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风吹流云散 > 第067章 纳厝部落(2)
    说是进宫还真是一点也不夸张,这利如城建比利亚城逊色一些,这纳厝部落的王宫却显然比纳沁部落的要恢宏许多。

    无论是宫殿的高度还是宽度,都比祁彦的宫殿富余一些,雕梁画栋也十分的精致,没错,算得起精致二字。只是这大殿内的颜色,出奇的竟然蒙了一层淡紫色。

    这是一国的宫殿,明明该威武严肃一些才好,而事实证明,这宫殿的恢宏也正是为此,但却被这温柔的紫色给破坏了,我心想着:“这乌荪首领的癖好,还挺特别。”

    我跟着使者左余生、将军车行向前走去,十分好奇的打量着,心中正盘算着如何和乌荪交流,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位便是大周的千金公主,祁彦的皇后?”

    我转过身来,看到一身紫衣的女子。女子衣着华丽贵气,一双凤眼藏着几分凌厉,皮肤看着白皙但明显是施了粉,那红艳艳的嘴唇,多少有点风尘气。

    一旁的将军车行和使臣左余生见到这个女子出现,立即上前行礼道:“拜见长公主殿下。”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人竟是乌荪的姑姑,当年要和祁展婚配的那个,乌娅公主。

    算下来这乌荪倒是挺会安排,找了这么一个长辈来见我,反倒让我更加为难,该如何行礼了。我见长公主没有行礼的意思,自己便也没有草率行动,直接用话语接了问话。

    “难得见到长公主殿下,本宫倒是很惊喜呢。”

    见我如此说,乌娅愣了一下,但很快又笑着相迎道:“打周公主不远千里来我们新月,又是第一次来到利如城,本宫自然是要出来相迎一下的,不然,岂不失了礼仪。”

    我点头笑笑,算是认可她的回应,只是心里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自称“本宫”,即便辈分在上,但论地位,她还是差一截呢。

    “本宫这次来纳厝部落,是封了皇帝陛下的旨意,给乌荪首领送一些贺礼的。”我保持着微笑,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不知道乌荪首领现在何处?”

    “他呀,有了儿子,便整日在后面和孩子玩耍了,贺礼这东西倒也不急着收,公主初来利如城,今晚,我们是要设宴款待的。”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乌娅说话阴阳怪气的,总之,听了很不舒服。

    “左余生,先引公主殿下还有利亚城的来客下午休息片刻。”乌娅公主转过头,笑着对我建议:“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宴会上再聊?”

    我点点头,应道:“好。”

    长公主乌娅示意了一下,左余生立即迎了上来。

    “公主殿下这边请。”

    我笑着点点头,带着杜若、翠芸,还有侍卫纪李一同顺着左余生的指引,来到了王宫的后院。

    “这里是议事厅,前面是议政厅,在往前便是大王与王后的居所。”左余生一边走着,一边不住的介绍着。“这里便是异客房。”

    “异客房?”我抬头看着屋檐下的牌匾,问道:“可是藉由独在异乡为异客之意?”

    “公主聪慧,正是籍由此处。这里是利如城以外的各地贵客居住的地方。”左余生上前推开了一扇门,然后笑着介绍道:“这是其中最好的房间了,业已打扫整洁,公主殿下可以放心小住的。”

    “好的,有劳了。”

    我点点头,迈步踏进这个屋子,发现屋子果然很是整洁,只是比起我的景泰宫,终极还是逊色了一些。即便是对比云意别院的屋子,也差那么一丢丢。

    “公主殿下歇息,微臣下去安排晚宴事宜,届时会有人过来引领公主殿下参加宴会的。”

    我点点头,算是同意左余生退下去。

    左余生退出去屋子之后,我示意杜若和翠芸将门关上。见屋子里只有我们几个人,我这才算放松下来。

    “纪李,你去看看咱们的将士们,是否已经得到妥善安置。”我补充道:“尤其是吃的住的,如果没有,就拿些银两,带他们去城里找个客栈住下歇息,吃点东西。”我示意了一下杜若,杜若从腰间去下银袋子,递给纪李。

    “不用给本宫省着,护送本宫的将士,可是不能薄待了。”

    “是,末将这就去办。”纪李虽然年纪不大,但办事却极其稳妥的,这也是祁彦一直将其放在身边的缘故。

    “纪李,你别忘了自己也要吃些东西。若是纳厝部落的人询问,你就说是本宫安排的,要你们出去找些美食。”

    “好的娘娘,放心,我们不会让自己吃亏的。”纪李行了一礼,见我没有什么可安排的,便退出了屋子。

    翠芸将屋门关好,见有两个把门的小侍卫,不禁凑过来低声道:“娘娘,咱们好像被软禁似的。”

    我冷冷一笑:“看来他们的架子还真是不小呢,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乌荪。”

    “或许这个纳厝部落的首领说话不大有权威,也说不定呢。”杜若端来一杯清茶,用银簪子试了一下,然后重新倒了一杯给我。

    我接过茶水,好奇问道:“怎么,你有什么发现不成,说来听听。”

    “杜若只是觉得,这么大的宫殿,那么多紫色,而长公主身上也很多紫色,感觉好像这宫殿是在迎合她口味。”

    我笑着点点头,“看来我们的杜若长大了,知道从细节发现问题根本了。”我赞赏着杜若的发现,而后补充道:“其实你还会发现,那个右卫将军车行,还有左余生对于长公主出现在大殿的反应很是自然,没有任何惊讶的感觉,似乎长公主出现在大殿之上,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难道说,这纳厝部落是长公主在……”

    我点点头,“总之这个长公主乌娅不大简单,如果真如我们猜测的,那么之前的事情,似乎就有了更合理的解释了。”

    我和杜若正说着话,这时门外来了一个宫女。在外面和守卫说了几句什么,便在门外求见道:“公主殿下,王后想要见您,不知公主殿下可否……”

    未等她说完,侍卫便呵斥道:“公主休息之处,岂容你等喧哗,还不速速退下!”

    我听到是王后的人,便急忙高声询问道:“何人在外喧哗!?”我示意了一下翠芸,翠芸急忙打开屋门。

    侍卫没想到我会把门打开,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向我行礼道:“是个不懂事的宫女,末将这就把她撵走,你还不赶紧离开!”

    那个宫女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两只手紧攥着,冲着我喊道:“公主殿下,王后想要见你,望你……”

    “大胆,还在这里放肆,难道你就不怕长公主治你的罪!?”侍卫恐吓着宫女,吓得宫女打了一个激灵。

    我急忙走上前,“王后要见本宫,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何况本宫也想见见王后和小王子呢。”我走到宫女面前,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玲珑,见过大周公主殿下,皇后娘娘。”玲珑最后一个称谓,念的一字一句,无比清晰。我心下顿时明白,这是在想我求助的一个信号。

    “好吧,玲珑,就有劳你带路,带本宫去看望一下王后。”

    玲珑顿时松了一口气,而一旁的侍卫突然出来阻拦道:“公主殿下,长公主吩咐过,为了保障公主殿下安危,晚宴开始前,殿下还是不要随意走动的好。”

    “好笑,本宫是去看望王后,难道也算随意走动吗?难道这玲珑不是王后身边的侍女吗?”

    那侍卫眼珠一转,咬牙道:“这个宫女末见过,殿下提醒的对,她很有可能是冒充的,末将这就……”

    说着话,侍卫抽出钢刀,冲着玲珑就刺了过去,好在翠芸眼疾手快,一脚将侍卫踢到一边。

    “大胆,竟然敢在公主面前行凶。”翠芸指责侍卫,那侍卫没想到自己会被翠芸这样的小丫头踹倒,竟然露出狰狞模样,挥刀又冲了上来。

    翠芸也不惊慌,一把把玲珑拉到屋子里,一转身,一脚点中了侍卫的心口窝。一旁的另一个侍卫也冲了上来,翠芸弯腰准备用扫堂腿,那侍卫轻巧的跳了起来,哪知翠芸不过一个假动作而已,腾地一个飞脚,一下子将侍卫踢到一边。

    两个侍卫不服气,又挥刀冲了上来,我急忙挡在两人面前。

    “大胆,看来你们还真是不懂礼数,竟然当着本宫的面,对本宫的人动手!怎么,当本宫身后的纳沁部落是吃素的,大周兵马是吃素的不成!”

    两个侍卫见我挡在面前,顿时不敢造次,两人对了一下眼色,慌忙行礼求饶道:“末将也是为了公主殿下安全着想,还请公主殿下体谅。”

    “这个宫女实在嫌疑很大,还请公主殿下将其交由我们细细盘问的好。”

    闻听此言,宫女玲珑不禁躲到翠芸身后,冲着两个侍卫反驳道:“胡说,我是王后身边的宫女,在这宫里有五年整了,怎么会有嫌疑。”

    “听到没有,如果你们真有顾虑,倒不如跟着一同去王后的宫里看看?”我笑着建议道,而后完全不顾及两个人,迈步跨出了屋子。“左右一会儿要用晚宴,不如你们快去通知长公主,本宫去看望王后去了,晚宴我会和王后一同参加的。”

    “王后娘娘应该参加不了的。”侍卫又拦了过来,“还请公主殿下在此处等候。”

    “放肆,你什么品级,敢在此当着新月国皇后娘娘的去路!”莫斯带着几个护卫从外面走进来,见侍卫在此为难我,不禁上前理论。“真当我们纳沁部落没人了是吧。”

    莫斯挥挥手,身后的几个护卫,顿时将两个侍卫卸了刀。

    “敢在宫中带刀,你们是要对我们的皇后娘娘下杀手不成!”

    我在一旁看着莫斯发火,心里虽然感激,但却又觉得有些好笑。

    “娘娘,莫斯已经带人把礼品交接好了,没想到回来竟然看到这么一幕,是慕斯疏忽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好在你来的及时。”

    “这两个人怎么处理?”莫斯望着两个老实了的侍卫,“要不要绑了?”

    我摆摆手,“他们是守护这个房间的,那就请他们在这屋子里等候一下吧。”我指着几个一路同行而来的护卫,吩咐道:“你们在这里替着看护一下,别让他们随便乱走,起码本宫回来之前,不能乱走,明白了吗?”

    “明白,娘娘!”

    几个护卫将两个侍卫推到屋子里,而后屋里屋外都派了人把手着。

    “莫斯,你给我一同去看看纳厝部落的王后吧。”

    “是,娘娘。”

    我转过身,示意了一下,“玲珑,还不快快带路?!”

    宫女玲珑此刻才反应过来,上前行了一礼,而后欢喜道:“公主殿下,这边请!”

    我顺着宫女玲珑的指引,穿廊过园的,终于来到了王后的居所。只是奇怪的事,玲珑没有正大光明的介绍,而是躲在一个转角,掩映在树丛之后,指着前方,小声的提醒道:“殿下,这里便是王后的居所。”

    我定睛观瞧眼前的景象,不禁心中全是疑惑。眼前的宫殿完全没有景泰宫的气派,连适才的客房都不如。但奇怪的事,四周竟然有许多的侍卫守护着。

    “这里是王后的居所?!”我疑惑道:“怎么像是被软禁的冷宫一般?”

    说到此处,一旁的宫女玲珑突然朝我下跪道:“公主殿下,皇后娘娘,求你救救我们王后吧,她真的不是妖孽,不会克死小王子的。”

    我不禁一愣,急忙示意杜若将其搀扶起来。

    “到底怎么一回事儿,王后不是刚刚产下小王子,怎么会克死自己的孩子?”

    宫女玲珑略带哭腔的解释道:“这都是长公主说的,长公主掌管着纳厝部落的祭祀之事,王后产下小王子的时候,长公主夜观星象,说王后与小王子命格相冲,若想小王子活命,那么王后就必须终生不得走出这间屋子。”

    “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