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带崽行骗了 > 第一百零三章 太岁被抢
    四个人在逼仄的地道里快速爬行,他们身后还追着一群不知名的飞虫。

    这种鬼地方的不知名生物,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四个人拼命的爬,可那些飞虫的距离还在肉眼可见的和他们缩短。

    眼看飞虫就要追上来了,江涟漪掏出一罐杀虫剂和打火机,把杀虫剂架在打火机后,转身对着虫群一起按了下去。

    瞬间,一股火焰喷了出去,将虫群烧死了一片,剩下的虫群也向后散了一些。

    众人抓住这个机会,和虫群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

    靠这个自制喷火器,四个人一路马不停蹄的冲出了地道。

    这地道居然直接通向了外面,就在他们进来时候那个坍塌地方的附近。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了,众人这是在古墓里整整待了一天一夜,刚才又手脚并用爬了那么久,早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个瘫软在一边喘着粗气。

    爬出来的洞口已经被泥土填上了,不用担心虫子会飞出来。

    江涟漪躺着喘了一会儿,还是开心的拿出太岁:“不管怎么说,太岁已经找到了,团团的病根就能痊愈了!”

    还好这个墓室结构非常简单,以后盗墓这种事,谁爱干谁干!

    沈瀚辰坐起身道:“可柳昊他……”

    对啊,柳昊是凤凰,这太岁还要给他吗?

    江涟漪也坐起身:“如果这太岁真的可以制成不老药救活芸姐姐,我倒是觉得……”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果然已经拿到了太岁。”

    正是凤凰!

    几人迅速起身备战。

    江涟漪道:“你是不是柳昊?”

    凤凰冷哼一声:“关你什么事?把太岁交给我,否则……我就杀光你们。”

    蹭蹭蹭,从凤凰的身边又跳出来几个黑衣人。

    江涟漪想到了在黔国边境被千鸟追杀的日子,她知道,他们真的会杀了自己。

    如果柳昊真的是凤凰,之前没有下死手可能是为了不老药的药材。但如今最难找的太岁就在这里,他一定会为了太岁不择手段的。

    而他们几人现在根本精疲力尽,再挣扎也只是徒劳。

    可是,江涟漪看了看江团团,这也是她儿子救命用的药啊!是他们拼死才拿到的,就这么轻易交给他,江团团怎么办?

    看她犹豫,凤凰做了个手势,四面八方的黑衣人一拥而上,和江涟漪他们扭打在一起。

    其中一个黑衣人武功明显高很多,直攻江涟漪,江涟漪持剑和她扭打在一起,无奈之前在古墓折腾了一整天,根本力不从心,很快就败下阵来。

    可沈瀚辰和千娆那边也打的不可开交,根本无法来帮她。

    交手中,江涟漪感觉这个人的武功招式非常眼熟,似乎以前就跟她打过。

    于是江涟漪一边招架一边想办法,趁她不注意,一把扯掉了她的面纱。

    “是你?”在她眼前的,竟然是孔雀!但是她的脸上,留下了一片难看的疤痕。

    “你没有死?”江涟漪无比震惊。

    她当初不是被那条大黑鱼吃了吗?

    难道……是自己手贱剖开了鱼胃,反而还救了她?

    孔雀冷笑一声:“拜你所赐,我的脸才留下这样一块疤痕!”她一个箭步冲上来,大吼一声:“就用你的命赔给我吧!”

    江涟漪连忙闪身躲开这一击,谁知孔雀却狡黠一笑,一点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江涟漪这才发现她根本就是冲着江团团去的!

    “都住手。”孔雀把剑横在江团团脖子上,命令江涟漪他们。

    “把太岁交出来!”孔雀又道。

    江涟漪连忙拿出太岁:“给你!你别伤害我儿子!”

    凤凰似乎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他走过来拿起太岁看了看,转身就走。

    “杀了他们。”

    他的声音悠悠的飘来,没有一丝情感。

    孔雀和一众黑衣人得令,架在江团团和众人脖子上的剑狠狠地割了下去。

    凤凰带着太岁快步走在回去的路上,他的心中是说不出的激动。

    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做好不老药了!芸儿,我可以救你了!你一定要撑住,要等着我!

    从山贼窝出来之后,孙雅芸的情况有所好转,柳昊便连忙安排她回京。

    他当然知道,孙雅芸坚持不了多久了,所以他一定要尽快做好不老药。

    而现在,他只差最后一件东西:李慕雪手里的半本《荀氏医书》。

    沈瀚辰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引起朝堂的动荡的!

    他此时正喘着粗气,周围横七竖八躺着许多黑衣人的尸体。

    在刚才生死一线的时候,他看见了江涟漪对他的眼神示意。

    不止是他,江团团和千娆也看见了,并且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是叫他们蹲下。

    就在他们蹲下的瞬间,江涟漪从扳指里摸出一把小手枪,啪啪啪几枪就解决了控制他们的黑衣人,动作又迅速又帅气。

    从孔雀他们要杀自己到她拔枪射击完,总共不超过两秒钟。

    孔雀不敢置信的晃动了一下身体,她只觉得力气和体温都在迅速随着胸口的血洞流出,她看了看胸口的伤,又看了看江涟漪,终是失去力气倒了下去。

    主子,属下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如果,如果有机会,真想叫一声你的名字,也听你叫一声我的名字。

    就像叫孙雅芸那样,呼唤我的名字,月晚凝。

    真可惜啊,到我死这天,主子都不知道我对他的心意,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爱着他,就像他爱孙雅芸那样爱着他。

    以前的种种经历都像走马灯一样在孔雀眼前一一闪过。

    小时候,她流落街头,挨饿受冻不说,还经常因为捡点剩饭被人毒打。

    一天,她在一家大户人家的后门偷狗食盆里的剩菜时又被发现了,那户人家的下人追了出来,一定要打她一顿。

    是一个小男孩护住了她,才让她免去了一顿毒打。

    可那小男孩却被打的遍体鳞伤。

    然而小男孩没有说一句话,在那些人走后,也自顾自的离开了。

    她想了想,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这一跟,就是十几年。

    孔雀躺在地上,呼吸越来越微弱,她不舍的闭上了眼睛。

    永别了,门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