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穿越小说 > 遇故牵 > 一卷第1幕《寻得父亲》 第16章:为自己而战(3)
    弟弟珏儿,慢慢悠悠的进入了永年都城,此时夜晚的城中已一片祥和,安静乘风而行,只剩弟弟的披风被封吹起的声音,忽扇忽扇的。

    他蒙着面,骑着自己的坐骑,在荒无人烟的大街上穿行,一直盯着自己的身旁。

    19号的这一天已经快要过去了,伴随着星夜和太阴幽荧的光,慢慢的消散而去。他的影子到像是一个好人侠客的感觉,但真人……算了吧。(太阴幽荧指月亮)

    还没过子时三刻,他就来到了他曾经的家,管府弃宅。

    推开大门,看到的也是那么熟悉,令人起回忆的场景。

    右手边是五间房,左手边是各种地方,正前方是一个庞大的院子,整体的院子,还有三个花坛,不过都已凋谢。

    先是站在原地不动,而后开始径直的走着,眼睛看过第一间屋子、第二间、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苦笑了出来,随后走到第三间房里。

    果然,一个令人值得回忆的地方、充满开心过、幸福过的地方,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分心。

    就在他来到院子中间,看着打斗痕迹,脑子里不自觉的回忆起了当年的一点一滴。分心的是,从屋子里冲出来了十多位昨天和亲卫队战斗的杀手。

    一位肩膀披白色的布,身穿简陋的衣着,但腰间瞬间拔出的剑倒是很精品,蒙着面,长发没有修正,眼睛中型大小,看起来非常有神的杀手冲上前指着弟弟的脖子。

    “汝等何人?擅闯此地!”。

    弟弟的眼神伴随着他的黑色轻薄面纱,散发出邪气,嘴角无奈的撅了起来,整个人都已经处于一种生气的状态。

    而这个人透过弟弟的轻薄面纱,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于是语气更加狠的说:“哈?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服吗?快说你是谁。否则休怪我无情。”。

    这个人的剑正在自己的要害处,只要一个轻举妄动,就能要了自己的命,但弟弟身为盟主,毕竟是盟主。

    他迅速的用左手掐住了剑刃,身体在弯腰一转身,之间转回来时,对方的剑断了,一记直面夺白刃,将剑镇成了三段,弟弟和那个人手里一段,地上还有一段。

    又顺势拿出了胸前的盟主钰刺令牌,亮在他们面前。

    “万刺联盟盟主钰刺在此,尔等应当跪拜参加。”,他挺胸抬头,自己就是领导人的样子,用鼻孔瞅着他们,一副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感觉。

    令牌呈金色,五边形,利用黄金经过最高级的技术铸练而成,上面有一把银色的剑和一个心形的红宝石,镶在了里面,剑直击心脏,就算从万米高空掉落,也无法让它损坏。

    除了那个剑被折断的人,还有两三个不跪下之外,其余的人全部跪拜参加盟主。

    “你们为什么不跪?之前是不知者无罪,现在是抗命吗?”

    弟弟珏儿非常在乎身份的喊着,冲着那些不跪的杀手们,还带着非常疑问的生气。

    这些人不仅不跪,表情上也没有一丝不对,觉得自己合情合理,就应该不跪,还很横的看着弟弟,但没有威胁、没有杀意,没有不尊敬。

    “站着的,除了我,他们不是联盟的杀手。”。

    听到不是自己手下后,他瞬间放下了那种高傲的姿态,变为一种挖墙脚的感觉和微笑,看向他们,满为期待的问:“那你们……愿意加入万刺联盟,为我、为信仰而战吗?”,这句话说得好听,其实是为弟弟自己卖命。

    于是这些人就立即跪下,单膝下跪,宣着入盟誓词!

    【吾愿加入万刺联盟,入联盟麾下,听盟主之令、行盟主之务,为联盟而战、而伤、而死,永世背弃联盟、永不背叛联盟,坚决执行任务,不伤及无辜、不伤及盟友,再次立誓!】

    “太棒了!”

    弟弟发出了那么如此喜悦之情,咬着牙的兴奋,大笑而展开双臂。“虽然你们说的誓词与正式誓词有一些出入,但我能感受到你们的衷心,起来吧,我的忠弑者们。”。

    (忠弑者:全称为“忠诚弑杀使者”,又名“弑恶者、弑贪者、弑叛者、弑欲者、弑耻者、弑君者等”。)

    “那你呢?”

    弟弟再回到这个人面前,非常质问的问着他,充满了好奇,而不是气愤。

    即使是他的武器已经断了,即使是他寡不敌众,即使是他已经无依无靠,也没有跪拜参加,且表情始终如一,一脸不信任弟弟珏儿,怀疑的看着他。

    而他,扔掉自己手中以断掉的剑柄,左右来回走着,不一样的感觉开始自我介绍。

    “在下姓四无名,字四月,而立有五之年,家族是万刺联盟中的传奇家族,几百年来执掌部分盟中资料,按照盟主卷轴里的规则,是不能以真面目识人的。”

    “说,你是谁?”,反问着。

    但从这个四月节的名字来看,就能显得出他有多可怕。中年的面孔,比较稳重,能力自然是不凡,只是不想和弟弟斤斤计较而已。

    “如果你杀了前任的盟主,你可以号召天下,但依照盟主卷轴令法。盟主对继承权有任何变动,你只能当代理盟主,但代理盟主在这期间,也不能暴露身份,而你呢?竟然无视我盟盟主卷轴令法。”

    “所以……”

    “我要以弑君者的名义,审判你!”。

    这句话的气场直接碾压弟弟好几百条街,甚至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和权力,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弟弟却是也被四月节的气场所震撼到,非常不服的害怕着,一半慌张一半抵抗,利用自己盟主的身份,继续压制。

    “都说了,我是盟主,我自然会改变规则。我现在命‘我’能够在手下面前现身,盟主有这个权力的,你不能阻止我,即使是联盟再高的族也不行。”。

    弟弟这是在碰运气,如果碰到了,那就是幸运。

    此时的四月节,埋头偷笑了一下,这里看的出来,他就是和管杰打暗语的那个人,这些话只是震慑一下弟弟的气场,当弟弟说完这句话时。他放弃了继续反驳,单膝下跪言道:“四月节参见盟主!”。

    不愧是传奇家族,都不用盟主说起身,就可以起身。

    “不知盟主亲身前来,有何重大的事件吗?”

    弟弟走过了他面前,来到了屋子里。一边说着:“就是那个云钰,我要亲手杀了她,还要让她彻底身败名裂。这样我就解除后患了,对联盟大有好处。”。

    四月节像是一位军师一样,在弟弟身边智谋划策。

    他们待在这个及危险又安全的地方,真的不怕管杰会派人回来调查。

    而管杰那里,正在和女儿们相认。

    ……

    “什么!”

    若儿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惊讶、惊叹,和一点伤心难过。因为在她认为,姐姐这么做是在抛弃自己,不想和自己在一起冒险,不想让姐姐把自己丢在这。

    若儿着急的脚步走到姐姐身边。

    “我不!”

    带有强烈狠劲儿的一声我不,说出了她对云钰的爱,即使是这么点儿时间都不愿意离开。

    云钰的姐姐气也瞬间涌上心头,具有耐心和悲伤、以及不舍之情,她也舍不得若儿,但因为这一路太危险了,没有办法,只能离开若儿身边。

    “若儿听话!”,她牵起若儿的手。“你跟着我太危险了,你留在爹爹身边,能让我放心很多,我会回来的。听话,好吗?”,满脸宠溺的微笑着。

    而站在一旁的管杰,看到这一幕时,觉得很有趣。

    他左手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看云钰,又一边看了看若儿,忽然间开始偷笑。内心说着:“哎呀,,,真的是心有灵犀啊,刚相识就能这么恩爱。”。

    若儿听姐姐说完后,甩开了她的手,走到一旁,开始非常的难过,这是第一次这么生气。

    而不忍心将若儿留在这里的云钰,继续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深吸一口气,走到若儿身边,这次搂住了她的腰。说:“你还不能完全的保护自己,跟着我你非常的危险,让我安心放心一下就不行吗?你能好好的听话吗?”。

    云钰的语气有一些生气,慢慢的显露出她生气的语气。

    锦若当然是感觉出来了,可是又不想道歉,因为她真的不想离开姐姐半步。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管杰,身为两姐妹的爹,不得不出头说话了。“若儿,你就听你姐的吧,我这里很安全,你可以放心,就在这里住下,相信你姐。”。

    因为有了台阶下,所以若儿就慢慢的回头,变得非常乖巧,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非常委屈伤心的一声:“姐姐!”。

    她答应了。

    “那好,你就小心点,在这等着姐姐。”,云钰说完,抱了抱若儿,感觉也要马上流泪,但她没有。

    随后,管杰走向云钰,在她耳边。悄悄的说:“跟我出来。”

    “爹?你知道我娘被杀了吗?”

    云钰和管杰走到门口,还没打开门,云钰就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然后非常伤心和憎恨的问着。

    管杰自然是已经知道了,甚至比云钰知道的还早,可是现在。他说:“什么?”,如此比若儿还惊叹,做出了无比崩溃的模样,马上就要晕倒的冲动。

    “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他哭了出来,手扶着门框,喘息声也越来越真实,还有那无能为力的样子,想要杀了自己,云钰成功的被骗了。

    云钰也完全相信了管杰的话,和他的情绪破洞,甚至作为一个老江湖的他,这演技都骗过了观察力敏锐的若儿。

    “爹爹你放心,我会为娘报仇的,我需要的,就是能在我危险的时候,爹爹能出面救我,直到我杀了那个人为止,无论他是谁,我都会杀了他。”。

    管杰只是试探一下她对为母报仇的决心,可没想到,竟然这么坚决。

    他想让云钰和管珏和平相处,放下恩怨。但从云钰着表达来看,这几乎不可能了,而面前这个不是他亲生女儿的女儿,却如此之爱,而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不挂不顾,让他酿成了这么大的错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钰儿,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在背后支持你,你尽管去做便是。”。

    两人这才出去,来到了书房。管杰继续强调性的说:“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帮你洗脱罪名,我已经尽量封住了亲卫队的口,过不了多久,尽快!”

    管杰直直的走到书桌里,拿起毛笔,开始写字。

    “你拿着这个。”,他将写完的纸张递给云钰。

    “这是我的暗语,你要背熟它,一路顺着我们老家,就可以找到我的学生,跟他说这句话,他们就不会抓你了,还让你加入他们的队里。”。

    面对面看着云钰背诵暗语,几秒后撕掉,拿到桌子上的烛火上,烧了,烧的一滴不留。

    云钰抱拳言道:“请爹爹保护好若儿,女儿一定会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