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一四七章  挖个坑,坑人
    顾应无和顾次庄进院儿里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副天伦之乐的场面,萧永夜和顾雁歌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在满院灿灿生光的枝叶间,时不时地交换个眼神。

    这哪里像是刚吵完架的样子,分明是刚进行过打情骂俏、郎情妾意。

    顾应无和顾次庄站在门院儿中间,这里外二重天,丫头婆子在外头急得只差没上吊了,这里头却是和和乐乐。这二人本就是聪明人,哪能没现这其中藏着门道,走过去坐下,然后顾次庄很无夺地问道:“我说雁妹妹,妹夫,你们二位这又在玩什么呢?”

    萧永夜头也不抬,他得酝酿一下情绪,还得克制住自己别笑出来,笑出来待会儿那架子就支不起来了。

    “哥哥,他……他欺负我……”顾雁歌不解释,直接上戏。

    顾应无本来正在喝茶,听这句直接喷了满地的茶叶梗子和水,抹了把嘴,跟听见了什么奇闻似的指着萧永夜问:“永夜,雁儿又在这儿跟你玩什么,用不着把我们也拉下水吧。”

    萧永夜也不解释,看了眼顾雁歌,顾雁歌拿手帕擦了擦眼睛,眼圈儿瞬间就红了,那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滚儿,然后掉了下来——那帕子包过葱!

    “我不过用了点银两,他……他就砸东西,哥哥我从小就没短过这东西,嫁给他了难道想使点银钱都不成。以前父王金山银山地供着我花销,他倒好,竟然就为这事……”顾雁歌泫然欲泣地说着,一边说就一边拿帕子擦,一擦眼泪就更加汹涌了。

    在场三大男人都看傻了眼,萧永夜都没想到,顾雁歌还说哭就哭,可她哭是哭啊,哪有点伤心的样子,那眼泪倒是真真的,脸上的表情却绝对是欢乐的!

    然后萧永夜就在回想,昨天有排这出戏吗,明明没有:“雁儿,你做什么?”

    顾雁歌这是临时加戏,没通知过,于是继续嚷着:“什么叫仗势欺人,我还就仗势欺人了怎么着。你承着我父王的恩情,又是我顾家的臣子,王爷……王爷怎么了,你惹着我了,今天你是王爷,明儿就让你成阶下囚!”

    呃……这下三人全明白了,萧永夜也不由得拜服,顾雁歌凡是遇上这样的场面,脑子转得叫一个快。敢情是觉得银钱的事儿不算什么大事,然后就扯了这么桩出来,萧永夜觉得自己得配合,到底在朝堂上应对了那么久了,这点应变度还是有的。

    “爷的爵位都是实打实拿命换来的,还从来没怕过,你倒是去试试,爷倒要瞧瞧你有没有这本事!”萧永夜声音冷冷的,一下没注意把怀里的弘琨给吓着了,话声一落就手忙脚乱地哄孩子去了。

    顾应无和顾次庄眼都直了,这萧永夜竟然还有这么……这么“入戏”的一面。

    顾次庄率先反应过来,跟着就拍桌子怒吼:“萧永夜,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的爵位、功绩,不是我顾家抬你,能有你今天。你倒是过河拆桥啊,连雁儿使几个银钱都敢砸东西,告诉你,这是公主屋里头,件件都是宫里的赏赐,不会让你这么砸了完事儿!”

    “跟他啰嗦什么,你去宗府给宗亲们说说,我上内廷去,明儿联名上个帖子,看他嚣张到几时去!”顾应无倒是声儿淡淡的,不过任是谁也能听得出冷厉之气来。

    杨嬷嬷在外头苦着个脸,本来是指着二人来劝,这下可好,反倒是火上浇油了。闹哄哄地折腾了好一阵,里头又是吵,又是动手的声儿,听得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正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全府都惊动得差不多了,连萧家长辈们都招来了的时候,顾次庄和顾应无两人摔门而出,一个脸色比一个难看。谁也不敢上来惹这二位,这二位也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萧家的长辈再牛,也不会在气头上的时候去招惹这二位。

    顾应无和顾次庄也是料定了,这才大摇大摆地从正前门出去,各自上了马车回府,然后找个角落先去笑够了,才各自去办事儿。

    萧家的长辈们吓了个够呛,这个说:“你说平时不是好好的,一直百依百顺,呵护倍至,怎么今天闹得这么大。别说就是点银钱,就是要金山银山也不能开这个口啊,怎么一时间这么糊徐了!”

    二房、三房各自在屋里头拍手,二房在屋里乐得就差放鞭炮了,可脸上是半点不露,窝在被子里咬着被角笑得全身都快疼了:“让你换管家婆子,堵我的路,让我立规矩,活该。”

    三房就更解恨了,可三房比二房嚣张多了,直接就在屋里头笑得满院响回声儿:“让我不痛快,这下自己也不痛快了吧,活该你倒霉,等着墙倒众人推吧!回雪的帐,咱们还要慢慢算呢,有你哭的时候。”

    哪知道这时候,顾雁歌正和萧永夜脑袋挤着脑袋,看着满屋子乱糟糟的在愁:“你砸的,你说咱们今天上哪儿落脚去?”

    萧永夜的武力值太高了,又是奉“妻命”搞破坏,没有不卖力的。现在讪讪地看着屋里,抱着弘琨咳嗽两声,有点小尴尬:“雁儿,要不咱们去父王那儿住几天,正好陪陪父王他老人家。”

    顾雁歌靠在窗前看着探晴朗朗的天儿,笑眯眯地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好呀,我带着孩子们过去,你不能去,你在府里头慢慢积累你的怒气。咱们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公主,还搭着两世子,总该唱个大戏吧。不唱则已,唱了就要唱个轰动的。”

    萧永夜沉默了,心想顾雁歌是彻底玩疯了:“唉……你啊,我就怕到时候收不住,别戏演成真了就成。”

    “你能真跟我吵架?还是我真上朝堂上去,请皇上削了你的爵?宫里肯定会把这件事儿压下来,等着宫里派人来分别劝咱们吧!到时候咱们再别别扭扭地凑回来,然后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啥的,咱们折腾得没工夫管她们了,她们才能跳出来鼓捣她们的戏。”顾雁歌也是想明白了,没有千日防贼,只有千日为贼,不如扯出来揪住了,把贼给拿下来,好好过舒心踏实的日子。

    两人商量了会儿,这才吵吵咧咧地出门,做出一副置气的模样。出院门时,顾雁歌把弘璋抱给杨嬷嬷,然后又从萧永夜杯里抢过弘琨,转身说了句:“嬷嬷,咱们回恪王府,我算弄明白了,这世上就父王才不会给我委屈受。”

    萧家长辈们想上来拦,可没等长辈们拦呢,顾雁歌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长辈们看着萧永夜真想上去给两巴掌,可人家也是位王爷啊,又领着托孤的差在身上,谁有这胆儿啊。太叔公看了两眼,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追啊,真让人回了王府,回头有你受的。”

    没了顾雁歌那笑脸,萧永夜扮起黑脸来可就轻松多了:“爱回不回,只不过问她两句,就登鼻子上脸的跟我吼。平日里宠着她,让着她,她还就越爬越高了,这回她不认错儿,也别想我低头。”

    长辈们张大嘴看着萧永夜,这固执的劲儿……让长辈们泪流满面,那个百十头牛都拉不回的萧将军又回来了。

    不……不是正相亲相爱,恨不得揉成一个人吗,怎么瞬间就变天了,这天变得可真是奇怪。可看这样儿,两人是都真的动了气了,还不是小场面。

    “你这叫什么话,她自幼丧母,在宫里被皇上宠大的,当然娇惯着些。手底下没数也是正常的,堂堂一个公主,对这些黄白之物压根不挂在心上。如长公主等宗室女,花个千八百两的,也不在话下,你又何必为点银子就置气,好好说不行吗。”

    萧永夜冷笑一声道:“要是千八百两我二话没有,万八千的也不放在心上,她一用就是近四万两,还不知道用哪儿去了。我问一句,还连个准去处都没说,净跟我挑着来。”

    长辈们沉默了,近四万两银子,确实不是个小数儿,在京城稍稍偏点的地方,买条街都够了。长辈们也汗呀,这大公主可够能花钱的,看向萧永夜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同情。

    “那你也该好好说话啊,怎么能砸东西呢,就算是大公主做得过了些,你也不怕吓着两个孩子。”

    长辈们絮絮叨叨地说着萧永夜,萧永夜像是烦极了一样,挥挥手:“我自有主张,各位爷爷、叔伯们都回去歇着吧!”

    长辈们不愿意走,非要把萧永夜说服了,现在就去赔罪不可。萧永夜转身就往外走,任谁也拦不住,扔下一句:“赔罪,我萧永夜打了十几年仗,割地赔礼的事儿从不干,今儿也一样。”

    长辈们相视苦笑,一个个脑袋都大了,只觉得这事不能善了了。

    他们哪知道这二位没过多会儿就在恪亲王府上笑得抱成一团,差点就岔了气儿。

    三姨娘正琢磨着是不是可以送二份布防图了,而二姨娘理所应当地又接管了府里的事务,正大光明的整治起府里来了。

    啧,都没现前头挖了个坑,准备坑贪心不足的人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