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恐怖灵异 > 探险寻踪记 > 第183章 安置孔雀
    他们几个人一边将女尸移出来,一边聊着天,都很整齐的摆在了旁边,卞炮年轻,虽然打了很多的仗,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呢!

    看着这几具陪葬的女尸,感到她们就那么心甘情愿的白白的陪着死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可惜。

    那些女尸身上穿的衣服,一见风,全都破损了,一碰一个口子,孙花心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对半仙道师付说道:

    “喂,我说半仙道师付,这些人在这里那么多年了,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些孔雀,我想也不会好在那里,那些羽毛怕也会碰坏的。”

    半仙道师付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站在破开的口子前边,手中拿着灯用心的朝里面看着,一会晃头,一会点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卞炮看他半天不说话,只是那么站着,迟疑了一下,马上上前一步,问道:

    “师付,孙花心问你呢!接下来,我们对那些孔雀应该怎么处理呀?”

    半仙道师付这才回头朝他看了看,很为难的说道:

    “是呀!我也正考虑这个问题呢!我都答应南六星君们了,我们到了洞里,肯定不会破坏,怎么进去,然后就怎么出来?只是为了寻宝。”

    “现在可到好,我们选的位置,正好得经过这里,这些女尸好办,我们搬出来,等我们再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可以按照原样把她们再放里面。”

    “而……问题是,这些孔雀,假如我们把它们拿出来,那肯定是要破坏的,那些石板下的蛇,我们都给破坏了,现在……”

    孙花心一听,原来他半天不说话,就是因为这事呀!忙道:

    “我说半仙道师付,你说的不此,你是答应了南六星君们,不破坏这里的一切,可是你应该想一想,这里什么再主要呀?”

    还没有等半仙道师付说话,他又接着说道:

    “这是我们的通道,只要我们进去之后,不破坏皇陵室内的一切,现在我们是破坏了其中的一个机关,和皇陵寝内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半仙道师付没有说话,孙花心有些等不及了,三两步走上去,伸手快说的把最近的一个孔雀抱了起来,不客气的转过身去,放在了那些女尸旁边。

    他刚一放好,站在这里的三个人,马上就不由的同时打了一个冷战,好象雪天里,站着尿尿的人,全身一个激愣一样。

    瞬间里,他们全身上的毛都立了起来,这种感觉,卞炮还从来都出有过呢!

    他不由的朝半仙道师付看了看,见他皱了一下眉头,小声的对孙花心说道: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我说孙花心,还是不要太鲁莽了,这样好了,我们马上在这里烧几张纸钱,然后叨咕两句,看啥效果。”

    其实,孙花心全身一个激愣之后,心里也是不太舒服,马上感觉到自己的作法肯定有些冒失了,连连看着他点头应道:

    “好了,好,我说半仙道师付,刚才看样子,我没有听你的话,突然觉得有一股阴风从我身上吹过,真是太邪门了。”

    卞炮看他这么说,瞪着眼睛看着他,这时他也不好乱说话了,朝师付面前迈了两步,看着他们两个,小声而又积极的说道:

    “我说师付,那你们两个在这里先呆一会,我年轻,跑上去一趟,取一些纸钱下来,你懂的多,你再给叨咕叨咕,然后我们再工作。”

    看师付点头了点,卞炮二话不说,飞快的朝洞口跑去,一到洞口处,抓住顺下来的绳子,三两下,就窜到了上面。

    半秃道士一看他毛愣愣的跑了上来,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

    “喂,我说你不在下面帮着师付们干活,上来干什么呀?”

    卞炮跳上洞口,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微笑着朝他看了看说道:

    “当然有点急事了,行啦!你别问了,我得抓紧去准备一下!”

    狗崽子师付看卞炮这么急的朝外跑去,也不解起来,关心的问道:

    “卞炮,下面什么情况,怎么火烧火燎的呀!到底是出了啥事?”

    卞炮看狗崽子师付问,他不好意思顶撞,只好如实的说了,狗崽子师付一听,点了点,用手指着他们住的屋子说道:

    “去,那些纸钱就在我们的屋子里,放在床下了,不知道剩的那些够不够用?要是不够,你看用不用我下山一趟?”

    卞炮朝门外奔去,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想差不多够了,半仙道师付对我说,有点就够了,看来有些事情,你不得不信,今天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半秃道士不明白卞炮所指的是什么,站在那里瞪着眼睛不开心的嚷道:

    “我说卞炮,你小子怎么还跟我们打上哑谜了呢!有话直说。”

    卞炮看他吹胡着瞪眼的,头也不回的大声说道:

    “你急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你得让我先把事情办完了,我师付还在下面等着我呢!我不想让他们等我等着急了。”

    半秃道士用手指着卞炮,眼睛看着狗崽子师付,不高兴的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是教的什么徒弟呀!一点礼貌都没有,跟他说话,爱理不理的,你私下里,应该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狗崽子师付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笑了,拍了他肩头一下说道:

    “得了,谁说我徒弟不好了,那是分对谁呢!他对我咋就不这样呢!还是你惹着他了,他那么急,你非要刨根问底的,换了我,也会那么对你。”

    半秃道士一听,瞪着眼睛没好气的回头瞪着他说道:

    “真是什么师付,什么徒弟,行啦!我说不过呢!”

    说完,又将头朝着卞炮的背影,没好气的大声的说道:

    “卞炮,可得说好了,一会你再上来一趟,跟我们说说下面的情况,你小子就不知道我们的心,我这么问,不是都跟着急吗?”

    卞炮不再理他,三两步跑到狗崽子师付的房间里,三两下抱子纸钱,又转了回来,看半秃道士瞪着眼睛看着他,也不去理会,抓住绳子飞快的下去。

    正好半仙道师付所预料的那样,那个被抱出来的孔雀,一下子都散了架,羽毛好象是纸一般,都碎了,裂散的满地都是。

    孙花心没敢再动,和半仙道师付就那么站在原地,耐心的等着卞炮回来。

    一见他飞快的朝他们跑来,他马上把地上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用手指着,暗示卞炮把抱来的纸钱,就放在那块空地上。

    卞炮慢慢的放下,半仙道师付缓缓的蹲下身子,嘴里又不停的说道:

    这俗话是,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现在你们呆在这暗处,见不到一点点的阳光,今天我们有好生之德,把你们从这里解救了出来。

    要是惊动了你们的休息,请不要怪罪我们,请你们放心,我们只是借道而已,等我们办完了想要办的事情,一定让你们再回到原样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