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四十六章 那个…你当初说过要嫁给我呢
    狩猎过后,皇帝过来看了,听了太子的话震怒当场,叫人把谢君瑞叫到御帐里,狠狠地问责了一通,本还想打几十大板子,但是一看谢君瑞那不用打都只剩下半条拿的样儿,只得挥了挥手让人把谢君瑞又驾回去。

    皇帝回头就叫了萧永夜:“永夜啊,你替朕去把津洲候传来。”

    津洲候便是谢家太候爷,初年时领兵阵关,立下赫赫战功,曾为天子之师,教骑射谋断。皇帝也就因着这个原因,饶过了谢君瑞,要不然便是伤得再严重,也要惩戒一番。

    萧永夜领命离去,皇帝又喊住了道:“待会儿去雁儿帐里把那几个孩子叫来,朕有事儿吩咐。”

    萧永夜便又应了声是,在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里穿行,路过顾雁歌的大帐时,莫名地停下了脚步,里头传来阵阵欢声笑语,有皇子和公主们的,也有顾雁歌的。萧永夜侧脸看了眼,露出淡淡的笑容,轻轻地叹了一句道:“雁儿,此时你的笑,真吗?”

    萧永夜说完话便仰天望着渐渐出现在天边的星子,复又回过神来举步行去,到了津洲候的帐里传了皇帝的旨意,回头时,正好瞧见太子带着皇子、皇女们出来,便说道:“太子殿下,皇上请您与诸位殿下过去。”

    太子带着皇子、皇女们走后,萧永夜本也是该离开的,却不知道为何站在顾雁歌帐前良久,愣是没挪动一步。忽然伸手去挑开帘子进去。满帐灿灿溶溶地光辉,顾雁歌见他进来,脸上也有盈盈的笑意,只中纵然笑得再开心,顾雁歌的眸子里,也是淡淡的无悲无喜。

    顾雁歌见是萧永夜却有几分惊讶,叫了声:“萧将军……”眉眼便又是一弯,浅笑如波地在满帐烛光里,如一株静放的花朵。

    萧永夜走上前去,站在罗汉床前看着顾雁歌的脚,问道:“雁儿,脚伤好些了么?”

    顾雁歌闻言仰面一笑,洁白的脖颈在青丝披散之间,如瓷如玉,刹时间的光辉,竟让人不敢直视:“已经好多了,萧将军,今天多亏了你了,要不然今天我这小命儿就丧于马蹄之下了。到了天上,父王该问我,‘雁儿,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要是照实答了,父王定然不承认我是他的女儿。”

    说罢,又是呵呵地笑着,萧永夜却叹息一声看着她的笑,良久才在一片烛光的映衬之下,开口问道:“雁儿,你真的过得好吗?”

    顾雁歌想撑起笑脸,却莫名其妙地垮下了,许是受伤了,已经笑成习惯的脸,竟然挤不出一个笑容来,只好低下头回道:“很好啊,没什么不好的。”

    萧永夜忽然问道:“能走吗?”

    顾雁歌愣愣地抬头,然后回答:“可以,只是有一点点酸胀,太医的药还是很有用的。”

    萧永夜走上前来,伸出手,看着顾雁歌道:“带你出去溜溜马。”

    顾雁歌看着只带着温暖烛光的手,指节略粗,显得那样力量十足,顾雁歌看完手这才抬起头来看萧永夜,萧永夜脸上的神色,竟不容得人拒绝一般,顾雁歌便问:“去哪儿溜?”

    萧永夜看着顾雁歌放在他掌心里的手,顾雁歌自是很随意地,亦自是坦荡的,在萧永夜看来,这样手与手相托,于顾雁歌而言是那样的不足道。原本还有些顾虑的萧永夜便讪讪一笑,暗道自己太过多心,顾雁歌依然还是那个军营里长大的女子,又怎么会像那些个深闺女子一般,便是碰着了手指也要去寻死觅活。

    顾雁歌没有得到萧永夜的答案,本想再问一次,却发现帐外,响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喷着气儿凑了上来:“响锣,你怎么这么快出现?”

    “响锣没有拴着,自然快。”顾雁歌受伤后,这马一直守在外头,萧记拍了拍响锣,这才是真正的好马。响锣感受到了萧永夜的赞赏,响亮地嘶鸣一声,或许只有这样的马才配得上那句,上战场可以同生死,下战场可以共余生。

    萧永夜嘴里一记响亮的口哨过后,他的马也过来了,两人各自骑在马上,由萧永夜领着向草场深处走去。

    扶疏和净竹远远看着,狐疑地相视一眼,皆不敢相信,这二人还有晚上一道出去溜马的交情。

    “扶疏,主子该不会是愧疚了吧!”

    “愧疚什么……”

    “当然是拒绝了萧将军呀,当初要是嫁给萧将军,咱们主子至于弄成现在这样儿!”净竹对此耿耿于怀,要是当初不拒绝,就不会遇上谢君瑞这人。

    扶疏横了净竹一眼,啐道:“主子的事儿你少去说,小心主子又冷着你,你还没被晾够呀!”

    顾雁歌忽地回头看了一眼,见净竹和扶疏站在帐外,想来她不在帐里,两人也能打理好,便安心地随与萧永夜驾马驰去。

    萧永夜说的带她去个地方,其实是个守驿,就是驻军换马、补充粮草的地方,偶尔还负责接待一下过来的军官。地方略显得简陋了些,但是却干净而整齐,处处透着军人的作风。

    现在不是战时,守驿里只有个看守的门房,起身给他们开了门,进去了里头却是烛光灿灿,萧永夜便问了声:“怎么,今天还有人也在这里吗?”

    门房恭敬地回道:“回萧将军,忱王今日也来了。”

    忱王,顾雁歌第一次听说这么个人,亲王里似乎也没这么个人,萧永夜见顾雁歌疑惑,便笑着领她进去。屋子里正堂有一个男子正在低头喝着茶水,一听声响便抬起头来:“老萧,我还以为你今天忙团团转了,没想到你还得闲过来,赶紧来坐,我这儿连酒菜都是现成的。”

    萧永夜侧了侧身子,男子便看到了一旁的顾雁歌,男子立刻起身过来问道:“这……是雁儿?”

    萧永夜笑着点了点头,便抽开椅子示意顾雁歌坐下,顾雁歌看了看身边正兴味盎然看着她的男子,皱眉坐下。

    萧永夜这才道:“就想你是不记得了,当年你来过秋水关,那时候才六岁余,忱王是阔科旗汗王的长子,前些年皇上赐封了忱王。”

    阔科旗是长年随水草而迁袭,居于秋水关与嘉临关一带的部落,当初顾家的发迹,阔科旗可谓是首功之臣。景朝建立后,阔科旗老汗王辞去了京城和江南一带的封赏,只要求回秋水关来替天子戍边。秋水关在阔科旗被称为“阿乌那”,是众神栖息之地的意思,而阔科旗则是守护这片土地的人。

    顾雁歌想了想,倒是想起了阔科旗,只是仍没想起,自己怎么会认识这位拿光灿灿眼盯着她的忱王。忱王似乎有些失望,凑上前去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当初还说要嫁给我呢!”

    顾雁歌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直接昏死过去,敢情原主这话还对不少人说过。看了看萧永夜的脸,果然正在抽搐着,这位忱王殿下啊,您真是来爆料的。顾雁歌赶紧找话澄清,再这么让忱王看下去,真该找地缝儿钻了:“忱王说笑了,那时候我才六岁,懂什么嫁与娶的,自小生在军营里,天天被那些叔叔们逗着,哪懂什么男女婚嫁之事。”

    却见忱王一脸的失落,喃喃地道:“果然不记得了,我是阿乌子,你手上这串阿乌子还是我亲手串了送给你的,没想到啊,珠子你还戴着,把人给忘了!”

    顾雁歌摸着手上的菩提手珠,是一串漂亮的凤眼菩提,自打她来就戴在腕上,似乎是取不下来的。要早知道这有这么一出,怎么也得取下来再说。顾雁歌无语地看了萧永夜一眼,心说赶紧救救我吧!

    萧永夜一笑,迎着忱王举起酒杯道:“忱王,你那时候十二了,当然记得,雁儿还是个六岁的小姑娘,还不记事呢。”

    忱王举起酒杯喝了口,这才笑道:“逗你玩呢,要真有这么个承诺,当初我就得上京去抢你了,谁敢抢我的新娘,我灭了他。”

    顾雁歌长出一口气,这位忱王真是个爱开玩笑的,把她弄得一惊一乍,拍拍胸口也拿起酒盏,小小的抿了一口,辣得直入肺腑,不由得伸出舌头了咂了口气。忱王挑眉看她一眼,似乎在说你就这么点酒量。顾雁歌端起酒又喝了口,原主是很能喝的,于是她相信这身体也能酒精考验。

    果不其然,最后醉的不是她,忱王先醉了,萧永夜让门房把忱王搭了上去,正堂里灯火通明之中,便只剩下了萧永夜和顾雁歌二人相对而望。

    外头忽然响起一阵叮叮铛铛的声响,是旧瓷片做成的风铃,挂在门上,游离夜色与烛光摇曳之间,透着淡而温润的美感。顾雁歌却莫名地被这一串小小的瓷铃勾起了愁绪,这样的夜色与灯光,让人发疯地想起从前。

    萧永夜也看着那串瓷铃,忽而侧脸道:“雁儿,如果他待你不好,就不要再坚持了,你原本就值得更好的。雁儿自是将门之后,自不必在意那些闲言碎语。”

    顾雁歌不回头看萧永夜,很想倾尽一腔的话,却百转千回之后,淡淡地问道:“萧将军,我可以相信你么。”

    “自然。”萧永夜的声音坚定而沉稳,一如他瞧着顾雁歌的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