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九州第一仙门 > 剑门山上恩怨清 282章 平淡的发展
    平手收场,这当然不是因为小道士管洛的能力不俗,也不是那清风剑最后想明白了,和那小道士最后和平收手了。

    而是有人插手了,将他们强行打断了。

    停下的时候,虽然那小道士还在坚持,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小道士输是一定的,就看他能够坚持多久了。

    纵然这个家伙领悟到了丝丝道蕴,但是他的修为毕竟在那里摆着,人家苍山剑宗也不是吃素的,在益州立足多年,别的不说,这手中的剑诀功法要是没有独到之处,那也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更不要说这沈清风本就是这剑宗七子之中天赋数一数二的存在,虽然只是小师弟,那是因为他的年纪最为幼小,若是再给他些许时间,他未必不能够成为一方豪杰。

    所以在他真正开始发力之后,那小道士虽然还是防守的有声有色的,但是已经是步步后退了。

    若非是因为沈清风顾念着这剑门关上面的百姓士卒,若非是沈清风并非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恐怕这小道士就不仅仅是有压力那么简单了。

    此时出手的是剑门的长老戏志才,不管怎么说元婴鬼修戏志才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在这益州之地,元婴修士也不是遍地都是,有这等人物出手足矣证明剑门的势力了。

    当然,顺带的还能够将那沈清风摁下来。

    “看在你之前还算是没有过分的份儿上,这次某家饶你一条性命,不过你若是还想要再行闹事,那某家可就要真的对你不客气了,你这厮,好自为之吧!”

    戏志才说完之后也直接将他放开,让沈清风获得了自由。

    此时那小道士管洛也是不怕火上浇油,直接从戏志才的身后露出来一个脑袋,“贫道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居士,让居士破口大骂不说,更是一副要置贫道于死地的模样。”

    那刚刚获得了自有的沈清风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直接就是冷哼一声,然后还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妖道乱世,人人得而诛之!”

    这话说的十分大气,也算得上是这些年的标准答案了,道士的名号是真的不怎么样,除了几个一直半封闭状态的名山之中的老观之外,其他的道士名声都不太好。

    本来就被前辈们祸害了个差不多,如今更是被那些有着传承的道观奉为野路子,也是不被认可,所以听到了那沈清风如此愤怒的话语之后,也只能是颓然叹息一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反倒是那戏志才脸皮一抽,不知道是不是看不过这沈清风的嚣张,便直接开始了反唇相讥。

    “若是你只是因为他是道士,那就对他恶语相向,甚至对他直接出手,那么你这厮也不是什么好人,这辈子想来也就是这副模样了,若是能够再进一步,恐怕真是

    天地之大不幸!”

    戏志才本以为这个年轻人会因为自己的训斥而说些什么,或者说为自己的训斥而变得恼怒,谁知道他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淡淡的回了一句让戏志才等人哭笑不得的话语。

    “反正你是前辈,我等又打不过你,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一句话弄得戏志才也是为之哑然,这剑宗一听就是颇有些锋利锐意,结果怎么这叫出来的人这般的恬不知耻的模样。

    打不过就认怂,认了怂还不老实,大有一种,我打不过你,但我就是不服的意思。

    “你这小子就是来我剑门耀武扬威的么,若非是来我这里耀武扬威,又非是来我这里耍嘴斗狠的,那就有事儿说事儿,说完快滚!”

    刚刚出关心情刚好一些的戏志才让这个家伙弄得自己兴趣全无,说话也不由的有些难听了起来。

    “某家苍山剑宗弟子沈清风,封师尊之命前来看看你们这剑门的能耐如何,看看会不会误了我牂牁百姓的性命!”

    那沈清风说话还是那么的噎人,不过这话虽然难听,但是他倒也没有瞒着或者如何,或许是因为修炼剑道之人的性格大多都是直来直去的,或许是因为他沈清风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家伙。

    总之虽然话语难听,但是人和人,事儿和事儿,他倒是分的很清楚。

    不过戏志才看着这个家伙只是一声冷哼,“就凭你这个家伙试弹不出我剑门的本事的,若是有机会,让你家的师门长辈前来吧!”

    这句话几乎都算是送客了,不过戏志才也好,那沈清风也好,谁都没有想要在这里多做纠缠,那沈清风在见到了那小道士管洛之后,倒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更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刻。

    直接留下来了一句,不过如此,后会有期之后,然后就离开了剑门关前。

    这一次的试探,也就到此为止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麻烦刚刚开始罢了。

    不过这倒是也算正常,毕竟这里可是益州牂牁郡,那群妖兽也好,那些南疆的蛮夷也好,说句难听的并不足以在这里一直耀武扬威。

    当所有的糟粕都被清理掉之后,那残存之人定然能够再次聚集在一起,然后一代代的人杀伐下去,将这益州慢慢的抢夺回来。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九州之人之所以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仍然是这九州大地上面的霸主,有最大的两个原因。

    其一就是火种,他们每一个人都像是火种一样,星星之火不足为虑,但是当着火种不熄的时候,他们就会造成燎原之势。

    一旦如此,势不可挡。

    当然,还有其二就是他们的野心,九州之人,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那些高官显贵,亦或者是什么宗门长老,他们的野心会随

    着他们的身份变化而有着不同的变化。

    但总体来说他们的野心都是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强大,过得更好,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的野心加上他们的特性让他们一代代的人为了霸主之位而不断的努力,势力不断的更新交替,但是人是不变的。

    而这很明显就是益州的再一次大变,而这也会是再一次的势力洗牌,不仅仅是牂牁郡,这是整个益州的事情,大蜀王朝想要再次扩张,想要再次大举进攻诸多地域,若是不出意外,这一次他的目的是一统益州。

    而和他一样的王朝并非是没有,但是和他一样实力强大的,恐怕就没有了。

    王朝之间的大战是这天下大势,但是这宗门之间同样是如此,他们又何曾不是一直在互相试探,互相等待着崛起的机会。

    这一次的大乱,是乱像,同样也是一次机会,若是能够做得好的话,恐怕他们也不是不能再次变得更强大。

    一个宗门想要发展需要什么,第一,需要足够的资源,第二就是需要更加优秀的弟子,需要更加有天赋更加有资质的弟子人选。

    而这些东西需要如何得到,第一需要足够多的地盘,若是没有足够的地盘,也就不说什么了,什么都是虚的。

    其次就是需要更多的威望,毕竟这招收弟子总不能强买强卖,想要让这些弟子真心实意的为自己效力,这已经不是什么需要讨论的事情了。

    所以在满足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实力要越发的强硬之外,最重要的是也要让他们有足够的机会。

    苍山剑宗,还有那灵度寺以及无名小庙都算得上是足够强悍了,他们的实力没有人可以否认,那么等待的就是他们的机会了。

    所有人都在大乱的时候选择不出手,暂且不说那似乎是没有能力出手的无名小庙之外,灵度寺和苍山剑宗其实又何尝不是想要保存实力?

    大乱之后必定就是大治,这是不千古不变的定理,既然这大变之后就会是大治,那么他们自然也要抓住这次机会,等待那些妖兽和蛮夷的动作放慢之后,等待他们的实力不再这般的恐怖之后。

    抓紧时间扩充势力,就算是不打算和那大蜀王朝一较高下,也不妨碍他们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啊。

    而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的剑门,在他们心中是一个什么目的,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了。

    不管剑门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真的,那就是剑门在这种时候,用这种姿态宣告自己的存在,那么对于这三个牂牁郡的老牌势力来说,就会变成一个实打实的对手。

    而面对对手,自然是要试探他们的实力的。

    这一点戏志才也是能够看得出来,吕毅和韩幸虽然也算是聪

    慧,但是这种事情他们两个家伙加在一起,恐怕都没有张小刀来的通透。

    毕竟,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经历过这种事情。

    刚刚在吕毅和韩幸看来,那不过就是一次简简单单的交手罢了,看到了那小道士没有吃亏,两个人甚至都躲在了一旁好整以暇的看戏。

    可是在戏志才眼中这可绝对算不上小事,因为一个不小心,他们的存在就会成为很重要的事情,比如那清风剑沈清风若是真的在小道士这里讨得了什么好处。

    就算是吕毅等人出手了,也会让那几家宗门觉得剑门软弱好欺负,他们甚至会对剑门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打压,对于他们未来发展十分的不利。

    这一点吕毅和韩幸都不知道,他们还觉得这小道士都算不上剑门之人,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们大不了直接出手将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直接擒住也就罢了。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他们还是想不到的。

    若非是戏志才,一旦管洛出现了什么危险,就算是他最后没有受伤,剑门也会被他们这几个宗门惦记上,之后的麻烦那就真的太多了。

    至于那所谓的麻烦出现的时候会不会真的对他们造成危险,这并不重要,先不说剑门是不是能够将他们这几个宗门都绞杀,一旦到了那个地步他们定然会蜂拥而上。

    就算最后剑门赢了,就算最后剑门不是惨胜,这么一折腾,他们的未来,也就没有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因为最终得利的会是那些一直在外面看戏的,这天下永远不是只有一州一郡的地方,也不是只有这么一点的势力,麻烦终归还是麻烦。

    痛痛快快的出气,并不能当饭吃,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执掌势力之人应该有的觉悟。

    此时戏志才看着面前的两个家伙,韩幸和吕毅两个人此时也不再隐藏直接从躲藏之处现了身,看着这两个家伙,戏志才也是十分的无奈。

    不得不说,韩龙的这些弟子,每一个都算得上是天赋不错了,要么就是悟性毅力非比寻常,总体来说他们都算得上是实打实的人物。

    可是他们的脑子,总归还是走不到那一步的,他们的头脑精明,但是他们的精明只是能够让他们在这厮杀之中得到优势,至于执掌一方宗门,也就是那个嫡传大弟子沈富,算得上是不错。

    这次外门的这几个人,天赋差了一些,但是他们的性格不错,同时头脑也不错,要么有经验,要么有脑子,要么学得快。

    总之这些人若是当一方执事,那也算是十分合理的。

    有了他们的出现,有了他们的帮助,或许日后的剑门会轻松很多,不过在此之前,他也只能将这口气忍了下来了。

    “无事的话,就回去吧!”戏志才摇头

    叹息着将他们都带回了剑门关,同时也让那小道士管洛放弃自己那砍柴的打算,“你也莫要出去了,虽然某家也知道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小道士脸色有些阴沉,倒不是生气或者委屈,只不过是碰到这种事,有些无奈罢了,最后也只能够点了点头,然后跟了过去。

    回到了剑门关之中,众人也是直接来到了那议事之地,此时的剑门关已经慢慢成了一个小城的模样,各项设施都慢慢的弄好,让这剑门关变得也更加的雄壮了起来。

    议事厅里,戏志才毫不客气的坐到了主位上,同时让人去请了那旗临而来,在这里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份,也就是那旗临了。

    刚刚在外面,戏志才已经看到了城墙上站着的旗临的身影,他相信这个女人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果不其然,当旗临出现的时候都不需要别人过多的发问,就将对方的身份乃至于过往都说了出来。

    “苍山剑宗的剑宗七子之一,小师弟清风剑沈清风,原来是牂牁郡申家的嫡传长子,之后因为家道中落,再加上为了能够逃难避难,这才将自己的姓名改变成了沈清风,也是无奈之举。

    申家曾经在这牂牁郡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虽然比不了庞羲当年所在的庞家,但是申家向来是人丁稀薄,势力雄浑,申家兄弟也就是沈清风的亲生父亲和亲生伯父都算得上是这牂牁郡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两个人将申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不说,更是不断的向外扩张,甚至一度成为了那整个益州都算得上是一个名号的家族。

    只可惜这偌大的申家就在最巅峰的时候被骗子给骗的倾家荡产,沈清风更是落了一个妻离子散全家败亡的局面。”

    旗临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的轻轻看了那小道士管洛一眼,就这么一眼就让众人知道,看着这骗子就算不是道士,也定然和那道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一想到这里,他们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抱着头好好挠一挠了。

    道士是真的不给自己张脸面啊。

    果不其然,看众人都已经略微已经有些发红的脸面了,也是不由的叹息了一声,不由的觉得道士的名号被毁坏成了这个模样,还真的是不能够怪其他人才是。

    而看到了这副模样的旗临也是轻轻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了起来。

    “当初的申家可以说是风光无限,结果不知道是因为得罪了老天还是什么,府邸之中各种怪事连连发生,可以说闹得家中人心惶惶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道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了他们的家伙府邸之外,然后告诉他们,这家中连连出现怪事并非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是这命中该有的劫数。

    说他们这

    申家前世乃是什么天虎下凡历经劫难的,所以才能够一经崛起便这般的威猛霸道,势不可挡,可是同样的换句话说,他们毕竟是要来反间历经劫难的,如今已经变得强盛了,这劫难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并且告诉那申家兄弟,本来劫难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如今看着他们越发的昌隆,同时这申家也越发的强大,所以这劫难也就自然而然的变得更加的严重了,可以说会波及到所有的申家族人。

    甚至还说了很多即将发生的事情,比如什么申家老宅会有阴风伴随着鬼怪的哀鸣声出现,那是因为地府要门户大开,做好了接受这申家族人的准备了。

    什么申家的井水之中会出现血水反涌的情况,反正就是吓人不已,又基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怪就怪在了这些事情在那老道人说完之后,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井水之中出现了血水,老宅子里面,阴风阵阵,鬼魂也在不断的哀鸣,那家中的鸡鸭在一夜之间直接无故枉死等等。

    这一些更是让申家兄弟对那老道人相信的很,直接将他封为家中贵客,那老道人说什么,他们就跟着做什么,只因为老道人说这天道之间,不会将人活活的逼死,自然是有着一道缝隙存在的。

    正是因为这句话,那老道人才让申家放下了前进的脚步,同时开始跟着他在家中修行炼丹,修心养性等等。

    还让他们广开方便之门,救助无数的苦难百姓,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甚至让申家变得名声更加的好了起来。

    最神奇的是,自从他们申家两兄弟按照那道人的说法这么做了,那申家发生的那些怪事也就真的慢慢的消失了,这也让申家兄弟最后的那点心思也收了回去。

    可是谁知道,就在申家真的觉得是因为自己前世的出身才让申家这个模样,都以为自己此时正在赎罪才让这申家变得这般的不安稳的时候,申家真正的噩梦,到来了。

    申家或许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日日夜夜安顿的那些穷苦百姓不过就是这方圆数百里的各路盗匪和那无数的有心之徒,而那道人也不是什么真道人。

    而是后面被牂牁郡九山十八寨奉为首领的邪道,他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救助申家脱离苦海,甚至于申家发生的那一切,都是那邪道自己一手操控出来的东西。

    因为邪道人的原因,申家大开方便之门,不管的开门迎客,救济无数的难民,不顾及任何的成本,当然这些东西也伤害不得他们的根本。

    可就是因为这个样子让人们将他们申家的实力探听的那是一清二楚,在合适的机会之后,邪道人提出让申家兄弟跟随他进入山中密室修炼,七七四十九日便可回来。

    那

    时候谁也没有多想,便给两位家主收拾妥当之后,送他们进入了深山之中,结果还没有到那七七四十九日,那群本来只是在申家白吃白喝平素里颇为恭敬的灾民百姓便直接露出来了自己的獠牙。

    趁着申家兄弟不在,里应外合之下,那群家伙直接同时对申家所有的宅院发动了攻击,而申家大宅更是在第一时间被人打开了院门,然后将外面埋伏许久的山贼放了进来。

    偌大的申家一夜之间,几乎无一幸免,无论男女,好不凄惨!

    便是那清风剑沈清风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落得一条性命得以逃走,而那申家兄弟再次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一双枯骨了,据说是被人暗算下毒而死。

    当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时候,沈清风已经成为了那剑宗七子之中的小师弟,一人一剑剿灭了整个牂牁郡的山贼,唯独走漏了那最大的仇人邪道人一个。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见到...”

    说道这里,那旗临也是不好意思再继续说下去了,不过那几位却也是心知肚明了。

    (本章完).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