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一一七章 这托孤之臣就是孤臣啊……
    恪亲王早料到了今天萧永夜和顾雁歌会来,其实托孤一*,恪亲王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托孤之臣非老臣不可,而萧永夜年纪轻轻,阅历虽够、资恪也有,独独是在年龄上不合适。

    之所以没人反对,不过是因为萧永夜积年以来的人缘儿,别看脸冷常是面无表情,但心思却好得根,相处久了,谁还能不了解他。恪亲王叹气,望着天上笑:“皇兄,你就到现在了还不忘给我出个难题,你到底要把这两个孩子逼到什么样的境地去。”

    “王爷,郡主和恒王来了。”

    “知道了。去迎他们进来吧!”自从顾雁歌嫁过去后,府里就又只剩下打扫的下人和管家,这座王府永远都跟走马灯似的,就没怎么热闹过。恪亲王想着摇摇头,看向门1口,女儿女婿正迎面走过来。

    顾雁歌每回看到恪亲王总是充满了依恋感,快走了两步蹲在恪亲王跟前儿:“父王。这会儿太阳正晒着,您怎么不到架子下坐着。”

    恪亲王看着自己的女儿,眉眼间已是越见成熟,也愈像自己的妻子了:“晒晒好。父王这把骨头见天不动弹,要再不出来晒晒,就得长毛了。”

    “给父王请安!”萧永夜这人,向来规矩,当然也是因为心里对恪亲王的敬重,礼节上从来不疏失半点。

    恪亲王挥了挥手让萧永夜起来,指了指座儿说:“永夜别老这么规矩,内院里没这么多礼数,赶紧坐下,看看你们俩这满头的汗。大袁,去找人给两孩子弄点凉汤来。”

    大袁应声去了,前脚赶走,后脚就有人来报顾次庄来了,恪亲王笑着说:“这个油滑教头,哪有事儿往哪钻。”

    “王爷,晋郡王也一道来了!”

    这下恪亲王有些愣了,不过愣过愣来就笑了:“应无啊!让他们俩都进来吧,这孩子满世界找,至个也没个结果,真是个执着的。”

    “找……父王,哥哥他找什么?”顾雁歌还是头回听着顾应无去关外不是溜风景的,也不是显摆风骚的,而是去找东西去的。

    恪亲王摇摇头却没有回答,门口顾次庄和顾应无已经站在那儿了,顾决庄倒是自如地问了安,自顾自在找座儿坐下。而顾应无这神情,就完全像是顾次庄头回在王府,知道恪亲王还活着的时候的表情,震惊还有激动。

    “王叔。恪王叔……这是真的吗?”顾应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他就算是这样怀疑过,可当活生生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不审被震住了。

    “找到阿初了吗?”恪亲王的话,仿佛是咒语一般,直接把顾应无钉在了墙上。

    顾应无奔过来,跪在恪亲王面前,泪流满面:“王叔,阿初在哪里,为什么荧回了京城,阿初没有回来。王叔,刚开始阿初还有音讯,最近几年却什么也没有了,您告诉她在哪里,不管她能不能原谅我,都告诉我她在哪里,哪怕是见一眼也好。”

    ……这叫什么个情况,荧里面还有女子?转头看向恪亲王,只见他伸手把顾应无扶了起来,叹了口气道:“她如果想见你,干山万水也拦不住,她如果不想见你,就算近在眼前,你也现不了。荧火光微,但还是有光的,应无,你不应该到处找,而应该在身边找!”

    这下轮到顾应无愣了,正在这时大袁进来了,一见院子里多出了两个人来,有点不大适应:“王爷,这是…”

    大袁才来京城不久,当然不知道顾次庄早已经把事实弄明白了,于是反应不过来,直到恪亲王叫了一声:“大袁,你也坐着吧,别忙和了。”

    “袁师缚,你也回京城了,难道阿初正的一直在我身边?”恪亲王在,袁师傅在,顾应无这下跟被雷劈了似的,原来他一直以为近在天边的人,居然一直在身边!

    大袁这下把顾应无认出来了,然后老实地坐在一边不说话了。恪亲王笑笑,这些孩子啊,真是折腾人:“好了,这些事以后再说,今天天咱们来说说眼下朝里的局势。”

    “应无,你在内廷,你的身份和能力摆在那儿,以后,太子必然要多倚重你,你要尽心些。内廷的一班人,毕竟不是宗亲,拧不成一股绳儿,你和他们处事要圆融些,切不可和他们拧死了。这节骨眼上,拧死了,不利朝局稳固。”恪亲王现在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告诉他们,对眼下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守了一辈子边疆,所愿者天下太平,恪亲王从前的念想是这个,现>在也一样,以后自然也不会改变“至于次庄,你在宗室里多跟老一辈儿学学,你这孩子是圆融有余,**有余,却后劲不足,办起事来全凭一腔热血,冲动地*,就怕你控制不住局面。宗室里,自有为全局着想的,也当然有倚老卖老耍惯了权势的,你要仔细着,这时候不要让太子和宗室闹起来,闹起来了有害无益。”

    顾次庄连连点头,这时候原本在深思的顾应无也开始认真听,毕竟这是顾家男儿的责任,齐家治国平天下。

    最后,恪亲王的眼神落在了萧永夜身上,看到萧永夜恪亲王却只想叹气:“永夜,你却是惯来稳重,思量过足,有时候会给人可乘之机。这托孤之臣,就是孤臣啊,朝堂之上下多少双眼晴全盯在你身上……这时候,一步走错,就有可能步步错。”

    “父王,不必太过忧心,眼下不可辞、推不掉,等太子登基、时局稳固之后,永夜上表请辞就是了。”萧永夜虽然长在将门里,可皇帝这一朝,没有托孤之臣,他多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意义。

    恪亲王听了又是一阵叹气:“雁儿,还记得《品吏集事》吧!”

    顾雁歌嗯嗯了两声儿,那似乎是一本讲官吏品阶,如果没记错,一页就是托孤之臣。想到这儿,她忽然瞪大了眼晴:“托孤之臣……非死不辞……”

    “什么……”顾次庄抢先喊了出来,顾次庄这个不爱读书的,哪有闲心看这个。

    顾雁歌真希望自己不知道好了,原主怎么尽背些个杂书:“若尚宗女,只立嫡正,不纳妾侍……等等,后面还有一行小字儿,若纳妾者,立等除名!”

    “啊……”这下连顾应无也开始喊了。

    不但顾应无喊了,恪亲王也愣了神:“有这句吗?”

    “有,色更浅些,字要小得多。”顾雁歌这下又开始庆幸了,不过纳妾……咳,侧脸看了眼萧永夜,萧永夜脸上的表情同样很精彩。

    这下在场的四个男人全看着萧永夜,萧永夜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只吐出三个宇:“不可能……”

    顾雁歌嘻嘻一笑:“是我说的不可能,还是这方法不可行?”

    顾应元和顾次庄又双撇开脸去,心里对萧永夜抱以无限同情,顾次庄还小声儿的说:“将来我娘子,绝对不能跟雁儿一样记性好,要不然我就逃婚!”

    顾应无白了一眼:“你逃啊,到时候我亲自去逮你!”

    萧永夜瞪了两个落井下石的人一眼,回头看顾雁歌时,脸色又无比温和:“这方法不可行,雁儿,自会有方法,这个不行。”

    恪亲王摇摇头笑出声来,这萧永夜啊,真是吊死在他女儿的这棵树上了,而且是自己吊死的:“永夜,别听这丫头的,她逗你玩呢,要是你真纳妾,她指定哭得比谁都伤心。”

    顾雁歌呵呵一笑:“好了好了,别这么看着我,我错了。”

    被顾雁歌这么一闹,艺氛倒是立刻轻松了很多,接下来恪亲王主要叮嘱了萧永夜在朝中要注意些什么,萧永夜就认认真真的听着。顾应无和顾次庄也听得分外仔细,临到走的时候,顾应无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恪王叔,阿初到底在哪里?”

    恪亲王摇着椅子进屋里去了,完全不搭理顾应无,顾雁歌见状笑着贴上脸去,刚才她就好奇了,现在总算得工夫问了:“哥哥,阿初是谁?”

    “别问,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儿。”说完飞闪人,看样子是回家去了。

    顾次庄也瞅了瞅四下没人,赶紧溜了,萧永夜拉着顾雁歌溜了会儿园子,吃过晚饭就歇了。

    二天清早,还在床塌上睡得迷糊,两人就被叫醒了:“王爷,郡主,宫里头来人了,请二位及早进宫去。说是头天的大祭由太子和王爷主祭。”

    顾雁歌迷糊地看了一眼,天还没亮呢,这什么跟什么,一边揉眼晴一边爬起来,无奈地叹气完后,迅整理好了和萧永夜一块儿进宫去。

    今天…一场硬帐啊,一天的大祭一开始,太子就算是正式做了皇帝了,虽然还没登基,嘴上不能叫,可礼仪却得跟上去。

    津洲候这辈子,除了皇帝,跪过谁…今天老臣、重臣得进内殿朝拜,还得听太子单独示话,而萧永夜得陪坐在侧。啧,不知道津洲候单独朝拜时会有什么反应。

    “雁儿,今天可不能行错礼了。”

    “嘿,不用担心我,你进内殿吧。”不用担心她,还是担心待会儿的津洲候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