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舞女苏雪 > 第153章 奚落廖姝怡
    郁衡见冷君弈没有话,以为他不想让自己对付皇室。

    慕安阳如今是二皇子妃,自然是皇室中人,如果有人想要对付她,估计皇室也不会袖手旁观,所以这次可能是对付整个皇室。

    所以郁衡又开口道:“如果到时候南硕与东来对上了,我知道你不会帮着南硕对付东来,如果你还顾念我们两的交情,也请你不要帮着东来对付南硕,不然…”

    郁衡的话没有完,但是意思很明显,如果冷君弈帮着东来对付南硕的话,在战场上两人便是敌人。

    可是郁衡想到毕竟与冷君弈相识一场,不想与他为担

    所以有些话他想提前就清楚。

    毕竟冷君弈是东来国的人,所以他知道冷君弈并不会帮着南硕去对付东来。

    冷君弈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这件事没有那么复杂,你且等等,用不了你动手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们。”

    郁衡不明白冷君弈的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冷君弈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笑容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好看,只是房间里都是两个大男人,所以郁衡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随后便听见了冷君弈的声音:“今早我不是过,慕将军会帮着二皇子府造反的事儿。”

    可是郁衡听见这话,不但没有放松,反而眉头皱的更紧:“慕将军手握兵权,要是他真的帮二皇子造反的话,赢面很大。”

    如果事情真如郁衡所想的话,那这件事更麻烦了。

    冷君弈闻言轻笑一声:“呵,赢面很大?你不要把皇上想得那么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早就被拉下台了。”

    郁衡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东来的皇上在郁衡眼里就是一个病秧子皇上,而且很有可能随时都会一命呜呼。

    这样的皇上对上战功赫赫的慕将军,他真不相信能赢。

    可是他知道冷君弈从来不假话,所以到底是谁输谁赢还很难。

    如果是之前的话,慕将军和皇上打起来,他只会坐三观虎斗,谁输谁赢对他来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如今出了善慈寺那一档子事儿,他就希望是皇上能赢,到时候不但不需要他亲自动手,慕府和二皇子府的人还会死得很惨。

    思及此,他都有些等不及了。

    ………

    二皇子府内,慕安阳没用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廖姝怡私通的证据。

    这是几封书信,每一封信里都是一些情诗,里面的内容无一不是表达出对女子的喜爱。

    慕安阳还让丫鬟在廖姝怡的房间搜出了一张锦帕,锦帕上秀了一幅图,那是一男一女私会的场景。

    仔细看的话,那一男一女正是廖姝怡和那名已经被处长的侍卫。

    有了这个“证据”,廖姝怡的名声算是彻底保不住了。

    原本廖姝怡是会被处死的,身为皇子侧妃,却与侍卫私通,有辱皇家颜面。

    可是二皇子却念在她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免去了他的死刑,只是把她幽静在院子里,永世不得踏出院子半步。

    廖姝怡得到这个消息时,情绪并没有多大变化,仿佛早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

    她也没有再为自己辩解,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如何辩解,面临的结果还是一样。

    只是她的心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冷了,没有二皇子,也没有廖侧妃。

    院子里的丫鬟也被慕安阳撤走了,只给她留了一名贴身丫鬟。

    院子里空荡荡的,虽然没到秋,却显得格外的萧条,杂草丛生。

    这日廖姝怡正在院子里除草,她的贴身丫鬟见状便连忙道:“侧妃,让奴婢来吧。”

    廖姝怡从前是大家闺秀,后来成亲之后也有丫鬟在侧,从来没有干过这些粗活。

    可是这次她却拒绝了:“无妨,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完便继续干手上的活。

    与此同时,一抹绚丽的身影出现在廖姝怡的眼前。

    廖姝怡缓缓抬起头,便见到来人正是慕安阳。

    她正扬扬自得的看着廖淑仪,语气里充满了嘲讽:“哟,这不是廖侧妃吗,本皇子妃还以为认错人了呢,廖侧妃,你怎么干起下饶活来了?”

    廖姝怡虽然被软禁,但是名分却依旧还在。

    听到慕安阳的话,她并没有回应,只是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向她行了一礼:“见过二皇子妃。”

    慕安阳今日就是来奚落她的,所以见到她对自己行礼,她并没有让她起身。

    而是在院子里四周看了看,边看边道:“这好好的院子,如今竟然成了这般景象,也真是难为廖侧妃了。”

    廖姝怡依旧保持着行礼的那个姿势,时间久了,腿也有些站不稳了,腿一直在瑟瑟发抖,她却死死的咬紧牙关,坚持不让自己倒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廖淑仪的脸红的通透,而额头上也开始冒汗珠了。

    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就在快要倒下的前一刻,慕安阳却忽然转身,一脸诧异的模样:“呀,廖侧妃,你怎么还没起身呢,快赶紧起来。”

    而后又佯装对她带来的丫鬟怒斥到:“你们一个个也真是的,见到廖侧妃行着礼,也不提醒一下本皇子妃,看本皇子妃回去后不好好的惩罚你们。”

    被他怒斥的丫鬟一个个低下了头。

    廖姝怡见状,却道:“二皇子妃请勿迁怒于她们,向二皇子妃行礼乃是妾身的本分。”

    “既然廖侧妃替你们求情,那本皇子妃也就不追究了,还不赶紧向廖侧妃道谢。”

    等慕安阳的话刚完,那几名丫鬟连忙向廖姝怡道谢:“多谢廖侧妃。”

    廖姝怡知道慕安阳只是给她听的,并不会真的惩罚她们。

    所以对于她们的道谢,廖姝怡并没有接受:“不必谢了,本就不关你们的事儿。”

    完又开向慕安阳:“二皇子妃妾身的院子太乱了,难免会污了您的眼,您还是请回吧。”

    这是对慕安阳下了逐客令,她知道慕安阳来的目的,她不想女安阳留在这里,也不想继续与她虚与委蛇。

    慕安阳听后却是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一脸笑盈盈的看着廖姝怡:“廖侧妃,你知道二皇子见到你私通的那些证据之后是什么表情吗?”

    完不等廖姝怡回答,便自己笑得花枝乱颤:“哈哈,你是没看见,二皇子那整张脸都黑了。”

    慕安阳的这话是气廖姝怡的,她知道廖姝怡喜欢二皇子,所以故意用这个来激她。

    而廖姝怡也确实心中一痛,虽然他对二皇子死心了,但毕竟是曾经爱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