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 第309章 一念一剑
    天地寂静,万物无声。

    古老的斗兽场画面由此定格,似乎时空在某个阶段,陡然停滞。

    比武台上,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拓拔犷魁梧强壮,背脊笔直,浑身上下散发着嚣狂的战意,目光猩红,嗜血的气息流转不休。

    谁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强大的战意在不断攀升,像是巨浪卷上高天,达到最巅峰之后,又被下方卷来的巨浪冲到更高处。

    待到这一股战意释放出来之时,便会如怒水决堤,浩然而流,摧枯拉朽,滚滚不绝。

    而周衍,瘦弱的身躯却佝偻着,喘息着,嘴角溢着鲜血。

    可以看到他的衣衫已被刚才强大的余波撕破,露出了布满创伤的身躯。

    他像是已无再战之力。

    “但为什么,他的眼神愈发冷锐?”

    “他没有认输,便自有后手。”

    不知是谁在对话,此刻整个斗兽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宗厉,包括远处高台之上的息霓裳和种师灭。

    这一战虽然只是四强席位争夺战,但显然众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强者提前相遇的惨战。

    “哈哈哈哈!痛快!俺好久没这么用力了!”

    拓拔犷终于大笑出声,厉吼道:“接俺第三拳!”

    伴随着雷鸣般的笑声,他的战意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产生了无与伦比的质变。

    于是,一声惊天巨响,滚滚黑气涌上高天,化作滔滔怒潮,轰然席卷而下。

    与此同时,恐怖的罡风吹起,天地呜咽,空气似乎要被吸干一般。

    比武台颤抖了起来,阵法护壁也不停闪烁着。

    “这一拳超越神藏桎梏了,绝对是天地之境的力量。”

    “怪不得都说没有同辈能接住拓拔犷三拳,原来第三拳这么猛。”

    “好可怕的怒潮,这一拳恐怕也只有孔灵和宗厉能挡住了,傅红雪危险了。”

    “希望他能败得体面一点,不要被活活打死了啊!”

    傅小青、陈三叶和许清幽也是瞪大了眼,此刻的他们也紧张了起来。

    息霓裳双目微眯,袖中的手渐渐攥紧。

    周衍抬起头来,所见是暗黑的怒潮,是嚣狂的战意,是无边无际,封锁了整个比武台的一拳蛮力。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他从未想过逃避。

    丹田深处的道火,那隐约的温度,像是在给他力量。

    他伸出了右手食指和中指,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时间的流速似乎在降低,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

    他只看到了滚涌而来的怒潮。

    他只感受到了心中的道火。

    于是,《天血》的总纲瞬间激发,全身的灵气蓄满丹田,轰然冲击而出,灌注每一寸经脉,从各大毛孔宣泄开来。

    同时,他的右手在胸口猛然一戳,嘴角溢血的瞬间,所有的灵气都在此刻炸开。

    巨大的声响在脑中轰鸣,直到消逝。

    大音希声。

    念从心起。

    剑出。

    一缕白光,划破了暗黑的怒潮。

    如黎明之前的第一道光,渺小、微弱,却蕴蓄着无边的道意。

    空间似乎扭曲了,阵法护壁出现了裂纹。

    黑暗怒潮中间那一根白线,陡然变宽,将强大的拳力硬生生推到了两侧。

    天光大作。

    剑意在比武台上纵横,如狂风扫落叶,发出了刺耳的锐鸣之声。

    “哇!”

    四周的观众不约而同吐出了一口鲜血,剑芒无法穿透阵法壁垒,剑意却让他们气血翻涌。

    烟尘终于散开了。

    周衍的身躯依旧佝偻着,猛喘着粗气,低着头。

    鲜血顺着他的鼻尖,一滴一滴坠落在地。

    像是坠在无数观众的心头。

    他的前方,拓拔犷呆若木鸡,笔直而立。

    但他的身上有一条线。

    一条红线。

    从额头中间,顺着眉心、鼻尖、下把、喉结、胸口,直入腹下。

    那是一道鲜血之槽。

    入肉并不深,以拓拔犷的实力,几个呼吸便能让其愈合。

    但他却摇了摇头,张嘴说道:“你留手了。”

    周衍道:“我刚才的一剑,没有留手,也没办法留手。”

    “因为你对俺没杀意。”

    拓拔犷道:“如果俺是你的仇敌,你那一剑,已经把俺剖开了。”

    “俺输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哇地哭了出来,大声道:“俺没打赢你,俺没资格和宗厉打了,俺娶不到媳妇了啊!”

    本来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围观者,被说这句话瞬间破防,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几个呼吸之后,笑容变得勉强,脸色渐渐凝重。

    因为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傅红雪赢了。

    赢了无可匹敌的拓拔犷。

    无论怎么说,哪怕拓拔犷还有更强的绝招并未使出,但刚刚那一剑,他本该死的。

    越强大的人,越骄傲的人,越不会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这就是拓拔犷极其在意这次比武,但依旧毫不犹豫认输的原因。

    “傅红雪,胜!”

    裁判似乎也热血了起来,声音喊得震天响,这一声终于把众人唤醒,欢呼声铺天盖地而来。

    周衍朝四周看去,目光平静。

    他并不是不激动,他只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因为以前的“周衍”或许也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现在只是自己该做的,算是没有辜负“他”剑域第一的名头。

    但周衍无比确定,“他”绝对不是宗厉的对手。

    等自己战胜了宗厉,才叫真正的超脱。

    他看到了息霓裳满意的点头,看到了小青激动的欢呼,轻轻叹了口气。

    耳边突然传来声音:“傅红雪,还不执行任务,更待何时?”

    周衍下意识朝聂天雄方向望去,是他传的音。

    聂天雄道:“你能赢拓拔犷,说明你还是有点水平的,但很显然,你已经用尽全力了。”

    “现在是公布北摇明月死因,给她定性的最好时机了,不能再拖了。”

    周衍看着他,目光如炬。

    接着,他缓缓道:“三天之后,我与宗厉决战,会圆满完成任务的。”

    “我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

    周衍知道,自己的话聂天雄一定听得到。

    到时候,他会告诉所有人,明月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也会告诉所有人,这一切,会有人讨回来。

    他更会宣告——周衍!还活着!

    而且,依旧是剑域第一天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