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 第302章 山河万里
    司马云河的声音有些冷漠,他已经不想和柳长卿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一会儿土壤,一会儿使命,不就是比武吗,怎么突然那高深起来了。

    而柳长卿作为文人,自然好为人师,他继续道:“不必觉得愤慨,事实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而作为强者,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接受事实的能力。”

    司马云河道:“你有完没完啊!”

    柳长卿道:“不必愤怒,等你到达一定的境界,寻一个更大的剑门,获得更珍贵的资源,自然就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毕竟,你的天赋是足够的。”

    “这是我诚挚的建议,希望你听得进去。”

    司马云河低吼道:“够了!”

    “你说的东西,全是放屁!”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啊?”

    “况且我万剑宫即使再不行,那也是剑域首屈一指的大宗门。”

    “纵使我万剑宫真的没落了,真正的男人,不应该是重振门楣吗?怎么尽想着另谋高就了?”

    “文人,狗屁的文人,话里话外毫无骨气。”

    他说着话,直接祭出了剑,淡淡道:“爷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剑客。”

    “嗯?人呢?”

    司马云河瞪大了眼。

    “这里呢。”

    柳长卿在十余丈的空中悬立着,全身流淌着圣气,道:“竖子不足与谋,跟你说不通,只能通过事实,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差距。”

    “万剑宫与太学宫的差距,可比你我之差距,大上许多。”

    司马云河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

    他一字一句道:“我说了,不要辱我宗门!它养育了我!”

    “没有宗门,我司马云河什么都不是。”

    说着话,他缓缓举起了剑。

    “你啊你,非要逼我对你下狠手啊。”

    司马云河呢喃着,全身溢出了朦胧的青光。

    四周,吹起了风。

    周衍腾地站起来,沉声道:“司马云河似乎认真了。”

    蝉也疑惑道:“这风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指引它。”

    在众人的惊呼中,司马云河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柳长卿眉头一皱,沉声道:“清风徐来,吹散尘埃。”

    言出法随,另一股风吹来,天地似乎清明了很多。

    但依旧有其他的风在卷舞,并绕着司马云河。

    司马云河的身影愈发模糊,愈发看不清楚。

    他手中的剑,仿佛已然成了光。

    但众人可以听到他的声音:“象形剑——山河万里!”

    话音落下,大地忽然颤抖了起来。

    天地间各处的灵气开始狂涌,整个斗兽场都在摇动。

    无数观众惊呼之间,司马云河缓缓抬起剑来。

    他的剑,似乎重若千钧。

    每抬起一寸,都像是抬起一片天地。

    四周所有的气势,都在朝着他的剑中汇聚。

    远处,司马翎不禁大声道:“好家伙!你竟然触摸到了象形剑的至高奥义!”

    象形剑,顾名思义,是以剑法模拟万物之形,使出其威势。

    可以是山崩地裂,可以是暴雨飓风,可以是凶猛的异兽,也可以是雷电之类的。

    但真正的奥义,却突破了这些表象,达到了最高级的形态——规则。

    模拟规则,才是象形剑的精髓。

    比如万剑宫最著名的绝学,天罡,其实就是象形剑的至高奥义升级版,模拟了先天罡气,化作己用。

    而此刻司马云河一招山河万里,惊天动地,分明是模拟了天地规则。

    这也意味着,他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天地之境。

    至少,他在剑法上,改变了天地周遭。

    这一刻,风在吹,云在动,大地在颤抖,尘埃在卷舞。

    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气,产生了无穷无尽的气势,都朝柳长卿压去。

    一剑,山河万里,蓄势无穷。

    柳长卿清晰感受到了这种压力,连御空都做不到了,直接落在了地上。

    “怎么...怎么可能有这种气势!”

    他脸色惨白,全身沐浴着圣光,大吼道:“万道之荣,源于自危,万道之衰,源于自安。”

    此乃圣贤之语,而且是圣人中的圣人,孔真说的至理名言。

    能够驾驭这句话的人,大多都是成名已久的老人。

    柳长卿能够驾驭,已然说明了他的实力。

    只是,司马云河的话给他判了死刑:“山河万里,圣气亦在其中。”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柳长卿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圣气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拉扯。

    这种拉扯瞬间消失,但司马云河的剑身上,却已然模拟除了圣气。

    于是一剑而出。

    天地之间,巨响不断。

    光芒交织,把比武台彻底掩盖。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光芒才终于消失殆尽。

    众人瞪眼一看,只见司马云河飘然而立,手提长剑,神色淡然。

    而另一边,柳长卿也站在原地,只是全身的衣衫都被割出了一道道裂痕,露出了干瘦的身躯。

    他脚下的比武台,甚至都出现了一道道剑痕。

    这意味着,司马云河并没有下杀手。

    否则,剑芒割破的绝不止是衣服,而是他的血肉之躯。

    “文人嘛,手段往往没有嘴皮子硬。”

    司马云河叹了口气,抬头朝周围看去,大声道:“没打爽!有人挑战的话,就来吧!”

    此时此刻,自然没有人理会他。

    开玩笑,这可是巅峰状态下的司马云河啊!

    平时的他都是吊儿郎当的,现在的他,可是锐气毕露。

    谁会去凑这个眉头。

    “真的没有人愿意上来吗?”

    “无趣。”

    司马云河叹了口气,跳下了比武台。

    而此刻,裁判却道:“比武结束,司马云河掉下比武台,柳长卿胜。”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瞪大了眼。

    司马云河骇然回头,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裁判摊手道:“别看我啊,不管我的事,我知道你没下死手,但他也没认输,也没受什么伤,我按照规则,不能宣布比武结束啊。”

    “但现在你自己跳下来了,算是出了比武台,自然算认输...”

    “我是裁判,我只能按照规则来嘛。”

    司马云河脸色惨白,不禁气得大叫道:“我靠?还有这种事?”

    裁判道:“说实话,我也很同情你,你可以找域主大人申诉。”

    “我...”

    司马云河人都傻了。

    而司马翎在远处气得大叫道:“蠢货!你自己跳下来干什么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