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 第306章 我曾经豪情万丈
    陈三叶站了起来,重重出了口气。

    他回头笑道:“没事了,腿保住了,修养个把月,就会彻底痊愈。”

    周衍缓缓点头。

    上官正躺在床上说道:“多谢陈宗师,上官正感激不尽。”

    陈三叶摆手道:“不必,有人已经给了费用,用不着感谢我。”

    这厮捏了捏下巴,然后道:“这里交给你们,我该去看比武了。”

    人走之后,上官正才道:“傅老弟,这次要多谢你了。”

    周衍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头儿你就别客气了。”

    “哈哈哈!”

    上官正笑道:“你能来看我,我是真的没想到,毕竟比武这么忙,你还需要养伤,需要专注修炼。”

    “据说比武已经进行到最后期了,明天便要决出前四强了。”

    周衍点头道:“是啊,最后四强,必然是人中龙凤,我还需要赢两场才能做到。”

    上官正道:“放心去做吧,我相信你不止能进前四,甚至能得冠军。”

    周衍微微一愣,不禁道:“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宗厉可是天地之境。”

    上官正笑了笑,感叹道:“我虽然天资平平,但对这个世界还是有一定感悟的,境界能限制几乎所有修者的战力水平,却限制不住真正的天才。”

    “其他方面也一样,规则所能限制的,从来只是规则之内的人,但有些人,规则管不住他的。”

    周衍道:“头儿,你认为我是那样的人?”

    “是的。”

    上官正笑道:“我被人伤过,所以看人很准。”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顿,叹了口气。

    他看着周衍,轻声道:“傅老弟,飞雪喜欢上你了,她陷进去了,退不出来了。”

    周衍微微一怔。

    上官正道:“感情是你们两人的私事,我不该过问,但我认识飞雪四年有余,她没有因为出身显赫而对我有任何不尊敬。”

    “在这方面,我是感激她的。”

    “同时,这四年的点点滴滴告诉我,她是一个好姑娘,一个有正义感、善良且热心的好姑娘。”

    “只是由于从小的经历,让她性子好强,外刚内弱。”

    “所以,我还是想替她说两句话。”

    周衍道:“她喜欢我?说实话我并没有怎么看出来。”

    上官正摇头道:“喜欢是一种感情,有的人会把感情表达出来,有的人却只会深埋心底。”

    “飞雪显然是属于后者,她无法用言语坦然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因为她从小因为天赋被偷,资质平庸,所见之处皆是同辈的轻视和家人的叹息。”

    “内心脆弱,又怎敢坦然?”

    “所以她只能把情感表达在那些看似不讲理的行为之中。”

    “傅老弟,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我的话。”

    周衍缓缓点头,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也并不了解苏红雪。

    上官正笑了起来,道:“我并不是要干涉什么,我只是希望帮飞雪一把,把她不敢说的话说出来。”

    “她是一个敏感的人,也是一个书香门第世家的姑娘,从小所受之熏陶,是儒家之道,视贞洁重于生命。”

    “你与她的事,其实我们都清楚,我想...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就已经忘不了你了。”

    “而之后你的担当和胆魄,是足够打动她的。”

    “从她对你的态度来说,我是看得出来,她心中有你的。”

    “无论是你这两次被刺杀,还是你上一次以一己之力,打败正霄盟三大高手。”

    “或许你那时候处于愤怒和喜悦的交织中,四周之人因你惊叹,身边之人为你欢呼,但...”

    “其实在人群之中,她也在担心着你。”

    周衍不禁低下了头。

    上官正道:“因为这些年的遭遇,她自卑又敏感,所以进入神门之后,用尽力气想要证明自己,什么事都要冲在前头,像是个永远不累的铁人。”

    “她从来不会擅离职守,但却因你而破例了。”

    “这些事,其他人是看不见的,但我却可以看见。”

    周衍沉默了很久,才轻轻道:“谢谢头儿,我明白了。”

    上官正笑道:“不要有压力,就当聊天一样。”

    周衍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勉强。

    上官正坐了起来,仰靠在床上。

    受伤之后的他,嘴唇干枯,脸色苍白,神态颇为疲倦,

    虽然笑着,却有几分沧桑之感。

    他呢喃道:“傅老弟,我不年轻了,三十好几,快四十了。”

    “我在剑城长大,靠近棚户区的那条街,就是我的家。”

    “那时候,我也有一个喜欢的姑娘,她性子温和,说话斯斯文文的,总是露着羞怯的笑意。”

    “我像是大哥哥一样保护着她,她很爱我,她说她想嫁给我。”

    说到这里,他露出了难言的笑意。

    他轻声道:“她那么羞怯的人,却能说出这句话,可以想象付出了多么大的勇气,蕴含了多少的情谊。”

    “我也喜欢她,只是我那时候太年轻了,才十七岁。”

    “我豪情万丈,总想出去闯一闯,闯出个名堂来,风风光光把她娶进门。”

    “我去了摇光神都,临走之前,我让她等我,等我回去娶她。”

    “她一直哭,也知道拦不住我,割了一缕头发给我,让我别忘了她。”

    说着话,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缕干枯的头发。

    上官正继续道:“我一去就是六七年,什么都没闯出来,连第一个境界引灵都没达到。”

    “我害怕回来,让她失望,于是又待了三年多。”

    “我依旧是一无所成,我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无比感叹:“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心中的唏嘘难以言说。”

    “我没有看到她,她不见了。”

    周衍微微愣住。

    上官正道:“我走的时候十七岁,她十五岁,我回来的时候二十七岁,她该是二十五岁。”

    “在我走后的第四年,她顶不住父母的压力,被强迫嫁给了一个男人做小妾。”

    “她没同意,逃婚了,不知所踪。”

    周衍轻轻一叹。

    上官正继续道:“据我所知,一年后她又回来了,饿得面黄肌瘦,身如枯柴,在外边活不下去了。”

    “但她回来之后依旧没看到我,只看到了被烧毁的房屋,还有去世一年的家人尸骨。”

    “因她逃婚,她的全家被报复,都死了。”

    周衍咬牙道:“天理何在。”

    “是啊,天理何在。”

    上官正眼中已有泪花。

    他轻轻道:“她最终还是离开了剑城,她怕被报复,同时...她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我回来的那年,是她真正离开剑城的第六年了。”

    “我知道这些事之后,心中的愤怒无法言说,拖着一把柴刀就冲上了那个男人的家。”

    “我那时候依旧没有达到引灵的境界,但是...三个引灵,两个玄法,都被我杀了。”

    “那是一个雨夜,我靠着满腔的怒火,无边的恨意,用鲜血报了仇。”

    “多年的积累,一朝的宣泄,我直接达到了破劫第一重天。”

    “我没有偿命,因为那家人该死,罪恶累累,他们死之后,无数人站出来帮我。”

    “最终,我被破例收入了神门。”

    说到这里,他擦了擦眼泪,苦笑道:“唉,好多年没想这些事了。”

    “倚靠着神门的关系,这些年我找遍了剑域,找遍了所有我能尽力去找的地方。”

    “我找不到她了,或许她死去好些年了。”

    “我杀了这么多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衍也不禁叹了口气。

    上官正道:“我心中装着她,已经装不下其他人了,我只能守着我和她的家,守护好剑城,等她回来。”

    “虽然,我知道我已经等不到她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按住了周衍的肩膀,道:“为什么我要说这些呢?因为我的遗憾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不想看到有一天,你和我一样,在无尽的痛苦中熬过此生。”

    “人活着到底要做些什么事,傅老弟啊,我真诚的祝愿,填满你人生的是希望,而不是遗憾。”

    “珍惜眼前人啊。”

    周衍站了起来,对着上官正深深鞠了一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