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骑砍三国之御寇 > 126、张文远

126、张文远

126、张文远 (第1/2页)

太史慈心忧北海之际,王政此时的视线却放在了另一边的南面。
  
  针对扬州军所布置的军翼。
  
  下邳东成县。
  
  倒不是因为袁术这段时间有什么异动,而是守将潘章新发来的一则情报,让王政陷入了沉吟之中。
  
  作为重镇的四大军翼,原本王政便有要求,各方主帅即便是无战事时,也要起码七天内回传一次消息,而这次潘章令哨骑所传来的书信中,除了大致禀报了一下如今江东之地孙策和刘繇的战事之外,却另外有一件事。
  
  按潘章所言,东成有一降将名叫张环,本是一名县尉,却在不久之前,联络旧部,并及城中士族,趁夜放火,欲图再次作乱。
  
  随后自然是被获悉后的潘章率军平叛,其时夜深,混战不能辨人,士卒乃斩张环于阵前。
  
  这封文书就在王政面前的桉几上放着,他连着看了好几遍,总觉有些古怪,侧目问那哨骑:“这县尉名叫张环?”
  
  “是。”
  
  王政眸中神光烁闪,脑海中回忆了一番,神色愈发狐疑了:“本将若没记错的话,当日便是此人主动大开城门,让咱们极为顺利的占领东成县的吧?”
  
  “那按照这个意思,便是此人心生悔意,降而复叛了?”
  
  “禀将军,正是如此。”
  
  王政手指在桉面上无意识地敲击着,哒哒地清响声中,他突然问道:“张环反叛时,可有联络外敌?豫州、扬州两处城池可有兵马调动?”
  
  听到这话,那哨骑登时一怔,思索了番连连摇头:“禀州牧,似乎并无此事。”
  
  “呵,那就有意思了。”王政笑了起来,又是一串连珠炮地提问:“他联络旧部并及城中世家,总共联络了多少人?”
  
  “他的旧部中,参与这次作乱的又有多少人马?”
  
  “禀州牧。”哨骑连忙答道:“世家这块并不清楚,不过参与作乱的共有数十人,大半皆为他的旧部。”
  
  “数十人?”王政一字一顿地重复问道:“只有数十人?”
  
  “正是。”
  
  王政沉默了会儿,看了眼那哨骑,唔,亦是自家系统中的天军,便最后问了一句:“张环叛乱,是有人告知的潘章,还是他自家发现的?”
  
  “此事你并同僚等人,之前可看出什么端倪?”
  
  “禀州牧,这事俺们事先都不知道,还是半夜时分潘将军突然集合了部曲,方才知晓此事。”
  
  “且因叛乱规模不大,也就是顷刻之间便平定了,似乎并无聚集多少兵卒,闹出多大风波。”
  
  听到这话,王政沉默了会,旋即对那哨骑笑了笑着:“本将知道了,你一路也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罢。”
  
  “喏!”
  
  待那哨骑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王政转头看向坐在边儿上的郭嘉,将信件递了过去,一边问道:“奉孝,潘章送来的这封捷报,还有刚才那信使的回答,有关张环二度作乱的事儿,你怎么看?”
  
  “将军不是已有猜度了吗?”郭嘉澹然一笑道:“此事必有蹊跷,作乱未必属实,更似杀人灭口。”
  
  “想那张环,既然已经投降,并且招来旧部、献上东成,剩下孤家寡人。他为何又要斗胆生乱呢?如果说,他当初投降是迫不得已,是诈降,那么如今这时机也不对啊。”
  
  “东成县乃是我军南翼,主公可是派遣了接近六千人马的部曲镇守,甚至在奉高面临袁军攻击的危机关头都未曾调用!”
  
  “那张环既然能做到县尉之职,料知兵事,岂会如此无智?在无外援的情况下,妄图凭借数十人生乱?”
  
  说到这里,郭嘉将文书字迹面呈王政,指着其中一句笑道:“何况便是他痰迷心窍,世家中人向来最会审时度势,又怎可能陪着自寻死路?”
  
  “这一句话,分明是某人揣测上意,深知主公对世家极为忌惮,特此一提,却不知画蛇添足耳!”
  
  言之有理,王政点了点头,其实此事他一开始便觉其中不合理处甚多,询问郭嘉,更多的原因,还是不相信潘章竟然敢欺骗自己!
  
  这可是第一个加入自家队伍的英雄啊,不是说都被系统锁定忠诚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欺骗难道不算是损害了自己的利益?难道不算是一种不忠?
  
  他望着悬空的系统面板,脑中一个问号接一个问号的冒出,绕着室内踱步疾走了好一会儿,方才收敛心神,沉声说道:“奉孝之见与我相同,这件事情,其中必有玄虚!”
  
  “不过...”王政深吸一口气,又疑惑道:“未曾听闻潘章与那张环之前有仇呀,而且他是岁旦之后去的东成,那张环既然主动投诚,必非什么强硬之辈,更没什么胆量得罪潘章这位上官,到底因何事竟敢私下诛杀?”
  
  而且还要欺骗自己!
  
  在王政看来,后者更为严重!
  
  郭嘉拈着胡须,亦是沉吟不语,好一会儿才道:“主公,潘章如今亦算是位高权重,若是要取普通百姓的性命直如探囊取物,那倒不需要什么理由,原因。”
  
  “不过张环既是降将,又是县尉,私下诛杀的确不可以出于随意,必有动机,除了主公所言的仇怨之外,无非二者也!”
  
  “哪两者?”王政问道。
  
  “要么为情...”郭嘉一字一顿地道:“要么为财!”
  
  回想了一下潘章的为人性情,王政率先排除了前者,而要是为财的话...
  
  倒是可能性极大。
  
  他麾下众人,无论文武,大部分都是草芥出身,出外领兵打仗,每有获胜见到缴获的金银珠宝,难免眼热心动,这点王政亦是心知肚明,在赏赐上面亦是从不吝惜。
  
  毕竟他对麾下军队的要求本就算的上是严苛了,每每一破城后,率先便要求的是不得扰民,天军也算是严格遵守了,其他不说,最起码尖银妇女和烧杀抢掠的事情,自入徐州以来,除了奉高那次王政下令之外,天军将卒皆是严格遵守,未有违犯。
  
  这样的情况下,也总会有些天军在破城之后或是对一些士族大户进行抢夺,也常常有隐而不报、占为己有的事情发生,这乃是此世大多数军队的通病,这点上王政也向来是睁一只闭一只眼。
  
  毕竟水至清而无鱼的道理,他是知道的。
  
  但是我可以装不知道,不代表你可以妄言相欺!
  
  想到这里,王政眼中厉芒烁闪,盯视着那封东成传来的文书好一会儿,旋即斩钉截铁地说道:“此事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杀了那个男主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彼岸之主 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农家小福妻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软肋 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