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五十六章 万劫不复的开始
    由萧记领着,一行人终于在次日傍晚时分到了嘉临,嘉临关是恪亲王守了一辈子的城池,进城门之前,顾雁歌挑开帘子看了眼城门上的三个大字,忽然之间只觉得热泪盈眶。这才发现,原来有些东西,就算灵魂消逝也会存在于骨血之中。

    马车一进城门,顾雁歌忽然发现不同来,两边夹道的百姓脸上皆是欢喜的笑,顾雁歌心说太子的面子真大。顾次庄却打马走在旁边说:“雁妹妹,你看……他们都是来欢迎你的。就算再过十年,相信他们还是不会忘了当年守护他们的将军王。”

    顾雁歌愣愣地看着,这两街的人竟是来迎她的么?赶紧放下帘子坐回车里,莫名地有些心虚,扶疏却笑着说:“主子,都说人心容易变,从前奴婢信这句话,现在奴婢不信了,您看这边关的百姓,至今还念着恪王爷的恩情。奴婢忽然觉得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有些人是不会变,也不会忘的。”

    扶疏说的话,更是让怔愣中的顾雁歌更加的震动,忽然抬起头越过车马,看到了打马走在前边的萧永夜,那是不是那个人也从来没有变过、没有忘过呢?顾雁歌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讪讪地笑了笑道:“扶疏,我现在懂了为什么男人都爱战场,这战场上得来的不仅有痛快淋漓的战友情,更有这毫无保留的纯粹敬仰。眼前这样的场景,连我看着都觉得热血沸腾,何况是为疆场而生的血气男儿。”

    马车缓缓地停在了将军王邸门前,青铜狮子、下马石,这将军王邸的建制绝对是所有王府里最高的,只是这里的主人,却没来得及住多久。将军王邸大都被枝枝蔓蔓的芙蓉花藤覆盖着,月季花真不是富贵花,即使在十月,即使在边关下过雪之后依然开着。世人只道咏梅咏菊,却不知这月季才是人间最长情的花朵。

    顾雁歌抬脚进去,院子里还开着耐寒的花朵,各色各样入眼而来,恪王妃爱花,这满院子的花都是恪亲王闲时种下的。这些年一直细心养护着,一直还开得这么灿烂,顾雁歌站在树下,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

    老管家泪眼朦胧地站在顾雁歌身后道:“郡主,您看这花都知道您要回来,往年长荣也谢了,腊梅也还含着苞,今年却开在一起了。”

    顾雁歌含笑看着,也禁不住眼中含泪:“七叔,谢谢你这么多年照看这里。”

    “郡主说哪里的话,郡主一路辛苦了,老奴已经让她们备了浴汤和吃食,郡主如果累了,尽可以先去洗漱进食。”

    顾雁歌笑着点头应了,在满园子的花下站了站,这才转身进了后院。刚迈进后院的门,顾承忆就跳了出来,捱在她身边一声一声地叫着姐姐。顾次庄说得没错,萧永夜把他照顾得很好,壮实了也更沉稳大方了:“承忆,看来你过得很好,那我就放心了。父王如果看到了,也一样会高兴的。”

    顾承忆笑容满面的答应,和顾雁歌一块弯弯绕绕地进了屋子里,顾承忆还想粘着说说话,萧永夜只在外头咳嗽了两声,顾承忆就怏怏地告辞:“姐姐,我还要回军营呢,不能陪着你了,我是小兵,一天到晚都得待在军营里。姐夫去天水了,可能要过几天再会回来。”

    顾雁歌听了笑笑,巴不得谢君瑞永远别回来:“好了,你去吧,好好照顾自己,得了闲就来瞧我。明天我让扶疏给你做好吃的,让哥哥给你带。”

    顾承忆连忙摆手:“不行不行,要是被萧将军知道了,非罚我站岗不可。”

    顾雁歌笑道:“承忆也长大了,真好。”顾承忆笑着跟萧永夜回军营去了,三军阵中也只有萧永夜才可以不宿军中,但也有不少拿“特权”的主。而萧永夜本人却向来恪尽职守,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军中宿的。

    顾雁歌则脱了衣裳,舒舒服服地泡在了浴桶里,一边泡着一边想着事儿。这嘉临是景朝北边最后一个城,出城以后五十里就是回水,过了回水就是回屹人的地方。军队驻扎在三十里外的回水边上,大军排开延绵数十里,在顾雁歌的小小记忆里,那场面是无比壮观的。

    洗完澡出来,发现整个屋子都烧了地龙,暖暖和和地好不舒服。只披着一件薄衣,赤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这才发觉得这身子是个人上人,像来被娇贵惯了,倒是让她给折腾足了。

    “主子,管家问您现在是不是用膳,已经做好了等您传呢。”扶疏进门来叫了一声,顾雁歌便挥手让上晚饭。

    端上桌来,大都是熟悉的小菜,样样精致非常,食材却都是很简单普通的,顾雁歌倒是喜欢,吃得非常爽利。这一路奔波,也没吃顿好饭,这时候当然吃得香。吃完饭前才想起要问太子来,扶疏笑着说住在东园里,现在早已经吃完饭睡下了。

    一夜无梦,顾雁歌醒来时已经是大天亮了,院子里却还是静悄悄的,扶疏也歪在一边,看来这丫头也是累着了。顾雁歌轻手轻脚的起来,自己穿了衣裳,正要去梳头的时候,扶疏睁眼醒了,连忙接了顾雁歌手里的梳子:“主子,您醒了怎么也不叫我一声,您还想自个儿梳头呢,也不看看您会不会。”

    顾雁歌笑着拿小镜子敲了敲扶疏道:“你这丫头还管起我来了,我可是见你睡得好,不忍心打搅了你,这下倒成我的错了。”

    扶疏细细地梳着头,笑道:“当然是奴婢的错,奴婢不应该睡着,不应该让主子起身时连个侍候的都没有,奴婢错了,主子饶恕。”

    梳完了头出了院子,绕到了太子院里,太子正在练剑,见顾雁歌来了连忙放下:“雁儿起了,你可真能睡,都睡过午了。待会儿一起用午膳,吃过了我去军中看看,你随处逛逛,瞧瞧这嘉临多年不来,是不是变了。”

    顾雁歌本来想跟着太子一起去军营瞧瞧,但想想一个女子在军中走动总有不便的地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点头应了太子。吃过午饭一出门随意走了走,才发现嘉临城还是挺大的,而且城池都很古朴粗犷,青砖铺地、大石成墙,处处都一派别样的风味。

    顾雁歌也受到了百姓们热情的招待,也不用顾雁歌说是谁,只要看着身后的几个侍从就明白了。顾雁歌本不想买东西,只是随意走走,末了却收了一堆小物件。百姓们自然知道堂堂的郡主不缺什么贵重的东西,于是尽是送些当地的特产,什么木的石头的雕件、手工的彩钿、五彩的织花巾子……林林总总一圈下来,侍卫们个个都抱了一堆。

    顾雁歌回头看了一眼,心说这可不能再逛了,只是一条街呢,要把嘉临的街都逛了,估计王府也就满了。顾雁歌这才反应过来,第一件就不能收,可人家一句一句的感念,一个比一个热情,她竟然无法拒绝。

    顾雁歌让侍从先把东西送回去,接下来的就一应不收,再热情也不能收了。带着扶疏轻轻松松地四处看看,这个城池四处都洋溢关自由的气氛,顾雁歌偶尔和扶疏说笑两句。正要找个地方喝茶时,却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停下了脚步,不由得侧身向着街脚一侧走过去。

    一个衣着略有些凌乱,头发也乱糟糟的女人蹲在角落里,顾雁歌远远地看了几眼,愣是觉得那丫头像是江杏雨。扶疏也发现了,看着顾雁歌问要怎么办,顾雁歌一笑,在京里有若干双眼睛盯着她,这里总没有吧,皇帝手再长也伸不到这儿来。

    “不管她,既然有本事跟到这儿来,就要有本事活下去,为了所谓的爱情嘛,总是要吃些苦头的,苦尽才能甘来,没苦过甘怎么来。”顾雁歌冷冷地说了两句,转身继续上了茶楼,在茶楼上静静地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偶尔扫两眼在街角的江杏雨,终于还是有点不安心,问道:“扶疏,我这样是不是太狠了!”

    扶疏看了眼摇摇头:“主子,她从前做种种般般的时候,可没想过对您是不是太狠了,您现在再心肠软,她也是不会领情的。”

    顾雁歌摇了摇头,不再去看江杏雨。也许……这就是契机,让谢君瑞和江杏雨都开始万劫不复的开始,想到这儿顾雁歌便不再去做那把人领回去的打算。江杏雨那女人,这么远都一路平平安安来了,应该不至于在这时候让自己冻死饿死,

    “扶疏,我们回府吧!”顾雁歌出了茶楼,看了一眼江杏雨,迅速地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开了。

    顾雁歌这边回府,另一头从军帐回来的顾次庄正一人一骑,潇潇洒洒地从北门进来,一边打马行走,一边用眼神问候年青美丽的姑娘们。而刚才顾雁歌走过的这条路,顾小王爷正要走来,顾小王爷可不知道,这路上还有个天大的惊喜在候着他呢。

    请直接点击书名

    书名:[bookid=1525156,bookname=《妖麟》]

    作者:镂心骷髅

    书号:1525156

    一句话简介:异世大陆,神奇莫测的神权王制,一不小心她就穿越变成一只人见人恨的妖孽黑麒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