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其他综合 > 雁引春归 > 第一五三章  奉旨同房……销魂啊
    杨嬷嬷以前曾经是太皇太后身边的,跟着太后有日子了,这日里回宫去替顾雁歌领公主的份例,顺道就上太皇太后那儿拜了拜。

    太皇太后按惯例的要问问:“阿嫦,雁儿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

    其实,顾雁歌和萧永夜那点子事,也没瞒过太皇太后去,在宫里待了一辈子,还真没什么消息能从她耳朵边儿上悄无声息地过去。

    知道太皇太后会有这么一问,杨嬷嬷才会来的,这二位旧日里的主仆,就是来演戏来了:“回太皇太后,一切都好,只是恒王爷最近许是忙,常在书房里安置。大公主虽然嘴上不说,心里难受着呢。”

    这些事,宫里头几位谁不知道呀,就等着来挑明的。太皇太后闻言拐杖用力地顿,青石板上响着回音儿,外头的宫女、嬷嬷跪满一地,只听得太皇太后说:“好大的胆子,萧永夜怎么敢冷落了雁儿,他……该不会是在外头拈三惹四了吧?”

    杨嬷嬷咽了口唾沫,心说太皇太后喂,您可真敢想:“回太皇太后,王爷倒是一直在府里,晚上、白天的也不多出门,只是……前些日子闹了些小口角,这不就各自晾上了。大公主和王爷,一个是骄傲惯了,一个是犟惯了,谁也不先低头,这不就冷下来了。”

    “那怎么能行,哀家可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了,阿嫦啊,你说该拿这俩不懂事的孩子怎么办?”

    这话也说得明白,就是在问顾雁歌想怎么把事儿圆回来。杨嬷嬷当然听得清楚意思,连忙回道:“太皇太后。大公主和王爷也是各自拉不下这脸面来,谁也不肯先迈这步。不如咱们替他们迈这步。”

    于是一张华丽丽的撮合顾雁歌和萧永夜同房的懿旨,就这么诞生了。当然。懿旨上的字都干干净净,没半点儿不雅的,都是些华丽的字句堆砌出来的,但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合房同处,琴瑟和鸣”。

    奉旨同房……多**啊!

    这旨意可让朝臣们笑了半天,于是觉得宫里那几位是在拿着恒王府玩,可不是玩嘛。先是“重重地处罚”了萧永夜,再是奉旨“合房”。景朝百余年了,还真没有过这样的旨意。眼看着就要放年假了,正是清闲的时候,朝臣们也就当逗一乐子,时不时地派出自家的人去打听打听,恒王府又出什么新鲜事儿了。

    顾雁歌可浑然不知,自己的戏被人看了去,她眼下正眉开眼笑的旁观着谷雨青和二姑娘的戏文呢。二姑娘这段日子,不是在学行坐时顶撞得谷雨青病了三天。就是不肯好好的侍候饮食、起居,处处都要和谷雨青对着来,可明里又挑不出什么错来,谷雨青似乎是很“憋屈”。

    可事实上。二姑娘正一点点把自己坑得更深。

    话说前些日子,二姑娘在谷府嫌这不好、那不好,写了信儿给诚郡王。说是要他亲自置办些过冬用的物什来,谷府里的东西她不惯。

    诚郡王心里琢磨了会儿。到底送是不送呢,这是个难题。诚郡王本来就是个爱憋坏的。心思一动,砸了大把的银子在京城各最好的老铺子里,制办了衣裳、鞋帽、被褥、暖炉,并着一些配衣裳头面首饰等等一块儿送过去。

    好几大箱子运到了谷家府上,谷老翰林和谷老夫人气得闷在胸口,看着那些东西,恨不得有一件是一件全扔河里去。

    谷老夫人劝着谷老翰林道:“老爷,你可别气了,你得信雨青,别为这事儿气着了自个儿的身子。”

    谷老翰林翻了个白眼转身而去,他是懒得管了,谷老夫人见状,连忙招来人把这些东西都送到到了谷雨青的院子里,二姑娘眼下跟谷雨青住一个院儿。任由谷雨青去操心去,这事谷家还真不好过问,其实连谷雨青立场都很尴尬。

    再怎么说,谷雨青还没过门,而二姑娘在诚郡王身边待了有一段日子了,谷雨青沉着脸看着那满院的箱子,再看了眼二姑娘紧闭的门扉。闷闷地走回屋里,皱眉问着身边的嬷嬷:“她今天怎么不出来了,这时候不正好炫耀吗?”

    嬷嬷上前一步说:“主子,她这是在借这些东西告诉您,诚郡王对她有多看重,您给她立规矩,她给您立着威呢。”

    “立威?她倒真能挑事儿,这诚郡王也不知道怎么样的,这不是扇我的脸吗?”二姑娘在眼跟前,谷雨青能摸清她的心思,可诚郡王跟着折腾,她心里就有点儿摸不到底了。

    这番举动诚郡王做下来,嬷嬷也在想是什么意思,细细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突然有件事儿被想了起来:“主子,二姑娘原本要是抬一抬,做正室也未尝不可,只是后来到底抬了妾室。这样一想来,是不是……诚郡王不怎么把二姑娘放在心上,且二姑娘来咱们这儿学规矩,诚郡王似乎也是特别乐意的。”

    “这个却不好揣摸,万一到时候在诚郡王那儿落下个妒名,倒是咱们落了下风了。嬷嬷,咱们得向诚郡王身边的人打听打听,到底诚郡王待二姑娘是什么个心思。”谷雨青可不会把自己弄到还没进门,就留下恶名的份上,为二姑娘还不值当。

    嬷嬷领了话去打听,次日顾雁歌就听顾次庄跟她提了这事儿:“哥哥,这位二姑娘到底想做什么呢。也不见有什么大动作,一直忍着呢,这样一来这戏有什么看头。”

    “笨雁儿,伏久必飞高,飞高了也得防摔下来。等二姑娘不知不觉地恶名远播到宫里头去了,那才叫有意思呢,皇祖母向来最见不得‘庶欺嫡’,到时候二姑娘就等着满脑袋长包吧。要不是看在雁儿和妹夫的份上,二姑娘早就蹦哒不起来了,哪还用等谷家姑娘出手。”顾次庄扇子一摇,笑嘻嘻地也不嫌冷,尽想扮公子高深的模样儿了。

    顾雁歌弹了弹枝头的雪花儿,迎着一朵微开的官梅嗅了嗅,才回头又问道:“哥哥,你怎么回的谷雨青?”

    似乎是觉得有些冷了,顾次庄终于把扇子收了起来:“还能怎么回,就让她知道事实呗,我只不过顺手帮了一把,让她派出来的人,很迅速地和诚郡王身边的丫头搭上线。造谣这种污糟糟的事儿,我可是不会干的。”

    这会儿扶疏来请她们进暖阁里坐:“主子,郡王爷,外头冷,请移步暖阁里,茶点都备好了。”

    等在暖阁里坐下,顾次庄就想起奉旨同房的事儿来,“噗嗤”一声笑,一侧脑袋把茶全喷在了地面上:“对了,雁儿,你和咱妹夫最近可玩得有滋有味儿吧,这奉旨‘合房’都出来了。哥哥我是不得不拜服啊,这旨意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白了顾次庄一眼,她稍稍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谁让萧永夜那么猴急的,再攒着来个“三百回合”的她可受不了,还是一天天消耗掉的好:“哥哥,你有时间多关心关心您自个儿终身大事,别天天想着我和永夜那点儿事。”

    “行,我不想,对了,三回的身体好了吧,父王前两天还说起过这事,这几天不见好的,连宗府也担心上了。”顾次庄也不是光为“戏文”来的,宗府里他到底也领了差,好歹得办点实在事。

    说到弘璋,顾雁歌就有些笑不起来了,心里挺难受的,原本肉肉的儿子,眼瞧着就瘦了下来,真让她这做娘的揪心:“还是那样,病着吃得少,这几天瘦下来了,下巴都跟削尖了似的。”

    顾次庄喜欢这俩孩子,加之他自个儿还没生,大哥的又不好玩了,就指着这俩小宝宝玩呢,这一病真是没乐趣了:“雁儿,我去瞧瞧他们去。”

    “嗯,我跟你一块儿去吧,现在也不敢让他们出来,只好一块儿都养着。三变还好,素来就是个睡了吃,吃了睡的,只是憋着了三回那孩子,又病又吃不下,眼睛里都没什么神采了。”想到孩子,顾雁歌就忍不住想叹气。

    到了西头屋里,正好遇上奶娘在喂着,又在外间坐了坐,等喂好了奶才抱出来瞧。弘璋眼珠子溜溜地看着顾雁歌,伸手就要抱:“三回今天用得可好,没再吐了吧?”

    奶娘回说:“回大公主,没再吐了,今儿吃得也比昨多了。”

    “行,劳累了你们了,先下去歇着吧。”顾雁歌挥手就让奶娘下去。

    顾次庄看着奶娘们出去,忽然脸就沉了下来,只因弘琨在他怀里打了个嗝,喷出来的那口气里,除了奶腥气儿还杂着一股子很难察觉的异味:“雁儿,这俩奶娘是皇祖母赐下来的吧?”

    “是啊,怎么了?”

    “嗯,那就没问题。只是弘琨刚才嘴里冒出点异味来,倒像是‘迟生草’的味道。这东西倒是味好药,可那孩子吃了容易发汗,导致体虚。”

    顾次庄正说着,萧永夜就进来了,恰好听到了这句话,紧紧握拳回身看了眼,又进屋和顾雁歌对上了眼儿,两人心里皆是一沉,都在思索,这事空间是谁干的,竟然在可以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来。

    平时孩子喝完奶,都是奶娘拍着打了奶嗝,他们基本碰不上,没想到这一心血来潮,还能遇上这样一出……这一出可结结实实地把夫妻二人惹出火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