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 第296章 你知道我很讨厌你吗?
    夕阳沉下,片场的收尾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薛念跟导演组打过招呼,打算问问池衍凯要不要蹭车。

    结果刚找到他,就见他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怎么啦?”薛念见他没有担心紧张等情绪,心知不会是黑客身份暴露一类的大事,不过他很少露出这种纠结的表情,让她很是好奇。

    池衍凯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事的,一点小状况。姐姐,我今天就不蹭你的车啦,反正已经没有人跟踪我,打车也很安全的。”

    薛念见他不愿说,自然不会追问,点了点头道:“那好,你注意安全,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嗯嗯,姐姐再见!”池衍凯说完拎起双肩包背在背后,乖乖巧巧抬手挥了一下,随后迈开长腿跑远了。

    两个小时后。

    池衍凯在凤鸣山6号下了车,背着大书包站在黑色大门前,伸手按了按门铃。很快,门无声无息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知道这是许家的管家。

    “张伯好。”

    “你好你好,池先生里面请,这么热的天还请你跑一趟,真是麻烦了。”

    张管家抬眼看向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少年,乖乖巧巧的样子,就跟还没张开的小金毛一样,让人生不出一点儿防备心。

    可就是这样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年,在几年毁掉了好几家国际企业,隔着屏幕就让一群坐在高处的人闻风丧胆。

    张管家实在想象不到,眼前这双细长白净的手,竟然轻易就能摧毁一个集团的核心。

    他一路将池衍凯带到会客厅外,敲了敲门,打开后就不再往里走。“池先生请。”

    “谢谢张伯。”池衍凯双手捏着书包肩带,道过谢才走进门,把包卸下后放在门口。

    许时赫坐在窗边的黑色按摩躺椅上,看上去有点慵懒随意,不像平时会客时那样坐得挺直。

    “抱歉,我的伤还没恢复。”

    “没关系。”

    池衍凯走到他对面坐下,抬眸观察了他一下。

    尽管在家休息,许时赫的衣着打扮仍是妥帖,一点儿都显不出病气,除了恹恹的神情可看出不怎么舒适,其它细节都可谓是完美。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池衍凯在来的路上猜测,许时赫多半是想请他出手对付许弘玟,不过,他不打算帮忙,连借口都已经想好了。

    如果许时赫敢威胁他,他就去找姐姐告状。

    “我希望,你可以跟薛念保持距离。”许时赫语气淡淡,既无逼迫的意味,又没有请求的弱势。

    池衍凯先是一愣,没想到他会直截了当提出这种事,同时也是意外,他并没有聘请他做事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池衍凯有点赌气般的怼道,“你又不是姐姐什么人,凭什么管她的交际。”

    许时赫的神情没有因他的态度变化,语气也依然平静。

    “以前是你故意毁车接近她,装出这副无害的表象,减弱她的防备心。前几天,你明明可以解决许弘玟,却故意拖着让她发现你处于危险中。”

    许时赫的调查结果显示,池衍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步步靠近薛念,这个看似天真无害的少年,为了达到目的,设计良多。

    那几辆毁掉的车子,那些强行开除的司机,还有公司安排的助理,全都是他伪装可怜的算计。

    还有许弘玟。这个蠢货自以为跟踪就能吓到池衍凯,逼迫他合作,实际只是被池衍凯利用起来,卖弄可怜引起薛念同情而已。

    许时赫并不是要逼走薛念身边的爱慕者,他知道薛念足够优秀,有人爱慕很正常。

    但他对池衍凯始终抱有一丝警惕,这个看似单纯的少年实际上腹黑精明,身份还颇为危险,让他无法安心。

    “池衍凯,昨晚的绯闻,也有你顺水推舟在背后提升热度,不是吗?”

    被拆穿的池衍凯,神情顿时有了变化。

    他看上去不再单纯可爱,更不再是一副小可怜模样,微笑的神态具有一丝挑衅,以及危险。

    “不愧是掌控许氏的人,都被你发现啦。”池衍凯脸上的笑容有着与平日截然不同的狡黠。

    他从前脆弱干净的样子都只是伪装,此刻露出了全貌才知道,原来这不是一只奶萌小狗,而是一只凶凶的狼崽子。

    “可是......”池衍凯拿起桌上的热茶,毫不客气地轻抿了一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我不是在命令你,也不是在要求你。”许时赫并不为他的变化感到奇怪,也不认为他的态度有什么不妥,他的本来面目,一直都在掌握中。“我只是说,希望你保持距离。”

    许时赫不喜欢干涉薛念的工作,自然也不会在背后干涉她的交际,今天约见池衍凯,只是因为昨晚的绯闻让他很不舒服。

    表面上转发澄清,私底下却利用技术制造虚假热度,再炒高真人气,这分明就是有意跟薛念捆绑。

    尽管不是伤害或攻击性质的算计,但终归是算计。

    “你知道我很讨厌你吗?”

    池衍凯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里却不含有丝毫笑意。

    “你生来就比别人站得高,拥有得多,你可以高高在上告诉别人‘我希望你这样做’、‘我想要你那样做’,你不高兴就摆出一副臭脸,想要什么就要得到。”

    池衍凯的眼中闪过落寞,笑容也逐渐变成了自嘲。

    “底层的不光明手段,在高傲的你看来,当然是阴险的算计。但站在我的角度,这只是我的生存方式而已。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姐姐,也永远不会伤害她。”

    池衍凯的视线与许时赫对上,没有丝毫动摇。

    “所以我不会远离她,也不在乎真面目被她知道,因为她比你善良,她的眼睛看得到更多的人,懂得世界上有很多种不幸。所以她拥有更深的同理心。

    “而你,永远只沉浸在你自己的凄惨过去里,看不见世人皆苦,无法理解别人的悲痛遭遇。”

    池衍凯说完不再理会他,起身走向门口,拎起书包重新背在背上,双手扶着肩带,回头露出一个腼腆纯净的笑容。

    “谢谢款待,那我就先告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