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巴山剑侠传 > 第十六章
    十六

    且说两人一起将那“休妻书”刻于城墙上,自然是悄悄干的,以两人的武功,做这些事情一点儿都不在话下。

    罗白支一路大呼小叫,此时李群山想打听曾猛消息,便与罗白支分了开,罗白支看到李群山有美人相伴,大呼小叫:“不打扰师兄的好事、不打扰师兄的好事……”跳入夜色之中,夜蹿巴山派去了。

    在巴山派众人中,罗白支的轻功无人可出其右,罗白支最爱之事,便是在旷野之中飞上一整天,江湖人称罗白支“天上剑客”便是因为罗白支总是脚不沾地。

    李群山与罗白支分了开,李群山自是脸厚,胡诗灵却是脸红,罗白支大呼小叫,说起来半点不留口,自然让胡诗灵脸红,其实到今为至两人至今仍然是守之以礼,没有逾距一步。

    两人找到一家痁面,各自安歇,待到半夜,李群山等到胡诗灵睡下后,穿上夜行衣,开窗而去,正要去问一问曾猛一些事情,罗白支已然告诉他曾猛被下作火头军,自然在军营中还可以见到曾猛。

    李群山一路飞檐走壁,此时李群山的轻功大有进步,脚不沾地,踏着月色,此时夜已深沉,寒月挂于高空,街上店面也多关门,李群山认准了路径,不多时,便到了行辕。

    李群山曾在这行辕中数月,自然认得一些人,只是数许久不见,这营中早已换了不少新人,以前认得的曾猛、江峰一个都不见,以前常见的兵士也没有看见,显然是王思远上任,新调来来了亲信护卫。

    李群山飞过了哨位,一路小心,行辕中到处是到处走动的军卫,今日王思远取到了几大车白银,正是大功一件,正要即日上缴,可作讨皇帝欢心之事,是以营中军卫比平时多了许多。

    李群山看到行辕中的一两两马车,白银的毫光从马车里露出来,那白光在火把下份外雪白,两边是大队兵士,李群山目力过人,不用走近,也可以看得清楚。

    李群山心中奇道:“这些白银,数目对不上,当初从红石寺银坑开的银两提纯之后,也得有三百多万两,绝不止这么一点,这应当是吴柄章将船引截留下来,为党争准备的。”

    正不解时,一条人影,亦是身穿夜行衣,悄然出现在屋上,李群山武功高强,一眼便见到了,还道此人是谁,正是区寒白,常出现于吴柄章身边的幕僚,李群山多次见到此人。

    李群山不知这区寒白是个什么打算,也不去打扰区寒白,只见区寒白看了一阵之后,轻起了身子,正打算往回去,不地李群山的眼光来看,这区寒白的武功身法实在不入流,跳动间风声大起,一看便知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的人。

    突然间,火把大亮,一人出现,长声笑道:“来的人,留下来罢。”数十卫士突然一齐跃上了屋顶,将区寒白围了起来。

    李群山大惊,因为这些会轻功的卫士,站在人群中,怎么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这些人个个都是生面孔,这时一施展轻功,李群山顿时发现,这群人武功绝不低,而且绝不像一般的兵士一般,李群山的南衙兵士中混了几个月,早已知道这群亲卫的水平,多是功臣子弟,贵族子弟,其中确实有不少好手,但是刚才一下子,绝不是同一水平。这群人倒像是自己的老对手,魔教金衣使者。

    两边不多话,区寒白武功也算是不错,可是和这些卫士比起来,一个两个还可以应付。十多个便是不行了。一群人一哄而上,将区寒白围住。区寒白手忙脚乱,眼看就要被擒拿。

    这时一卫士上前,区寒白的兵器是一柄短剑,众卫士想将区寒白拿出,不想伤了区寒白的性命,才容区寒白在这群人合力之下,走了这么多招。这卫士一上前便将区寒白的短剑一把拿住,又将剑双手一扯,将剑拉成两半,发出“砰”的声音,这名卫士的手劲着实惊人,看样子也是一名好手,武功远在曾猛之上。

    李群山一惊:“开膛手杜洛华”他们真是魔教的人。

    向断石曾与众弟子说起江湖中用“撕劲”的高手,其中入了魔教的便是开膛手杜洛华,此人生平本无恶事,只是在家之时,恶了官府,逃了税,才杀官而入魔教,此人的撕劲独出一格,不同于少林的龙抓手一类,此人的力道上带有旋转的力道,江湖上就此一家,别无分号。

    李群山心道:“且不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从魔教手中将人救出来说。”当下长身而起,李群山早知那屋顶一处藏人不安全,却是隐于行辕中的大旗的顶端,距地有十丈之高,又是夜色之中,正是藏身的好地方,比区寒白隐身在兵丁房舍的屋项不知高时多少倍。

    李群山人没到,剑先到,一卫士将火把举起,正挡在李群山之前,李群山一剑即出,那火把从中分开,竟然没有熄。剑气卷起地上灰土,说是飞沙起石也不为过。当前一人,正是谭正坤,大叫道:“是李群山,快快将这斯拿下。”.

    李群山笑道:“你有多少斤两,也敢说拿我。”长剑挥出,剑光霍霍,在谭正坤身边穿过,人不停留,已杀向了区寒白那边儿。

    谭正坤大叫一声,身上的铁甲四分五裂,向周围飞开了去,全身上下只剩一短裤头,这还是李群山不想杀人,此时李群山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李群山知谭正坤是魔教的人,只怕此时早已身首异处了。

    区寒白大叫道:“大侠快快救吾,他们都是魔教妖人,都是混入了朝中的奸细,大侠万万不可以放过,快快将他们都杀了。”

    李群山闪动身形,剑光如同星光一般在众卫士间闪动,笑道:“区先生还是官气不改,当吾还是先生手下的小兵么?任先生使唤之人。”原来早先在军营中时,区寒白一向看不起“武夫”而李群山正是区寒白所谓武夫,两人早有不和,只是没有撕破脸面来说而已。

    此时区寒白身处险境,吴柄章一心要借这位魔教克星之手来重归于朝堂,一心以利用之,而李群山怎么会不知道:“此时说话再也不留情面。”

    区寒白大叫道:“果然是不懂道理做武夫之徒,汝不明忠奸善恶么?你不助忠良,简直是不忠不义之徒。”

    李群山本不是量窄之人,听到此语,笑到气短,笑道:“人说一张利口读书人,正是如此。如今,吾本欲救你,只是你这张嘴让人不舒服,吾若是救了你,不成了糊涂蛋了,吾去也。”

    区寒白大惊,若是落到了谭正坤一干人手中,烤打之下,自已的身份一露,朝庭一定会用“结交匪类”除去自己的功名身份,区寒白一直自以为可以济世安民,科考不中,投入吴柄章手下,这次吴柄章虽然落难,但是吴柄章这种人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以再起。自已在吴柄章医落难之时仍然不弃,日后吴柄章复起,定然可以重用,如今讽了一两句,只是自己习性不改,但是要他开口向“武夫服软”那是万万不能的。

    李群山笑声中已经然去了,竟然是不打算救人了。

    谭正坤重新披上衣甲,见到区寒白惊恐的嘴脸,心中没在来由怒火上来,恨恨道:“把这个什么东西快快拿下来,打不过那李群山,还拿不下这个小子么。”

    说话间,区寒白已是手忙脚乱,见到众兵士步步逼上,后来还有兵士取来箭要射,心中一恨:“韩信还有跨下之辱,如今,当保住命先。”

    区寒白往地上一匍,大叫道:“不要放箭,吾投降了,放过吾罢,吾要投降。”

    谭正坤上前,将绑起来的区寒白狠踢一脚,提起脚来,往区寒白脸上狠狠踢下。道:“什么玩意,也敢玩爷,等会儿让你试一试十大酷刑,把这个小子提过去。”

    一兵士将一头巾拿到谭正坤面前,道:“大人,小的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穿夜行衣还戴上书生头帽的人。”

    谭正坤冷笑道:“上报朝庭,查明身份,除去功名。”

    区寒白大叫一声:“不要,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李群山并没有真正离开,此时人群中,一兵士身穿号衣,混于兵士群中,正是李群山是也。李群山嘴上说离开,却只是隐身于兵士之中,刚刚杜洛华一出手,李群山立时心生怀疑,只是不好确定。

    众兵士将区寒白提起,这大营之中也没有什么水牢之所,只是先了一间空帐,几个卫士看住,李群山此时只是一小兵,手执长枪,也是立于外围,这大营李群山极是熟悉,混进来半点也不难。

    不时帐营之中惨声大起。区寒白嚎叫不已,不多时谭正坤走了出来,面带得色,对手下道:“速发兵于李记老合渣店,将吴柄章这魔教妖人拿下,不论死活。”

    众兵士齐声应诺,一时间,人马齐嘶,向营外开去。

    李群山亦是在人群之中,心道:“这个样子,吴柄章不像是魔教的人,但若是这王思远是魔教之人,断不会将这白银拿出来讨好朝庭,魔教起事,第一件事,就是要钱,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那群卫士武功出众,又有杜洛华于其间,定然是魔教的使者。还要看上一看。”

    李群山随着大队兵士,跟着出发,眼着到了一间叫“李记老合渣”的店面前,那带队的谭正坤命人四面包围,一声令下,兵士们开始攻打。

    众兵士早将那那合渣店围上,十几个兵士合抱上一根大木,向大门狠狠撞去,轰然声中,大门已然洞开。

    两边早已准备好刀斧手,一涌而上,涌入门中。

    不多时,店内动上了手,里面有十多个人,与兵士们拼杀起来。一时间,兵器相碰之声响起。不时有人倒下。

    李群山亦涌入店内,这些人也有武功高强之人,带头几个甚至不下于魔教的金衣使者。难道这群人是救吴柄章的魔教人手么,李群山不解。

    正不解间,一家丁打扮,手执大刀之人向李群山这边杀到。两个小兵挡不住,被那家伙砍断了手,倒于地上大叫起来。

    李群山冷笑一声,反身一脚,这个刚杀了十几人兵士的杀手便向后飞去,打翻了几张桌子,一群人一涌而上,将将那大汉拿住。

    不多时,店中倒了一地死尸,谭正坤缓步而入,大声道:“众魔教妖人都已拿下,可曾拿到吴柄章。”却是无人应答,李群山低下头,假装在地上搜索,谭正坤也没有发现李群山。

    李群山心中暗道:“难道吴柄章真是魔教妖人不成。”然后看被杀的人中间,也没有吴柄章,想必是吴柄章早已离开,吴柄章若不是魔教的人,定然有其他人将他接走。

    此时天已蒙蒙亮,大队兵士一出门,李群山立时扔掉身上的衣甲,返身回去找胡诗灵。

    巴山之上,罗白支手抓一大野猪脚,那野猪脚烤得通红,罗白支正大口啃之,口中道:“天上地下,巴山烤肉,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解雨师姐,你可万万不要嫁人,你若嫁了人,便不能为我们师兄弟们做这烤肉了。”

    原来解雨早为罗白支留了一份,罗白支两嘴油汪汪,道:“师姐,你猜我在山下见到了谁,我见到了大师兄,大师兄……”

    解雨正在一边,听到说到李群山,便道:“你想说什么便说罢,今日只为你留了这么多了。”

    罗白支叹道:“大师兄命苦啊,胡师妹以前是大贵之家出来的人,从来没有吃过苦,大师兄是个苦出身,我睢胡诗妹是嫌弃大师兄了,只是没有说而已,我苦命的大师兄如今怎么办啊,我们坐着一起吃饭,胡师妹连那饭菜看都不看一眼。”这倒也是实话,胡诗灵一日只吃半碗饭,秀气无比,罗白支却发生了误解,以罗白支的感想,人都应当吃五大碗。

    解雨喃喃道:“我就知道,他是个自尊极强的人,如何受得了。”

    罗白支但求天下大乱,张口乱说,也不知自己给解雨带来了多大的烦乱,只是知道,若是自己不和解雨说一说李群山,那么多半自己是没有口福的。只顾自己吃胀了,跳回自己的房子,倒头睡了,却不知解雨一夜难以入睡。

    在两湖的钦差行辕之中,王恩远用手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笑道:“这两湖之地,好吃的莫过于这香烤腊肉,其香醇久,其味爽口,不知是那一家的土司上贡而来啊?

    一边的书记官道:“正是安氏土司上贡来。这肉用八角、茴香、数十种香料,以出生一月的小猪为料,烘烤数月,正是本地特产。”

    王思远肥手一挥,道:“且告诉那安什么土司,以后每年为本官送上两千头这样的香猪。”

    书记官迟疑道:“大人,两千头,只怕……”

    王思远作怒道:“又不是本官一人独食,朝堂诸公,甚至是皇上,都要尝一尝这个味道,若是皇上吃了高兴,说不定将其列为贡品,此乃这群土人三生之幸,你只管对那什么土司去说便是。”

    书记官不敢多言,拱手下去了,王思远转回自己的大椅上,将肥胖的身子倚在椅子中,对身后一人道:“要你做的事情,你且做得如何呢?”

    那人正是开膛手杜洛华,杜洛华躬身道:“大人放心,大人吩咐,今已完全照办。”

    王思远挥手让杜洛华下去。对门口侍卫一边的卫士道:“今夜将一十八家的土司都请过来,本官要宴请诸位土司,放出风声,敢不到者,视为对朝庭不忠。”

    李群山与胡诗灵两人行于大街之上,两人相伴而行,此时胡诗灵还是盘着姑娘的发式,李群山不能在街上拉胡诗灵。只是两人神态亲密,旁边的人一眼便知这两人是情侣,都从两人身边走过。

    街上人来人往,这大周朝还算开放,加之此地又是土苗杂居之地,来往人中,带刀拿剑之人不时穿过,人们亦不以为怪。

    街前似是有喝骂之声传来。李群山与胡诗灵两人上前,一群南衙兵士服色的军卫正在对地上几个苗民拳打脚踢。地上还有土货洒了一地。是一些肉食类干货。

    一老人上前对那卫士道:“军爷若是想拿些干货,只管拿便是,如此打下去,这些苗民便要死了,这些苗民家中都有妻儿老小,军爷万万手下留情些。”

    那卫士一伸手,将那老者的胡子抓住,向前一拖,那老者站立不住,向前仆了几步,倒于地上,只是胡子还在那军士手中,围观众人发出:“哎呀”的声音。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卫士突然打这劝架的老人。

    那卫士提前脚,一脚踏在那老人头上,这一脚没有将那老者踏死,却不让老者动弹,随后那卫士大声对围观众人道:“本人皇帝亲卫,南衙备身许正德,这两人不识得大体,见官不跪,自是应该受些罚。”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道:“这两日,你们这些从神都来的官兵骄横之极,这两天你们惹了多少事,不要以为我们老百姓是好欺负的。”

    那卫士身手了得,一边地上有一磨盘,那卫士一脚踢在那魔盘之上,那磨盘飞将起来,飞向发声的人群之中,此时群声大哗。眼看又是要多人死伤。

    那磨盘带着风声,从天而降,声势惊人。正要落在地上,突然在人群中升出一只手。将那磨盘接住了。那磨盘去时如雷霆,落时却如同落叶一般,轻轻落下。不带丝毫烟火。

    一穿灰白的汉子从人群中走出,那大魔盘如同一松果般在他的指间转来转去。正是李群山。

    李群山看着指间的磨盘道:“一脚踏江河,万里不留行,不知白莲教的金衣使者袁应标何时加入了皇帝的亲军之中,难怪这两年再也没有见到袁大神腿。”

    那姓袁的卫士身边的同伴叫道:“李群山。”

    李群山道:“正是在下。正要给诸位送终。”

    一卫士大叫道:“吾等是皇帝亲军,你敢杀皇帝亲卫,胆敢与天下做对不成。”

    李群山笑道:“不敢,但是杀几个魔教妖人。还是有这个胆子的。”

    原来李群山怎么也想不通最近一系列事情的关联,看到几个卫士在街上胡作非为,顿时确定了其中一人正是魔教的金衣使者。心道自己怎么这么蠢,将这一群人擒拿下了,加以逼问,自然可以知道事情的原因。

    那袁应标大叫道:“来人啊,杀官造反了啊。”

    人群一哄而散,这正是一个大罪,无人敢应当。就连地上老人和几人苗人都搀扶着到了一边去了。

    李群山身后只有胡诗灵一人站着,胡诗灵手中拿着李群山长剑。将剑递给李群山。

    那袁应标大叫道:“吾不信你有他们说的那么历害。正要将你拿下,将你下狱,将你身后的小娘子卖入青楼教坊之中。兄弟们,一起上啊。”

    一群人抽刀,向李群山围过来。

    李群山大笑道:“此土鸡瓦狗之辈,插标卖首之徒,众则群起而攻,寡刚掉头而逃。实不足惧也。”

    剑光从大街上腾起,当前一人,使一大斧,他的大斧还没有举起来。李群山东的已将剑插入他的喉咙之中,李群山道:“不知道打架看手快么?”后面两人好像是河间一对大盗,姓丁什么的,李群山也不敢确定,这两人长于暗青子,飞来的似是石灰一类东西。李群山猛吸一口气,然后猛然向前一吹,那石灰一样的暗器就倒着飞回去,将几个人吹到了房子顶上。

    袁应标大叫一声:“风紧,扯呼……已然带头往远处跑了。其他的卫士也一哄而散。口中犹自大叫:“李群山那狂徒来啦,李群山那狂徒果然名不虚传。”

    李群山笑道:“你们即便是穿上一身官皮,还是那幅老样子,江湖气息不变。”当下对胡诗灵道:“你到一边等着,我去把这个号称要把你卖进青楼的老小子抓来。此时胡诗灵的武功得李群山指点,一般人众,已然是不用担心。

    袁应标在楼上狂奔不已,此人本以轻功为长,李群山武功,虽然不说超凡入圣了,但早已不是魔教的金衣使者可以想像的。虽然袁应标号称万里不留行,但亦不能和“性风真空”境界的李群山相比。

    李群山似是一落叶般,在自已后面起起伏伏,不带丝毫声音,每一次都距自己近了一些,袁应标大急,突然将身往地上一躺,以手作脚,四肢着地,似一马般,向前狂奔,这正是袁应标吃饭的本事。

    果然,快了不少,袁应标看到李群山距自己远了不少,向后狂笑道:“李群山,你放过我罢,你两条腿怎么能跑过我四条腿。哈哈……”

    李群山差点儿笑得从天上掉下去。闻言道:“吾一向喜欢骑四条腿的牲口,你且看。说完拨身而起,身影没入日色中,全然不见了踪影。

    袁应标将头扭过来,双手双脚还在地上,正在惊奇之间,李群山从天而降。

    一柄剑正横在袁应标的下巴前。

    袁应标大叫道:“饶我性命,我什么都告诉你。”

    李群山和胡诗灵两人在一处阴凉之处。袁应标正在两人面前,只是袁应标还是如同一匹马般,四肢都落于地上,屁股拱起老高。

    胡诗灵道:“师兄,为什么这个人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他不肯站起来么?”

    李群山道:“这是一门轻功功法,气脉变易,不到一定的时间,他是变不回来的。”

    袁应标连连点头道:“姑奶奶在上,小的从小炼这门轻功,虽然可以跑得快,但是每次不到一定的时间,是不可以解除的。”

    李群山道:“你且告诉我,你是如何成了南衙兵士的,我知道南衙兵士都是亲贵子弟,只是很少一部分是从边关的悍勇之士中选出来的。你是怎么入南衙兵士的。

    袁应标满脸谄笑道:“小的若是说了,可以活么。”

    胡诗灵亦道:“师兄,你放过他吧,你看他这个样子。”

    李群山道:“吾知你在入了魔教后也没有干什么恶事,你是因为盗了官马才入狱的罢,那不算是什么恶事。你说了,便放过你。”

    袁应标大喜道:“正是正是,小的正是想和那上贡皇帝的千里马比一比看谁跑得快,才落入大牢之中,后来圣教起事,打破大牢,才得出来,没有法子才入了圣教。”

    李群山道:“且说你是怎么成了南衙兵士的?”

    袁应标道:“小的自从入了圣教,圣教的诸位长老常将送信传音一类事交给我办,一些重要的,不能由信鸽来传的信件,都是小的来送的。半年前,小的听讲经法王调动,听说我教一位长老在朝中要人手,将小的由天山总舵调了过去,到了才知道,是谭正坤长老要一个长于送信报信的人,于是在谭长老手下听令。”

    李群山道:“那王思远是你们教中的长老么?”

    袁应标道:“小的们只是听谭长老的调动,不曾见到那个王大人,不过那王大人很是信任谭长老。”

    李群山又道:“你有多少同伴在这两湖地区?”

    袁应标道:“我们都归于谭长老调动,大约有五十多人,另处听说屈振华长老也带了一部分人手,不知要干什么?

    李群山问了几句,知道这袁应标只是魔教一个送信之使者,并不是决定层的人,问亦问不出什么,那袁应标见到李群山脸色,心知不妙,担心被李群山所杀,在魔教教徒口中,李群山杀人不眨眼,是大魔头,当下屁股往下一蹲,大嚎起来,狂叫道:“天啊,官府逼得活不下去,入了魔教,只是为了一口饭吃,却不知今日命丧于此。”又见胡诗灵心软,猛得往胡诗灵的脚下扑去,跪地大嚎。

    胡诗灵拉了拉李群山的衣角,李群山笑道:“好好,谁要杀你了,不过你不得再为魔教做事。”说完,一脚踢出,正中袁应标的下半身,袁应标大叫一声,倒地不起,面露痛色。

    李群山道:“我一脚踢在你会阴上,劲力不会发作,这两湖之内,只有我师向断石可运内力化去劲力,你且上巴山,向吾师说明,从此悔过自新。”

    袁应标自知性命得保,仍作马状,以手撑地,双脚后伸,向远处狂奔而去。正是去巴山派的路。

    李群山对胡诗灵道:“诗儿,对不起,我要去军营中看一看,只怕会有大乱。”胡诗灵只是点一点头,也没有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