的。”黛拓武说。

    “可这不是奖赏。”主将将头抬了起来,表情认真到以为他们在庄严的教堂,“如果说剑的能力,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最隽拔的。能力也好、意志也好、乃至身子前提也在内。我毫不质疑,如果是在刀剑的时代,你必然会高人一等,乃至成为剑豪。”

    黛拓武终于感应了异常,他惊奇的看着主将。

    “你究竟想说什么?”

    主将深深呼吸,站了起来。

    他走到黛拓武的跟前,鞠躬!

    “对不起,我的嫉妒差点毁了你!恰是因为看到了生成的能力者,于是我才如此的嫉妒,才要陵暴你,令你留下无论怎么样都无法转变的生理暗影。”

    现在的黛拓武并非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剑道初学者了,这个‘马脚’什么用途他很清楚。这下他终于可以将主将的全部意图完全识破了。

    本来如此,这便是在同时期进入那么多学徒当中,偏巧要陵暴他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必然要陆续用一个动作来刺激他的原因。这是因为主将在他进入剑道社的时候就预感应他必然可以超过自己,于是才要陵暴他,同时还担忧着就算如此陵暴也未必可以压的住他的能力,因而用同一种方法来刺激他,以致于让他留下始终的马脚。

    黛拓武苦笑出来,“这还真瞧得起我。”他顿了一下,如果说听到主将的赔礼与真诚的承认,他没有感应自豪是不会能的。可一想到柳震所提到的‘天赋’,他又感应了颓废。

    “但,我可没有你设想中的那么有效啊。”黛拓武说。

    “不,如果是你的话,必然能行的!”主将断言。

    “于是说,你究竟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虽然这是暗里的承认错误,可这也足以令你的自尊心受到巨大的凌辱了吧?为什么要拼到这个地步,也要向我赔礼?你究竟要找我做什么?”

    主将一时语塞,迟疑了一下子,毅然的说:

    “请,带领咱们冲上巅峰吧!”

    “什么用途?”

    “小学剑道比赛……便将开始了。”

    这句话让黛拓武完全清楚了主将的用途。

    如果是在通常,主迁就算硬撑着也不会对其余人低三下四吧?可这次剑道大赛是主将在小门生涯最后的一个了。在这以前,他陆续止步于四强当中,任谁都会认为他是个最顶尖的小学剑道选手吧?不对,这不是主将想要的。他想要的是……

    “冠军。”主将说:“我晓得我自己的恬不知耻,可我的剑道真的已经到极限了,在我之上的那群人只能用‘怪物’来描述。没错……就犹如‘那个人’一样!”

    这句话令黛拓武烦懑的眯起眼睛。

    可主将说出这句话却是至心实意。

    “你完全不清楚黛拓武君,那群怪物各个都没有靠作弊的手段,而是凭自己的气力就可以将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你说你作弊……?”

    “没错。”主将怡悦的承认,“我有方法,可以令‘时间’减缓一千倍的时间。与你比武时你也可以感觉到我的异常吧?我的动作完全就不是尺度的天然理心流,但我却可以轻松的接下全部的攻打,并发现全部的马脚。只要格挡攻打,攻其弱点便获取成功。这关于我来说不难。”

    黛拓武感应一股寒意窜上背脊。

    “减缓‘时间’?”

    “既然我都将我最大的秘密说出,按事理来说我应该平平安部,但抱歉,仅有这件事我不会说,这是属于小批人的秘密,那是咱们加快到极致的奥义。”主将秘密的说。

    黛拓武一刹时想到了昨天被柳震虐的不要不要的游戏。

    他瞪大了眼睛,惊呼作声:“秘传游戏……超频加快!?”

    这句决意性的话,令主将睁大眼睛。

    默然许久,主将拉开对战表,看上面所显示的加快者。

    在学校当中的假想体他都晓得,这此中也包含柳震。全部人都没有看到主将去找柳震算账的原因就在于,在加快世界当中,他已经去搦战柳震了。后果不说也罢,那种品级的虐杀已经足够令他留下生理暗影。

    在对战列表当中,新发现了一个人名。

    “CyanBlade?”

    苍蓝之刃。

    “是我。”黛拓武平安承认。

    “什么时候……不,也对,如果是你的话,‘那个人’会拉你成为后辈也是当然的。如此的话,你就更强了!自己的气力加上千倍的思索倍数,你必然可以获取冠军!个人赛我已经完全摒弃了,但集团赛,请必然要带领咱们获取最终成功!”主将再次鞠躬。

    面临主将如此陈恳的请求,黛拓武着实无法容易的说出‘我已经希望摒弃’这句话。

    他想到了他陆续不曾晤面的师兄,师兄也必然受到了比他更加严峻的练习,可既然现在柳震仍然还念叨着师兄,就证实了师兄用他无比刚强的意志坚持了下来,这先进的意志乃至可以跨越殒命,令柳震也赞不停口。

    如果是师兄的话,会摒弃吗?

    不!是师兄的话,必然会跨胜过去!可以获取柳震的承认并如此推重的人,如何大约连这点小事都无法跨越呢?黛拓武啊黛拓武,你真是令柳震蒙羞,令自己的自尊蒙羞了啊。

    黛拓武默然少少,暴露了微笑。

    “我应允你。”黛拓武说。

    这以后,黛拓武陆续到社团举止完后,才回到剑道社。

    剑道社已经封闭,这也是当然的,现在是放假,特训完天然将剑道社封闭。可在本来应该封闭的剑道社门前,有一个人身影却等在那边。

    黑色的短发,含糊的眼神与礼貌穿戴校服的小学女孩。

    看到了黛拓武过来,月暴躁露了浅浅的微笑。

    “看来,你没有摒弃。”

    “当然不会摒弃。”黛拓武说:“我要,获取小学剑道大赛冠军的男子啊!”

    “再来!”黛拓武大吼,穿戴着整洁的剑道服,拿着竹刀向柳震冲去。

    但眨眼间他就被踢飞,仍然是一脚踹出,黛拓武仍然躲不开。在外界看来他只是纯真的被踢飞吧?但仅有切身经历才晓得,每次比武的刹时,黛拓武都会用天然理心流的全部一切来躲开踹出的这一脚,同时用竹刀涉及柳震的衣角。

    但他每次都失败。

    每次失败他都清楚为什么会失败,柳震控制了自己与黛拓武之间的气力差异,令黛拓武产生了只需要纠正这一步的错误便击中柳震。

    像是望梅止渴,每次就差那一下,就那一下只要做到了他就会超过!

    “再来!”黛拓武深深喘息,利用吐纳法调整自己的呼吸,不知第几次的举起竹刀。

    主将说得对,如果说是剑的能力,黛拓武太隽拔了。

    黛拓武的完全练习便是来自于剑道社的讲授,可他只经历完全讲授与自己的思索,已经将天然理心流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难以设想如他这般的人物出身在刀剑的古代是何等的人才。

    持有如此能力的黛拓武,却没有半点的自豪。

    “再来!”他再次被踢飞,又一次站起来。

    这时他的身子已经疲钝到躺倒便睡着,可他的精力却澄静的好像清静的湖水。他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他感觉手中的竹刀出乎预料的重,这个重量已经不会称之为竹刀了……而是蓝色的武士刀!

    没错,恰是他的假想体的强化外装,那把蓝色武士刀。

    每当他挥刀时都有假想体就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感觉,他感应在他挥刀的同时蓝色的假想体也在挥刀,就犹如某个身后灵在不断的督促他,犹如走火入魔。

    但这不是走火入魔,他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可以感觉到身子的疲钝与精力的亢奋,乃至可以感觉到因过于激烈的战斗而导致的暗伤。他的身子在拒绝战斗,可他的精力却在督促他,通常这个时候柳震就会叫停,可今日柳震没有叫停,而是举起竹刀面临他。

    黛拓武深深呼吸,只以为世界一切都变的如此清楚。

    超频加快可以在刹时供应千倍的思索倍数,令全部的马脚一目明了。可黛拓武完全就不需要那种东西来增长的自己的调查力,就算没有那种东西他也可以感觉到仇敌的马脚与弱点。要问为什么的话……这便是所谓的能力!柳震是错的,今日他就要证实这一点,就算没有所谓的‘天赋’,他也仍然可以举头挺胸的说自己便是柳震的门徒!

    “再来……!”黛拓武大吼,沙哑的声音好像被逼入绝境的野兽。

    他摆出正眼姿势……可不对,他还在摆动竹刀,他单手紧握竹刀划出一个半圆并举到头上,接着空出来的手也握了上去,利落地向前空挥。

    这时他感应着实的重量。

    这是幻觉吧?黛拓武内心深处有个冷静的声音在诉说着,可另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并非是在内心深处这般巧妙的地方,而是在黛拓武的身后……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影,高大、键壮、穿戴厚实的青蓝色当世具足。

    加快世界当中的假想体,CyanBlade就在他的身后轻声自语。

    想要追上他吧?

    想,很想,最想。

    想要他认可你吧?

    想,超等想,陆续在想着。

    想要让他看到吧?

    什么?

    你的发展与……你的能力!

    不是那种莫明其妙的‘天赋’,不是那种莫明其妙的嫉妒,放弃这一切,想要让柳震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提升,看着自己的发展,认可自己。

    黛拓武闭上了眼睛,汗珠顺着额头留下,划下脸颊,顺着下巴,滴落地下。

    就在汗珠滴落的一顷刻,黛拓武的竹刀微微抬起,追上滴落的汗珠向上划出线条。汗珠无声无臭的破裂,可那破裂却并非是被钝器般的竹刀所导致的,而是被芒刃所切割!黛拓武展开眼睛,但现在他的世界却变了,他穿上了古代的当世具足,拿着蓝色的武士刀,这哪里或是什么剑道社道场,这里完全便是加快世界!

    不,这里不是加快世界……这里是,黛拓武的内心世界。

    柳震不在了,道场也不在了,CyanBlade站在他的眼前。

    他抬眼看向CyanBlade,这才发现CyanBlade居然高大到如此水平。在现实世界的他是个细微的小个子,但CyanBlade却高大的好像威风凛凛的天神。蓝色的铠甲与键壮的身子好像要压下整个世界般放出着强烈的存在感,傲视世界。

    CyanBlade的面甲里面闪烁着两盏明灯,那是CyanBlade好像燃烧的眼睛。

    你是谁?这时黛拓武没有问出这个愚笨的问题。

    在真正面临面的时候,黛拓武终于晓得CyanBlade是什么了。

    这是他的抱负,这是他的梦境,这是绝对的强人,这是哪怕是柳震也会欣慰承认的妄想。这便是他所可以设想出来的让全部人都为之自豪的假想体。

    并非是因惭愧而发现的假想体,而是因崇敬而发现的假想体。

    无论何等的压抑也可以冲破,无论如何的困难都能跨越,身子南征北战,精力静如湖水,真正可以令柳震所承认的姿势,他可以设想出的最强的身姿。

    CyanBlade,苍蓝之刃。

    苍蓝之刃默然的拔出腰间的武士刀,这把刀也是黛拓武抱负的武器,刀身是淡蓝色的,刀刃部分还可以看到一条深蓝色的线直窜而过,刀身的弧度文雅而炫目,刀刃锋利而颤栗。

    CyanBlade拿着这把俏丽的武器摆出姿势,剑与装甲相互照映。

    这便是黛拓武所设想中的最强剑士,就算是柳震也不得不承认的抱负姿势。

    可如此的姿势也不会。

    在昨天他就所以如此的姿势被虐的死而新生,于是不会,光是如此是不会的。必需是要更强,必需要身心同一,必需要养精蓄锐……必需要跨越更上一层,成为‘剑圣’才行!

    “……苍蓝之刃。”黛拓武发出不可声的呢喃。

    再次仰面。

    可这时他回到了现实世界,在他面前站着柳震,他仍然从容的站在那边等着黛拓武的攻打。可他老是含糊的双眼这时却微微展开,眼中流转的是像是夜空中亮堂的星星般的亮光。

    黛拓武举起竹刀……不,是举起蓝色武士刀。

    请借我气力吧,CyanBlade。黛拓武在心中说。

    回应很快的发现。

    如你所愿。

    他将竹刀逐步抬起,抬起,继续抬起,平行在自己的身侧。

    天然理心流,平睛侧!

    不要想着现实,不要想着理论,不要想着逻辑。

    专一自己的设想,专一自己的信心,专一自己的幻觉。

    在那无限定的设想中,他看到了新选组在古代时的势如破竹,看到了天然理心流的巅峰,看到了一切天然理心流的奥义。天然理心流是战场当中的技法,在战场当中退后一步便是死,于是不会退后,当杀穿整个战场时,就同等于获取了生计前提。

    黛拓武终于清楚了天然理心流头脑。

    那是血腥的殛毙,那是清高的解放,那是……无敌的寂寞。

    “天然理心流奥义·无名突刺。”

    黛拓武跨步。

    蓝色武士刀的刀尖直指柳震,他看到了柳震抬脚的动作,可却没有逃避。突刺的刀其攻打距离要远远高于柳震的小短腿,所以在这以前他陆续被踢飞的原因并不在于攻打距离的问题,而是他始终想着躲开柳震的踢击,可这时他悟了,为什么必然要躲?

    要躲的,应该是柳震才对!

    柳震的腿最终没有踹出来,他第一次的动用了手中的竹刀,单手向上切去,与蓝色武士刀相互交错,发出猛烈的声响。空气因过于激烈的压力而向外放射,环形的冲击波分散到整个剑道社。

    柳震与黛拓武连结着脆弱的平衡,视野相互交错。

    “你提升了。”柳震欣慰的笑了。

    “我还能……更进一步!”黛拓武大吼。

    他将气力加注在突刺的刀尖上。

    “斩断他……苍蓝之刃!”

    黛拓武终于将现实与梦境完全同化在一起,这时的他并非是现实当中的小矮子,并非是老是在柳震眼前俯首帖耳的惭愧男,而是高大键壮的CyanBlade,是无论任何搦战都可以从容面临的绝世强人。

    现实或是梦境?这有不同吗?

    如果在这以前,黛拓武必然嗤之以鼻的说不同当然大到惊人。可现在,黛拓武却感觉到这两者没有不同。空想触手可及,梦境近在面前!

    蓝色的武士刀散发出惊人的光芒,蓦地破裂。

    黛拓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趴倒在地,他的手还拿着武士刀……不,那只是一把寻常的竹刀,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想起来在与柳震相互交错的时候,柳震上挑竹刀,将他的突刺转变轨迹,突入他的怀中在近距离一招打脸,将他打翻在地。

    黛拓武扫兴的望着道场的天花板。

    “后果,或是没有超过吗?”

    柳震没有说话,只是将竹刀放手。

    在竹刀落地的刹时,竹刀断裂成两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