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恐怖灵异 > 探险寻踪记 > 第189章 七相
    孙花心听到半仙道第一次替自己说话,心里感到特别的舒服,站在那里,脸上表现出一种很自得的样子。

    见卞炮不说话,他到来了劲了,马上看着半仙道师付问道:

    “刚才你给我们讲到了排名第六的是盗,那七相又如何解释呢?”

    半仙道看他又把话头拉回来,再次提到他所讲的十种人,马上点了点头道:

    这所谓的七相,其实不难理解,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想你们就应该明白,要说这古时的人物,最突出的应该是三国了。

    我不说大家都知道,相是指骨格能定一生之荣枯,气色看行年之行囚,体态丰满,红光满面,目光炯炯,吐词清晰,声如洪钟,相好得人缘。

    印堂发暗,两目无神,语无伦次,东倒西歪,尖嘴猴腮,霉相讨人嫌。

    这里还要细分一下,如,面相:十二宫,三停三才论,四学堂八学堂论,五宫说,五岳四渎,五星六蠗,九州八卦,流年运气部位歌。

    我就不一一说了,这些虽然你们不见得懂得那么多,但至少是听过的。

    再就是,手相,人的手各不同,为此,他们的命运同样不同。

    三就是身相,大家都知道,只要你细心的观看一下,每一个人的身材,就能发现,各有各的特点,没有相同的。

    有的胖,有的瘦,有的高,有的矮,就是这些,也同样跟你的命运相连联系。

    四是动相,龙形虎步,狮子回头,笑不露齿,行不露足,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等等,也都说明了一个人的动相。

    五声相,说话有快慢,大小,清晰,快慢,虚实,厚薄,冷热等分别。

    六心相,心在形先,形居心后,无观形貌,先相心田。眼恶心必恶,眼善心必善。修德于心,吉凶可易。心发善端诸福集。

    随后就是七,衣相,看你的穿着,打扒,干净和利落了。

    这第八吗?相自己相他人,懂得自己那里好,那里不好,懂得你所见到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要作一个明确的判断。

    九是改相,相由心生,善心生善相,恶心生恶相。

    我这里给你们讲的,就是有关相的方面,要是落实到现实当中,我一说,你们就应该明白,如在三国之中,诸葛亮他长得如何,大家都知道了。

    而当时才智不比诸葛亮差的另外一不人,那就是庞统,我想大家也多多少少听说过吧!此人只是长得有些丑,而他的才智,确特别高。

    当年他在投奔刘备之时,刘备看不起他的长相,因为不看重他,自然也就不重视他,派他到一个小县城去,当了一名小官。

    庞统因为刘备看轻了自己,心里特别不痛快,有心想离开,又没有更合适的理由,只好赴任,到了那里,他每天只顾喝酒,什么事情都不做。

    这件事情很快被手下人告知了刘备,刘备一听,心里也不愉快,暗想,虽然我没看重你,可我也算是相信你了呀!

    无论怎么说,我把一个县的百姓交给你管理,你不尽心尽力,到那里只是喝酒,我要是交给你大权,那日后,我还不败的一踏糊涂呀!

    这么想着,他就派张飞前去查看,真要是抓住了什么把柄,刘备心里不说,大家都明白,就准备将他打发走人。

    张飞到了那了之后,指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做,都不管。

    庞统一听,马上笑了笑说道:

    本县这么小,那么点事情,有什么管和处理的呢!这些活我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就处理完了,用得着整天坐在那里吗?

    张飞一看他说这话,以为在说大话呢!不满的说道:

    你们这些文人呀!就知道玩嘴,如你所说,那今天我到要看看,你是如何断案的,又是如何解决一个县百姓的疑难问题的。

    庞统一听,马上同意,他叫来手下,将这些日子积累下来的案子全部摆在案头上,一只手拿笔,另一只手拿着递上来的案子。

    一边看一边判,堆的那么多,好长时间没有办的案子,他用了没有多少时间,全部解决了,看得张飞坐在那里眼睛都看直了。

    回到刘备那里,马上对他说道:大哥,那庞统非一般之士,你怎么能让他管理一个小小的县城呢!真是有些太才小用了。

    这长相不好也就算了,因为长相,差一点就埋没了他的才能,可他的命也不好,在他出征的时候,无意赶到了落凤坡,结果英年早逝。

    我说到这里,你们就应该明白,这长相是何等的重要呀!当年刘备长得五观端正,刘备听说了他的才能之后,三次赶到他那里请他出山。

    当时刘备也曾经听说过这样两句话,得到他们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能定天下,刘备算是有福气之人了,他们两个他都得到了。

    最后庞统短命,你们现在说说,这长相,是不是也跟人的命运有着重要关系。

    所以我说,在很多时候,相也是很重要的,刘备小的时候,就喜欢穿。

    他家里很穷,可他一向穿的特别讲究,他一向是锦衣美食,后来,真就三分天下,独自称帝了。

    孙花心一听,马上看了看半仙道师付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说道:

    “照你这么说,那跟咱们一起来的半秃道士,他可是虎背熊腰,声如洪钟,走起路来,也虎虎生威,他今天要是在洞里,为什么会有危险呢!”

    半仙道一听,马上看着他微笑了一下说道:

    “你只看到其一,而没有看到其二,现在你再想一想,虽然我为他很努力的作法,假如说他的命不好,就算是我请求南六星君,怕用处也不太呀!”

    “可相反的是,正是因为他有了你所说的这些优点,我肯请南六星君时,他们很爽快的就同意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这两句话,一下子就把孙花心说服气了,情不自禁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卞炮看他那个样子,马上笑着对他说道:

    “你用不着摸自己的脸了,其实你长得还可以,只是心有些不善。”

    孙花心看卞炮又朝自己而来,马上拉着个脸不服气的说道:

    “谁说我心不善了,那是你个人的观点,其实我最初也是很有善心的,要不是,有一次,我被人家给欺负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太小了,有些事情你并不懂,很多时候,并不是我愿意走这条大家都不喜欢的路,只是,因为受到了某种挫折之后,用这些方法来消气而已。”

    卞炮一听,马上不消的撇了撇嘴,哼哼呀呀的说道:

    “得了,你就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你啥水平,谁不知道呀!我看你骨子里面就不是善类,要不是村长和师付们有善心,你可能改正吗?”

    孙花心一听,马上反驳道:

    “你这话可说错了,是我自己要痛改前非的,虽然他们作了我思想工作,可要是我本人不想改,那我不同样还是想着干坏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