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明朝海患 > 第192章:战役真相

第192章:战役真相

第192章:战役真相 (第1/2页)

徐军和辛军在台州城内混战五天,双方损失惨重且疲惫不堪。
  
  在翠翘的苦劝下,双方同意暂时停战休整。
  
  徐惟学这些天冷静观察战场,发现巴山客没有回来,问徐海道:“巴山侠怎么几天不见了?”
  
  徐海回答道:“他和野天纯狼去城外高手对决了。像他们这种顶级高手呀,一般会跑到冰雪覆盖的高山之巅论剑,短则七八天长则一个月才能分出胜负。”
  
  徐惟学眼神飘忽怀疑道:“这几天局面变得这么糟糕,野天纯狼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难道真是偶然?”
  
  徐海惊得一诧,问道:“叔叔,你难道觉得野天纯狼是假的?可是人家能和巴山客打成平手,这个还能有假?”
  
  徐惟学从腰间袋子里拈出烟丝,碾成一团放入烟斗当中,抽起了金杆长烟满脸疑惑道:“按理来说,野天纯狼不应该出现呀,如果野天纯狼能够活着出现,那我的哥哥,也就是你的父亲徐雪,也应该能活着出现呀。”
  
  徐海听得一头雾水,惊讶盯着徐惟学道:“叔叔,你在说什么呀,怎么扯上我父亲了,我怎么听不懂呀。”
  
  徐惟学把烟杆头往桌面上的烟灰缸里敲了敲,烟灰掉落,摆头叹气道:“这事,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但是怕你责怪我。我要是讲出来,你可不要责怪我呀。”
  
  徐海摸着光头吃惊道:“叔叔你有话就说呗,你和我藏啥捏啥呢。”
  
  徐惟学问道:“你知道二十年前的抗倭四侠吗?”
  
  徐海回答道:“当然听说过呀,北侠王风,西侠韩霜,南侠唐雨和东侠徐雪,被人们称呼为抗倭四侠。”
  
  徐惟学又问:“你记得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徐海不假思索道:“我的父亲叫徐雪呀,家里的族谱写得有。”
  
  徐海从小没有见过父亲。他是被徐惟学养大的。他看过族谱知道父亲的名字叫徐雪。
  
  徐惟学感叹道:“抗倭四侠之一的东侠,就是你父亲呀!”
  
  徐惟学没对徐海讲诉过徐雪的往事,因为徐雪的失踪和他有关。他怕徐海怪责。
  
  天下同名的人很多,徐海是怎么联想也不可能联想得到,族谱里的徐雪和抗倭四侠里的徐雪竟然是同一人。
  
  徐海惊得颤抖,生气道:“叔叔,你在说什么胡话呀!”
  
  “我知道一下子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徐惟学感叹道,“这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
  
  二十年前,辛五郎大举入侵大明,先是海战击败了明军的水师夺取了海门卫,乍浦港和南通州。
  
  接着倭军主力登岸。明军腐败根本不是辛五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郎的对手。
  
  辛五郎攻取了台州城、杭州城、宁波城、常州城、无锡城、江阴县、泰州城、丹阳县和镇江。进军路线和今日汪直的行军路线大体相同。
  
  后来戚景公率军赶到浙江支援。他将队伍驻扎在会稽山,击退了倭军多次进攻,在敌后扎稳了营地。
  
  戚景公在会稽山站稳脚跟后招募私人军团,准备收复失地。
  
  然而兵部尚书下达给戚景公的任务就是关门打狗,占据南通州,华亭县,宁波城和会稽山,切断辛五郎的退路。
  
  于是戚景公在长江口一带切断了倭军的退路,阻拦辛五郎退回大海,和今日胡宗宪切断汪直大军的退路如出一辙。
  
  辛五郎真是个老狐狸呀,明明知道走过的行军路线是个失败的军事战略,却不肯告知汪直,笑看汪直在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
  
  现在汪直的已经陷进辛五郎当年陷进的泥坑里了。”
  
  徐海惊讶问道:“汪直不清楚当年的战事吗,叔叔你是怎么会清楚这些战事的呢?”
  
  徐惟学讲诉道:“当年汪直属于正经生意人还没有当海盗。
  
  我那时属于舟山岛的走私商人,和严党官员来往密切。
  
  那时辛五郎才是最大的倭寇势力,我们都不带汪直玩,汪直哪能知道当年的战事实情。
  
  当年的上峰岭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杀了那个男主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彼岸之主 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农家小福妻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软肋 至尊兵王