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皇妃嫁到:相公组队去经商 > 第三百八十七章:谁也别想得到
    江柔看着上官雾这样的动作,心里冷笑一声,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将要流出来的泪水忍了下,她站起来看着上官雾道:“上官雾,你不过就是不想让人知道罢了,你放心,我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但是你不要忘了,昨天晚上是你自己醉的人都人都认不清拉着我不放,并非是我缠着你,我江柔却是是喜欢你,却也不会让人这般践踏!”

    她说完,捡起地上的衣服去屏风后面换好,出来之后走路的姿势都有些不对,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雾转身挺直背脊就往外面去了。

    上官雾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江柔离开,他揉了揉眉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晚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记得回来之后心里不高兴就喝酒去了,连江柔是什么时候来的都记不清楚。

    江柔从上官雾这里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会酒楼,而是另外找了一个地方先冷静了一下,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什么破绽之后才回到酒楼里面去,娇婵和上官雾这个时候都忙着出来那些事情,没有人注意到江柔的不对劲。

    而此时宫中,赵云灵自从诊断出怀孕之后,孕期反应就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只是见不得油腻的东西,但是很快看见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就连之前喜欢吃的点心,她都说闻着有一股腥味,难以下咽。

    翠竹这些天为了这些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甚至连小时候吃的那些街上的小食都想办法做出来了,可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每日里勉强吃下去两口,可转头就开始吐,半点东西都下不去。

    容砚为了这件事情也是焦头烂额的,之前还想着怀孕的事情可以稍微往后压一压,但现在这样的动静,根本就压不住,索性就让前朝的人都知道了,选秀的事情也往后压,朝臣本就是拿着没有子嗣的幌子,这会儿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了。

    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容砚也是将所有的时间几乎都放在了未央殿,但不管如何,他都还是有朝堂上的事情要处理,这样一来,整天忙得脚不沾地,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比赵云灵这个反应严重的人瘦的还要快些,眼底下都是浓重的青色。

    赵云灵见此不忍心,稍微好一些的时候便拉着容砚道:“你不用管我,我平时还是好好地,只是这些东西不能吃而已,想吃的时候自然就能吃下去了。”

    “这样下去怎么能行?”

    容砚皱眉道,他心中更担心的是,她这么严重的反应是不是因为上次落胎而伤到了身子,所以母体承受不住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但是太医却说怀孕的人反应都不一样,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他便只能按下性子,等着这段时间过去,同时努力想办法让她好受一点。

    “没事的。”

    赵云灵想了想:“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不如让江柔和娇婵其中一个进宫来陪着我吧。”

    容砚想了想:“还是叫江柔进来吧。”

    他是大概知道两个人的性子的,江柔性子沉稳一些,娇婵虽然办事能力不错,但是这个时候要陪在她身边,娇婵却太过跳脱了,要留在她身边,还是如此重要的时候,自然是稳重一些的好。

    “好。”

    叫谁进来赵云灵都没有什么意见,只要能让容颜稍微放心一些就好了。

    宫中的旨意传到外面去,江柔听见这个消息之后便应声,直接就跟着传旨的太监一起进宫来了。

    到了未央殿外面,翠竹拉着她就往里面走:“你可算是来了,这会儿皇上还在这里,你先进去见过皇上吧,小姐的反应太严重了,今天还什么都没有吃下,我得去想想什么是小姐能吃得下的。”

    江柔笑了笑:“不如我像个法子,我知道一些东西,孕妇大概是喜欢的,不如这件事情交给我。”

    “你可以吗?”翠竹怀疑的看着江柔,不太相信江柔能做出什么东西来。

    “放心吧,要是不行再想想其他的办法,现在这个时候试试也好。”

    “那好吧,那你先去,我进去和小姐说一声。”

    “好。”

    江柔应了一声就往膳房的方向去了,她之前就在未央殿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清楚的知道膳房是在哪个位置,翠竹去里面回话之后也没有过来。

    江柔确实是知道一些孕妇喜欢吃的东西,便稍微准备了一两样,还是她娘亲小时候教她的,她做好之后,看着两篇精致的菜肴,忽然就想起那天晚上上官雾喝醉酒的样子。

    他口口声声都是赵云灵,甚至在夫妻之事时候,也喊的是赵云灵的名字,次日起来的时候,他那惊慌失措和嫌弃的样子也清晰的印在脑海中。

    江柔盯着这菜肴,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暂时将心中那些想法都压下去,端着东西往未央殿正殿过去了。

    她过去的时候,容砚已经因为有事情先离开了,她将东西端上来之后,赵云灵皱着眉头闻了闻,又犹豫的动了动筷子,吃进嘴里不仅不觉得油腻想吐,反而异常清爽,这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有一样能下嘴的东西。

    赵云灵没忍住就多吃了一点,江柔轻声道:“娘娘您慢些,这旁边还有另一道菜呢,您也尝尝。”

    赵云灵点点头:“多谢你了。”

    说完就尝了尝另外一道菜,皱了皱眉,虽然没有吐出来,但明显更喜欢先前的那道菜,江柔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里便有了主意。

    翠竹也很惊奇:“小姐这段时间什么都吃不下去,你以来就抓住了小姐的口味,真是太好了!”

    “这些都是小时候我娘还没去世的时候教我的东西,没想到娘娘正好用得上,娘娘要是喜欢的话,我还会几样,交给我就是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赵云灵道。

    “娘娘说哪里话,这些都是我应当做的,娘娘不必赶到亏欠。”江柔道。

    赵云灵笑了笑,便也没有说什么了。

    后面两天江柔又准备了一些其他的菜式,赵云灵还都比较喜欢,这些都是公务比较粗糙的做法,江柔改进了一些,可还是比不上宫中的御膳,但赵云灵吃不进去那些东西,就喜欢这样的东西。

    容砚盯着看了两回,私底下还叫王二权查了查,确定这些东西没问题之后才放心了。

    这日容砚刚刚进来就闻到了一股酸味儿,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是赵云灵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基本蔫哒哒的黄瓜,酸气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容砚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这是酸黄瓜,还挺开胃的,你要不要尝尝?”赵云灵笑盈盈的递给容砚,但是还没到跟前,容砚就已经感觉到了那股酸味,立刻退远了一些,眉头紧皱,如临大敌一般。

    赵云灵没忍住笑了起来,将盘子放在一边之后才让容砚过来,容砚犹豫了一下才过来,见她面不改色的吃着这东西,忍不住道:“怎么就喜欢这个,怕是压根都要软了吧。”

    “没有,这个东西还挺好吃的,虽然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但是吃着不想吐,而且还能开胃,吃了之后能吃下一切其他的东西。”赵云灵笑着道:“这主意还是江柔想出来的呢。”

    “吃得下就好,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容砚抱着赵云灵,像是抱着小孩儿一样还轻轻的晃了几下,赵云灵笑盈盈的,能吃下东西这两天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江柔端着东西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刚好就看见这一幕,楞了一下放下东西就赶紧出去了,但就算是出来了,脑海中也还是刚刚那幅画面。

    在外人面前严肃的容砚,在赵云灵的面前却完全就是另外一幅样子。

    但是她呢,永远笼罩在赵云灵的阴影之下面,不管是容砚还是上官雾,心中的那个人永远都是赵云灵,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让一个人那么耀眼的在前面,吸引去了所有的目光,让她在这样的阴影里痛不欲生?

    心里突然冒出许多不甘心来。

    不甘心上官雾心里念着的都是赵云灵,却在看见她的时候像是看见什么令人嫌恶的东西一般,恨不得一脚远远的踢开。

    不甘心赵云灵过的这么好,被人捧在手心上,她却像是阴沟里的老鼠,永远在暗处羡慕的看着飞在天空的鸟儿。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这段时间她都是朱载未央殿偏殿的,距离主殿并不远,关上门之后,江柔去梳妆镜里面拿出一样东西,犹豫了一下捏在手心里,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

    都是他们逼她的,一开始,她只是想要做一个平凡的人,但是遇见上官雾之后,她又想,她什么也不要,只需要陪在这个人的身边,甚至心甘情愿的被他利用,明知道他的心里都是赵云灵。

    可走到这一步,她已经回不了头了,既然她不能的道想要的,那就谁也别想要得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