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一零二章 “公子”退散
        只见太子站在谢君瑞面前,一张脸是臭得不能再臭了,这头回送亲,头回做娘家人,谢君瑞竟然敢来拦他的事,真是连命也不要了。(更新最快 八 度 吧 )几个皇子站在一边,脸也臭了个齐整,狠狠地瞪着谢君瑞,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旁边的围观群众这时候声音也小了起来,大都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真不要脸,当初在城门外你见了没,当初不珍惜,和个丫头不清不楚,现在知道郡主的好了,想回头了,真是没脸没皮。”

    “是啊是啊,那天我也看了,好不容易回屹王走了,雁郡主能嫁给靖国公,他这扯出来算怎么回事。以后雁郡主到了婆家可怎么过,他这是在往雁郡主脸上抹黑啊!”围观群众小范围里互相交头接耳,各自表着意见。

    “可不是,换了你家娶媳妇儿,闹这么一出,你能乐意。真替雁郡主不平啊,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无耻的男人了。别说,以前看他落魄,我还觉得挺可怜,现在真应了酸秀才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群众,您不能这么精明,您明摆着就是顾次庄派来的吧,不带您这么黑的。

    习武之人耳朵都好使,何况几位“有心的群众”声音稍稍大了那么点,靠得稍稍近了那么点,太子和几位皇子想不听着都很难。萧永夜听着心 里也是咯噔一下,看向谢君瑞的眼神就更加阴沉了。

    太子还得保持着一国储君的仪范,三皇子可不管,一脚就踹过去:“谢君瑞,你回家量量自己的脸皮厚到什么程度了,你也好意思把这些话说出口。本皇子以前只当你是个负心汉,没想到你竟然是可颠倒是非,口吐妄言的小人。你的圣贤书文读到哪儿去了,哦……不对,我忘了曾经的‘一公子’,如今已经不配谈圣贤书了!”

    太子看着三皇子咳了一声,贵民与庶世之争在景朝由来已久,三皇子这个节骨眼上挑起来说,影响不好。(更新最快 八 度 吧 )三皇子立马明白了,所幸他声也不大。

    “谢君瑞,你口口声声说心里有雁儿,你心里有雁儿就是这样做的吗?本太子可是记得,当初你指天誓地说,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就是要看着好过得好,就算不是跟自己过得好也要祝福,你的话是这么说的吧,本太子当是没记错吧?”太子记性好哇,光这一点就够让诸位皇子们羡慕的,平时觉不出好来,这关键时刻还真是好用啊。

    谢君瑞一听当然有些被喧住了的感觉,可他今天又不是来求顾雁歌回心转意的,只是来搅臭顾雁歌的名声,让她以后一辈子都不好过。虽然也不是没有侥幸心理,可那心思已经微乎其微了:“太子殿下,奴才当时一时糊涂,误陷温柔乡,是奴才的错,圣八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佛祖也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奴才现在知道错了,奴才后悔了,也明白了郡主的苦心。郡主,请您再给奴才一次机会吧!”

    三皇子一听差点一口气儿没提上来,怒目俯视着谢君瑞:“混账,你当初哪儿去了?如今雁儿已是靖国公府的一品夫人,你不觉得你省悟得太迟了吗?而且就你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来后悔,你这是做戏给大家伙我看呢,还是来破坏雁儿的名声?”

    太子冷冷一眼,挥了挥手:“来人啊,把谢君瑞架下去,如有反抗,按犯上作乱论处。”

    太子说完话扫了四周一圈,沉声问道:“众位以为如何?”

    人群中顿时爆出一片叫好声,顾次庄在后头遥遥看了一眼,眉开眼笑,暗暗嘀咕一声:“还没完呢,谢公子啊,江姑娘啊,你们都给爷等着儿,爷不把你们整残了,爷就白在京城街面儿上混了这么些年。跟我玩谣言,跟我玩空穴来风,爷是这门里的祖宗。想玩死爷,再去修个千八百年吧!”

    顾次庄这次是真火了,不管搁谁身上这事都怒,天天大河大海的捞鱼,忽然在个小浅滩上翻了船,那恼火就别提了。

    还没完,当然,小杏花还没出来呢,正在侍卫们架着死命挣扎的谢群瑞时,江杏雨一个侧身扑了出来,撞开了抓着谢君瑞的人。侍卫们也是被猛然间冲出来的人给惊了一下,要不然哪那么容易松开手。

    只见江杏雨梨花带雨一般地跪在太子和皇子们面前,那眼都肿得跟核桃似的,整个人憔悴不已,可衬着一身白衣,看起来除了可怜却不显半分狼狈。谢群瑞好歹还浑身凌乱呢,可她这么冲过来,竟然是半分不乱:“太子殿下,请您高抬贵手。君瑞是无辜的,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痴心妄想,是奴婢攀龙附凤……”

    话还没开始说呢,就被一旁的三皇子打断了:“什么攀龙附凤,谢君瑞是龙不是凤,好大胆子!”

    这话其实平常的时候说说也没什么,可要真挑起字眼来说,那就真叫通天的大恩,要打要镣都是这四个字的事儿了。

    江杏雨明显的愣了,准备了好久的辞儿,竟然就堵在了喉咙里,像石块一样哽着:“不,不是的,不是的……”

    这时候江杏雨也不光是为了自己了,而是南陈江家送来了信,南陈江家因为她而倍受连累,各家的“关照”已经让南陈江家不堪重负了。如果江杏雨不圆回事儿来,江杏雨的母亲就会被移出祖坟挫骨扬灰,江杏雨这辈子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独独是她娘无法不在意。

    “太子殿下,奴婢生来低微,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见了君瑞就如同见了天人一般,请原谅奴婢用词当。”

    太子懒得理会,倒是三皇子看了一眼问:“为了他,你愿意死么?”

    “奴婢愿意!”毫不犹豫地回答,虽然心里并不这么想。

    三皇子哈哈一笑,皇宫里长大的人,哪个不是妖精鬼怪里打滚过来的,江杏雨眼神里那些闪闪烁烁的光芒,当他没看到:“好,来人,拿刀来,虽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应当伤人,可这么伟大、美好的情节,总该有人来成全不是。今天谁也别拦她,只要她抹了脖子,我回头也敢以死谏父皇,请求恢复淮安候一家的身份。”

    围观群众一下子冷了场,顾次庄远远一抬眼,有个人就跑进了群里:“三哥,我伟大的三哥,您真是我的救星,您是我的菩萨,回头我早晚一柱香供着您。”

    冷场没多会儿,人群中又响起一阵叫好声:“好,就该这样,三皇子英明,天天说生死相许,让他们许一个看看,要是真死了,咱们也上万民书,替她圆了这念头。”

    “对,死哪儿是这么容易的事儿,成天寻死觅活的威胁,也不嫌这出太俗套了,戏台上都演烂了,还在这演。”

    三三两两的声音很快在各处响起来了,接着百姓们也就跟着响应了,人嘛总是容易被引导的,尤其是在这样打鸡血的八卦场面中。

    江杏雨看着递到眼前的刀,颤抖着伸出手去,在离刀寸余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寒光闪闪的刀犹豫了,她哪里舍得死。她还没有回南陈江家告诉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她过得比谁都好,没有到那些嘲笑过她的人面前吐唾沫,没有清完以前的恨和怨,她怎么可以列。

    但现在的场面,江杏雨也明白自己是骑虎难下了,侍卫见她有些迟疑,竟然把刀递到了她手心里。摸着冰凉的刀,她的心开始颤抖起来。

    群众中竟然有一两个人叫嚣着说:“怎么,迟疑了,不舍得了!”

    三皇子这时显示出皇家气度来了:“大家伙别逼她,她死是舍身为情 ,各位敬她,她活着是珍惜自个儿,咱们也不必逼她。”

    皇子一说话,哪儿还有人敢吱声,就只齐刷刷看着江杏雨了。

    只见江杏雨死死咬着下唇,心一横刀就架在了脖子上,轻轻地勒出了一条血痕来,然后抬眼扫视了四周,都是那样冷漠、那样无情、那样麻木不仁的眼神,甚至有些人还带着期待、带着调侃、带着看戏一样的笑着看她。

    江杏雨何尝不想鼓起勇气来,可她没这个勇气。

    三皇子冷笑一声,他刻意站近了些,要是江杏雨只敢抹下去,他自然会出手相求,可没想到他这回还真是看准了,这女人压根没这勇气,更是从来没这打算,大概压根就没想到,真会有把刀交到她手上。

    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谢公子冲上来 ,拿着刀往江杏雨肚子上用力压了过去,幸好三皇子眼疾手快,一掌将谢君瑞拍倒在地:“大家伙看清楚了,要是这姑娘真有这气魄抹脖子,本皇子非但不会袖手旁观,反而会敬其大情大爱,也自会去谏言请书,是你自己错失了机会,怨不得旁人!”

    谢公子狂喊起来:“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们一家就可以回候府了……”

    顾次庄这会出现了,站到三皇子旁边说:“这就是你们的爱情,……”

    众皆哗然,这样的“爱情”可真是“伟大”到让人唾弃!

    .

    (更新最快 八 度 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